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RCEP遙想鄭和下西洋

圖為中國海軍鄭和艦訪紐西蘭。圖/中新社

全球矚目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15日簽署,在反全球化風潮及美國缺席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下,RCEP將讓中國利用此一空窗期,在「一帶一路」上挺進以突破美國封鎖,並取得制定國際經貿規則的主動權,挑戰西方強權於亞洲長年的主導地位。

中國與東南亞、南亞的經貿文化交流甚早,但中國上一輪展現強國之姿,要追溯至600年前的鄭和下西洋,在明朝中央支持下,中國艦隊30年間七次出航,航跡遍及東南亞、印度,遠抵阿拉伯、非洲東岸。

挾國力鼎盛,鄭和一行掃清包括麻六甲地區的海盜後,彼時新興的帖木兒帝國正痛擊印度的德里蘇丹王國,但帖木兒威勢僅及陸上,鄭和艦隊所向無前,南海、印度洋與阿拉伯海任其馳騁。

鄭和出航的政治與宣慰任務,因中期後貿易份量大增,讓中國成為各國最大的出口市場,舉凡絲綢、陶瓷、茶葉大受歡迎。學者推估,鄭和下西洋帶來的貿易利益,遠超宋元時期市舶司收入的10多倍。影響更深遠的,奠定華人數百年來在東南亞的根基。然隨著明清厲行海禁,中國勢力瞬即退出東南亞與印度洋,地理大發現後的葡、西、荷、英等西方列強趁機拿下當地海權,進而宰制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諸國。

時隨境遷,2013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戰略,聯合相關海陸沿線國家進行結盟,並藉此突破近年經貿上遭美方圍堵壓力。作為「海上絲路」要衝,中國率先拉攏東協,雙方貿易投資近年大幅提升。

如今中國聯合東協搭建RCEP舞台,意圖重拾丟失數百年的大國榮耀,也為中國今後籌組類似區域聯盟開啟一個好頭,預告今後全球以美、中為首所推動的區域經濟結盟對抗戲碼正拉開序幕。

尤其時間點上,川普上任後推動「美國優先」,美方動輒「退群」,包括2017年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儘管稍後日本領頭重組CPTPP,但無美國支撐,對抗RCEP終究欠缺幾分底氣,因此拜登上台後,何時、如何重返亞太以應對中國挑戰,成為觀察重點。

此外,印度2019年底退出RCEP後,日本為防止中國勢力膨脹仍斡旋為印度留了巧門。中、美如何施力爭取印度支持,也惹人關注。

印度洋海面依舊波浪粼粼,600年前,位於印度西南側的科澤科德(Calicut,昔稱古里)曾是中國艦隊補給與貿易要地。每逢艦隊泊港,當地貴族商人總熱情前來交易,雙方在岸邊用手腳比劃議價,最後擊掌成交再不反悔,鄭和在此立碑留念。1433年,鄭和在第七次出航途中於古里病逝,僅隔69年,達伽馬所率的葡萄牙艦隊繞過非洲好望角,抵達印度後攻陷古里,開啟西方進略亞洲先聲。

稍加想像,若中國在鄭和死後仍持續航行,東西文明或提早在印度洋或東南亞海面上相遇,而不必等到300年後。若此,近代亞洲所遭受的西方壓迫史,能否從而避免或減輕,遺恨不必留存至今日?當然,歷史不能重來,但總以某種似曾相似的情景勾起記憶。以中國為首的東方新生勢力正師法前人故智,嘗試聯合多方挑戰原有世界秩序。昔日鄭和艦隊劃開海面的浪聲已逝,但歷史今日又掀起新的一頁。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