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的政黨定位

美國總統大選已有高達6,000萬以上的選民投票。圖/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已有高達6,000萬以上的選民投票。圖/美聯社

寒冬已經降臨,新冠病毒肆虐再起,美國總統大選不但受制於大型集會的群聚感染,選前900萬人確診,逼近25萬人死亡,還有高達6,000萬以上的選民已經投票。選舉倒數計時的催票,效益並不確定、昂貴的政治廣告,因而未必比得上最傳統的「政黨」這塊招牌。

美國學者Schattschneider在1960年指出,鑲嵌在民主政治體制之內,「選舉」是領導人和公共組織界定公共政策替選方案,使得公民大眾能夠參與到決策過程的原則。基於投票人主權(voter sovereignty)的存在,以及政治環境的運作特性,比公司行號影響消費者,政黨對於政治市場裡面的選民,擁有更強大的影響力道。

回歸最原始的政黨屬性和政策,川普總統就在辯論會強調,民主黨如果執政,將不利於煤礦開採、石油生產、天然氣開發、以及頁岩油開採之產業發展和就業機會。而如同(共和黨)「減稅」和(民主黨)「加稅」的刻板印象一樣,能源產業政策「綠色」主張,「消滅石油/天然氣/頁岩油」,正是共和黨的川普總統嘗試在最後關頭,於特定幾個州「固本;翻盤」的重大政策指控。

在10月22日最後一次總統辯論會後,擁有現任優勢的川普總統,除了鞏固基本盤之外,也勤跑搖擺州的「拔樁」競選行程。美國總統的公開演說及擴散出去的效應,對於推動白宮的政策,以及提高政策在國會法案的優先性,有很明顯的政治傳播效果。也因此口罩和抗疫與保持社交距離,在這次選舉過程當中,意外成為政黨造勢場合的辨識標誌!

美國學者曾經在2009年與2011年,就所謂「政治行銷與利害關係人的參與」(Political Marketing and Stakeholder Engagement),提出17種政治行銷和政治公關的「利害關係組織」,比較特別的有三種:「政治上的反對者公民團體」、「投票那天的選民」、以及「投票過程裡面的選民」。

一語成讖,後三者在這一次美國總統大選,扮演極重要的角色。「投票過程裡面的選民」是已經提前投票和通訊投票的6千萬以上的選民,「投票那天的選民」目前則是兩個政黨最積極鼓吹、想要激出高投票率的衝刺重點,而「政治上的反對者公民團體」,也早從半年前以來就有形形色色的種族平權、以及兩黨相互譴責的激進左派和極右團體。

如果政黨是一項產品,則代理人就是該政黨的總統參選人。就共和黨來說,產品就是川普總統本人,而政黨的「意象」則是染病出院,參加全美各州的造勢活動,甚至說出自己「免疫」,剛好可以營造出超人般的英雄形象。

就此觀之,總統辯論會上的六個政策議題屬於「大策略」,而大選最後衝刺的選戰攻防,則是政治廣告和公關的場域。就州的層次來說,共和黨和民主黨幾乎是各擁半壁江山;美西的太平洋岸,從北邊的華盛頓州、奧勒岡州、乃至於南邊的加州,美東的紐約州,都是支持民主黨的「藍州」,中西部多數是白人居住的農業州,南方最大州的德州,則是支持共和黨的「紅州」。

但是,兩個政黨卻也各有隱憂。傳統支持共和黨的亞利桑那州,因為毗連加州和美墨邊界,愈來愈多的科技人士與拉丁裔選民,加上已故2008年共和黨總統參選人、麥肯參議員生前就大力批評川普,不准川普總統參加自己的葬禮,遺孀早就為民主黨參選人拜登加持背書,該州因而岌岌可危。而五大湖區工業重鎮的各州和美東的賓州,傳統上雖然支持民主黨,卻因為過去20年煤礦產業的沒落,製造業的產業空洞化,藍領高中學歷的勞工受害於產業轉型的失敗,美麗榮景的消失,又看不到未來的前景在何方,從而使得四年前素人從政的川普,在此「險中求勝」,成功當選。

此次大選的有趣之處在於:部分的「藍州」和「紅州」,都不再是那麼「鐵板一塊」;也就是說,人人沒把握,個個有希望的形勢,讓這次大選,顯得詭譎多變。此其中,最大的變數之一,莫過於投票率的提高,特別是關鍵各州的選民投票率,不到11月3日,雙方陣營都還是嚴陣以待。而東南的大州:佛羅里達州,退休族的白人多、拉丁裔選民多、古巴裔選民也多,擁有29張的選舉人團票,是前四大州(加州/德州/紐約州)裡面,唯一稱得上是搖擺州的州。

對於政黨的競爭與選舉,做為「產品取向型」的共和黨,呼喚政黨理念和政綱政策的支持者,堅持即使敗選,都拒絕改變政黨意識型態的理念。川普總統的特立獨行與商人從政,以具體的政策和政見去滿足選民的需求,決定政策的優先順序,此種「市場取向型」的選戰思維,則有其個人的風格。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