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京自貿區看大陸的思路轉變

大陸在調整對外發展與對內改革思路上,與美方帶來的刺激有絕對關聯,可未曾料到的是,真正加速大陸發展思路轉變的,是2020年的新冠疫情。圖/美聯社
大陸在調整對外發展與對內改革思路上,與美方帶來的刺激有絕對關聯,可未曾料到的是,真正加速大陸發展思路轉變的,是2020年的新冠疫情。圖/美聯社

北京自貿區出現的意義,被視為大陸已打破政治因素的無形枷鎖。大陸有意重建經濟長城,這正是持續擴展自貿區的意義,因此,自貿區的戰略地位也逐漸清晰。

中國商務部公布新一批自貿試驗區,在新增北京、湖南、安徽,以及浙江片區的擴容後,中國自貿試驗區已覆蓋東西南北中各地區。外界除著眼於新增各區的功能定位之外,也關注大陸在中美爭端情勢升級、十四五規劃方案研議制定關鍵期的此時,大陸經濟發展思路的轉變。

2013年上海自貿區成立後,第二批廣東、天津、福建等三個試驗區於2015年成立,第三批於2017年設立,包括了遼寧、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及陝西七個省市。大陸的自貿區仍集中沿海一帶,主要著眼於沿海有相對強大的企業集群,可見大陸有意透過沿海的自貿區吸引外國企業在中國落戶,然後帶動當地經濟,向內陸輻射。如果沿海自貿區試驗的模式認為是成功的話,可以預見也往重慶、武漢等中國內地城市鋪開。

但到了2018年,中美貿易爭端苗頭出現,美方以大陣仗拉開對中國大陸在智財權、強制技轉及貿易逆差的反制,從301調查掀起的這場中美貿易戰火,在2019年擴大至科技領域,中美關係起伏之中,大陸在2019年7月及8月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擴大上海自貿區新片區、再一口氣公布山東、江蘇、廣西、河北、雲南、黑龍江等六個自貿區。

分析指出,這反應出中美貿易戰下,大陸有意加速對外開放市場以宣示發展自由貿易的決心。且當時大陸約每隔半個月就公布重大的開放政策,「外商投資法」也將吹起新號角,自貿區範圍擴大,意味著大陸對於發展成全球企業總部首選的野心。這不僅包括如特斯拉一樣的製造業進入中國,在醫療、文化、電影及時尚等服務業,也希望能在自貿區擴大之後相繼湧入。

可以確定的是,大陸在調整對外發展與對內改革思路上,與美方帶來的刺激有絕對關聯,可未曾料到的是,真正加速大陸發展思路轉變的,是2020年新冠疫情禍延全球之後,給中國帶來的變動。

2013年,上海自貿區是以全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長江經濟帶龍頭之姿成為首選,要將經驗複製其他自貿區,但在經歷國際政經情勢的變動後,這模式應該已經過去。大陸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日前強調,新一批自貿區除要進一步服務國家發展戰略,也要進一步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姍姍來遲」北京自貿區,一方面以手握服務業、數字經濟兩張王牌,成為含金量的最高自貿區而引發關注;再者,北京自貿區出現的意義,被視為大陸已打破政治因素的無形枷鎖。大陸有意重建經濟長城,這正是持續擴展自貿區的意義,因此,自貿區的戰略地位也逐漸清晰。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