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瑪對克拉瑪?啟動美台經濟會談的想像

蔡英文總統(中)18日在官邸宴請美國務院次卿柯拉克(左)代表團,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右)出席。圖/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中)18日在官邸宴請美國務院次卿柯拉克(左)代表團,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右)出席。圖/總統府提供

台、美官式層級往下的開展交流,究竟會是一場危機或台灣跳躍發展的大轉機呢?這個答案,其實取決於美國大選結果、後續所導引出的中美脫鉤想像,以及台灣民間企業的真正需求。

美國務院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旋風式的到訪台灣,於弔唁故總統李登輝先生的期間,同時舉行與相關部會的面談、工商午宴和在總統官邸的晚宴。至於民主友邦之間的對話,當事人的商務客機剛剛返抵美國,小英總統及與經濟部長王美花,陸續對外做說明此次的會談成果。

小英總統認為:「我相信透過這次廣泛面對面交流,對於我們面對後疫情時代全球經濟局勢具有正面意義」。而在與相關部會的會談上,則針對經濟繁榮、乾淨網路、供應鏈重組、印太戰略、南向政策、基礎建設與能源、投資審查、婦女的經濟賦權等八大議題,分別做交流。

由柯拉克次卿所親自舉行的面會,台灣官方定位其為,會前會;小英總統也期待能為正式對話做好準備,並期望能儘速召開台、美的正式對話。針對此一發展,前總統馬英九在回應記者的提問時,則表示,「可能跟本來的想法有點差距;到現在為止沒看到任何實質談判,覺得蠻可惜的。」

誠然,台、美官式層級往下的開展交流,究竟會是一場危機或台灣跳躍發展的大轉機呢?這個答案,其實取決於美國大選結果、後續所導引出的中美脫鉤想像,以及台灣民間企業的真正需求。此番高層會面的用心經營,足以造成兩岸關係緊張,無從避免;大可不必在「會前會」跟台海緊張的連帶責任上,再加以做反駁的。

部長王美花說會談氣氛良好;雖非正式對話,但已邁出重要一步。此外,本次先行盤點出主要議題,正式的會議對談再做深化;雙方已有共識,未來無論大選的結果,還是會儘速召開會談。

在產業鏈的移轉自主與彈性上,台灣政府早在2019年,即推動海外台商回台投資;至今已有200多家響應政策,除了買地、建廠房之外,相信很快就能檢視其具體的投資成效。

紛擾已久的5G乾淨網路,早已塵埃落定;但美國官方所欽點的設備商,能否有充分的經濟誘因和能力在兩年內,做成研發與網路建設的規模呢?何妨拭目以待。而美方所推動的經濟繁榮網絡(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EPN),泰半是從經濟安全的角度做切入;但如此一來,如何能保存企業自主經營和經濟事務的開放性呢?尤其是決策透明度的退讓,要以此來滿足美方權力者所一貫認定的公平價值,談何容易呢?

誠然,從IC設計、晶圓製造到封裝測試,台灣已有完整的生態和能力,可以成為「去紅供應鏈」的受信任夥伴;但進一步爭取外商來台投資和深度有利的合作面向,則有待決策機關提前做好規劃和因應。而在對外的基礎建設和能源投資,據說由美方建構的「POD」機制,(Partner Opportunity Development,夥伴商機),可以讓台、美企業共同在第三國尋求接案標的和投資項目。

台商企業如何確保其主導權與做到應有的權責分擔呢?除了步步為營,這之外也只能予以祝福。

這就像距今四十年前的一部電影,克拉瑪對克拉瑪,描述走出家庭開創自我的母親,於日後前來爭取監護權;而原先疏忽於家庭經營,此後則放棄職涯發展的父親,已經和兒子生活與共而有著綿密的情感交會。一場雙方爭戰的監護權官司,依舊要以小男孩的親情依託來做最後決定的。

美方也提出女性發展跟環保倡議,並推崇女權在經濟繁榮的角色貢獻;部長王美花還表示不會觸及台美雙邊協議(BTA),而只從戰略層面來討論經濟合作事項,路徑上有所不同。

政府已然跟台灣企業指出新草原的所在,更帶起台商資金的回流;再往下的決策,依舊要回歸到市場法則,才能真正促進經營意願,更能彰顯民主價值和保有充分的專業尊重。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