總統應思考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初衷

民眾於超市選購美國美肉。圖/本報資料照片
民眾於超市選購美國美肉。圖/本報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於上周宣布開放美牛、美豬,國內一片譁然,多數人可能不了解,由於美台關係深厚,長期以來我們給美國的貿易待遇一向優於他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前,為讓美牛更具優勢,還特別把牛肉分級,吃草的牛屬一般品級,每公斤課徵30元關稅,吃榖物的牛是特殊品級僅課22元,美牛是特殊品級因此享有優惠。

我國於2002年元旦加入WTO之後,礙於最惠國待遇,不能再給美國特殊優惠,但只要在合理範圍內我國自然樂意配合,遺憾的是,2003年底美國境內出現狂牛症病例,因此才有禁止美牛進口一事,隨後數年開開禁禁,各方爭論甚大,直到2010年元月修法後才明確有條件解禁,惟我們只開放未滿30月齡的幼牛,依舊禁止內臟、絞肉等高風險部位,美方對此甚為不滿,並發表聲明表示未來很難與台灣擴展雙邊經貿關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隨後美牛又困在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的問題,美牛輸台又出現新困境,為免台美再生嫌隙,2012年7月我國再次修法為美牛解套,但僅及於瘦肉精牛,而不及於瘦肉精豬。對於我方這次的善意,美國政府自然是高度肯定,於是停開五年之久的台美TIFA(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會議終於在2013年召開,就在我方欣喜有機會更上層樓來談談自由貿易協定(FTA)之際,美方又表示:「沒說過美豬不是問題。」

牛的問題才解決一半,豬的問題又來,美國自2014年以來每年發布的貿易政策報告書,持續關切美牛、美豬輸台問題,因為在牛的部分,我國仍禁止30月齡以上及內臟、絞肉等高風險部位進口,而豬的部分,這些年依舊禁止瘦肉精豬來台,美方對此關切年甚一年,前年的報告更直指我國未基於科學證據,要求我方解除含瘦肉精豬肉及部分牛肉的進口禁令。看到美方強烈的措辭,資深貿易官員皆認為美牛、美豬已難以善了。

我們以上很概略的回顧了二十年來美牛、美豬輸台的歷史,及台美在這個議題上的互動,每當我國對美方的提議打些折扣,美方就以難以擴展雙邊經貿關係相脅,而每當我國順從美方的意思,美方總是會肯定台灣並表示願意加強與台灣各方面的關係,但隨之而來又會拋出另一個問題要我們解決,如果執政當局對於這新議題有所遲疑,美方又老調重彈表示無法和台灣擴展雙邊經貿關係。

這就是國際政治的現實,今天蔡政府把美牛、美豬輸台禁令全數加以解除,順遂了美方的意思,美國當局自然是大加肯定,自然又會說要和台灣擴展雙邊經貿關係,惟從昔日的經驗研判,前面等著我們的恐怕不是我們期待的FTA,而是更多難題,例如著作權法修正、稻米採購制度、農業生技產品的進口限制等等。

說到底,美國政府就是幫他的業者拓展海外市場,當我們阻止他的產品進口,他便以自由貿易的思維譴責你,要你開放市場,而當你的產品太有競爭力影響到美國業者在境內的生存,他便以公平貿易的邏輯懲罰你,叫你知難而退,1986年當日本半導體產業急起直追,美國便迫使日本政府簽署美日半導體協定,要日本提高半導體售價,並且增加對美國半導體的採購,霸道的作風今昔並無二致。

我們想提醒執政當局的是,經濟發展的目的非僅是要所得提高,而是要國人過的更幸福,這也是數年前政府編製幸福指數的原因,以此看來,我們必須了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為什麼?參與區域經濟整合是為什麼?尋求與美國洽簽自由貿易協定又是為什麼?若失去這個施政的初衷,一切但求虛名而不務實,則簽愈多的FTA,國人未蒙其利反受其害,參與愈多經濟整合台灣愈被邊緣化。

對於這一點,蔡總統當年還未執政時看的很清楚,對於馬政府與對岸洽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時曾表示:「自由貿易協定不是萬靈丹,不是國家經濟繁榮的保證,我們有世界貿易組織多邊協定可資運用,不會有邊緣化的問題。」總統於當年更憂心兩岸這一自由貿易協定會帶來嚴重的財富重分配,並衝擊國人就業機會。

蔡總統當年念茲在茲的是人民,這才是參與經濟整合,洽簽FTA的初衷,而如今我們這麼急於想和美國洽簽FTA(或BTA)是否也考慮到可能引發的財富重分配,以及對就業的衝擊?又或者人民的幸福、健康的問題?然而今天還沒談FTA,我們就得在美牛、美豬做出這麼大的讓步,若以這種思維來談判,來日會談出什麼樣的FTA,實令人憂心。

多數政治人物並不了解FTA,只把它當成封禪的功業,不過蔡總統是專家,不會不明白的,若談的不好,FTA非但於台灣無益,甚至將使台灣陷入「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困境,但願總統能不忘執政的初衷,不圖封禪的虛名,而以國人的幸福為念,則今日雖受誤解,來日必為史書所推崇。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