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印鈔撒錢助長殭屍企業

Fed因應疫情,啟用多項緊急融通措施,已創下紀錄。圖/美聯社
Fed因應疫情,啟用多項緊急融通措施,已創下紀錄。圖/美聯社

美國直升機撒錢救市,反助長殭屍企業盛行。中央銀行最新報告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寬鬆的金融情勢使更多殭屍企業(zombie company)存活,導致主要經濟體生產力成長緩慢,是全球經濟陷入低成長困境的原因之一;美國聯準會(Fed)本次為因應疫情強化寬鬆的金融情勢,鼓舞投資人持續搶進包含垃圾等級的公司債,無視企業違約或信評調降情況大增,將更加助長殭屍企業盛行,並拖累生產力成長。

美國聯準會3月以來大規模寬鬆貨幣救市,導致其資產規模急遽擴張至新高,雖有助恢復金融信心,但也引發影響金融穩定、擴大貧富差距、引燃高通膨的質疑。特別是在全球經濟金融高度整合下,Fed貨幣政策在驅動全球金融循環扮演關鍵角色,Fed資產負債表擴張對全球經濟金融帶來的隱憂不可不慎。

中央銀行剛結束的第三季理監事會議,針對Fed資產負債表近期擴張情形和可能的影響與問題,用了17頁簡報說明其影響,代表央行對此問題高度重視。

除了殭屍企業,央行也力陳美國的寬鬆措施可能擴大貧富差距,削減消費成長動能,不利未來經濟成長;Fed龐大的資產負債表或再擴增並維持高檔,未來一旦開始考慮縮表,將再次對全球金融市場造成巨大影響。

央行據此提出所謂「K型復甦」論,意即Fed推出大規模的救市措施後,股市迅速彈升,其他金融資產也呈相似走勢,但持續請領失業救濟金人數則以相當緩慢的速度下降,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因而呈兩極化的K型復甦,恐進一步擴大美國貧富差距。

央行有此憂心,其來有自,主要是全球金融危機及大衰退過後的十年,美國中等所得家庭(家庭所得分配級距40%~70%)的財富仍未回復到衰退前的水準,但所得分配級距在前10%富人的財富卻擴增了19%,主因即是前者難以從股票上漲受益。

這樣的情況下,央行寬鬆雖讓金融資產價格衝高,但就業市場緩慢恢復,恐致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進而限縮整體消費支出,影響長期經濟展望。特別是美國民間消費全球占比高達30.6%,美國消費需求一旦減弱,將連帶削弱全球經濟成長力道。

再者是相較於2013年,Fed本次的資產規模更加龐大、握持資產種類更多元,央行因而示警,認為未來Fed一旦開始考慮縮表,2013年縮表恐慌(taper tantrum)事件可能再度重演,且對全球金融市場衝擊的幅度可能更劇烈,成為威脅全球金融穩定及經濟復甦而必須密切關注的風險。

回顧2013年5月22日,在Fed資產規模為3.4兆美元、向銀行體系挹注流動性約1.9兆美元之際,當時的Fed主席柏南克在美國國會聽證會釋出縮減QE購買規模(tapering)訊息時,一度衝擊全球金融市場,並造成新興市場國家股、匯市反轉下跌;目前Fed資產規模高達7兆美元,且依照Fed目前購債步調,其資產規模將進一步擴增,有國際銀行預估Fed 資產可能於明2021年底達10兆美元,相較2013年,Fed政策若是轉向,影響勢必更猛烈。

今年全球經濟因疫情陷入自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以來最嚴重的衰退,各國積極採取擴張性政策以支持明年經濟成長,但央行也示警全球金融脆弱性已在上升,主要是大規模寬鬆政策雖是因應疫情所需,但同時也加重政府及企業債務,使得金融脆弱性進一步上升。相關風險一旦升高或實現,將延後及削弱全球經濟復甦時程及力道。

事實上,Fed為因應疫情,本次已創下多項紀錄,在疫情爆發後短短兩個月時間,即重啟因應全球金融危機時曾使用的多項緊急融通措施,及針對公司債及市政債等推出新工具,其緊急救援機制的多樣性和創紀錄的資產購買,雖迅速穩定美國金融市場,但也影響全球風險胃納及跨境資本移動。

但這樣的過度寬鬆恐除引發泡沫化疑慮、助長殭屍企業、拖累生產力成長,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呈K型復甦也可能擴大貧富差距、削減消費成長動能,加上未來縮表恐慌事件可能再度重演,Fed的印鈔政策究竟是糖衣還是毒藥,已成為各國央行心中最關切的議題。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