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結台商接軌美國產業政策商機

檢視拜登取得勝選後的公開感言,除了主張「恢復美國領導地位」,加強重視與各國經濟的相互協調之外,將會轉為積極重返國際經濟組織,促使美國朝向「多邊主義」,重建「美好美國」。圖/美聯社
檢視拜登取得勝選後的公開感言,除了主張「恢復美國領導地位」,加強重視與各國經濟的相互協調之外,將會轉為積極重返國際經濟組織,促使美國朝向「多邊主義」,重建「美好美國」。圖/美聯社

受到全球所矚目的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歷經激烈競爭及撲朔迷離曲折開票過程,終於初步揭曉,11月8日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自行宣布,以絕對多數的票數優勢領先共和黨候選人現任總統川普,取得勝選。這場可以說是美國史上最激烈的總統選舉,除非川普在未來30天內能夠提出關鍵證據,同時透過法律訴訟翻轉選舉結果,否則塵埃落定,明年元月20日拜登將順利完成總統就職的宣誓,正式入主白宮。

不過,在迎接美國拜登政府時代來臨的同時,更加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川普上任美國總統之後,以「美國優先」為思維堅持保護貿易政策,重創全球貿易秩序,2018年3月更是以「公平貿易」為理由掀起美中貿易爭端,危及國際貿易組織功能,未來拜登上任美國總統之後,是否調整川普政府時代政策?以及台商是否具有優勢位置順利接軌取得商機?

其實,過去兩年以來美中貿易糾葛,加上今年三月之後新型冠狀肺炎疫情肆虐,雖造成中國大陸台商陷入供應被迫脫鉤或遭到斷鏈危機,但卻又同時帶給台灣經濟在貿易與投資上獲致實質利益。亦即中國大陸科技產業廠商在美國實施禁售關鍵零組配件下移轉訂單,讓台灣科技產業廠商產品藉此對中國大陸出口大幅成長;再者,則是受惠美國加徵中國大陸相關產品關稅,讓台灣傳統產業廠商產品因享受關稅利益,而同步對美國出口增加。不過,更加重要的是,由於全球產業環境劇變,引發中國大陸台商掀起回流熱潮,除了讓台灣過去兩年以來能夠再現民間投資的生機,甚至讓各界期盼加速產業之升級。

在此同時,如果檢視拜登取得勝選之後,在其對外公開感言中所提出的經濟理念可以發現,除了主張「恢復美國領導地位」,加強重視與各國經濟的相互協調之外,將會調整過去四年以來川普所堅持的「美國優先」政策,以及所執著之「單邊主義」,轉為積極重返國際經濟組織,促使美國朝向「多邊主義」,希望藉此重建「美好美國」。

此外,再從拜登所提出的產業政策方向加以觀察,在氣候變遷、環境永續領域上,除了將會重返巴黎氣候公約之外,宣布未來將會投入1.7兆美元加速推動綠能與能源產業轉型,同時增加補助電動車、太陽能、風電、儲能等永續能源相關產業創新。另一方面,則是美國過去以來較為忽略頗為殘破的傳統基礎建設之翻新,以及未來迎接國際競爭必須耗資天文數字的5G新興科技基礎建設之投資等,更是拜登上任之後已無可逃避的挑戰。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雖拜登挑戰總統大位成功,但最近十年在「美國製造再起」理念的倡議及「美國優先」思維之暈染,面對「中國崛起」的追趕及「中國製造」之威脅下,未來將不致於調整川普所推動的重組美國供應鏈政策。尤其是在美中貿易對抗暫緩未熄,加上新型冠狀肺炎疫情持續肆虐之下,無疑將會促使拜登政府加速落實重組美國供應鏈,進而維護美國實質利益。

面對美國即將政權輪替,個人認為以拜登認為「俄國是美國的敵人、中國則是競爭對手」的思維來看,預估未來四年台灣在政治上與美國的鏈結,恐將因拜登堅持按步就班,而難以再現川普不按牌理所帶來的令人驚奇;尤其是在處理兩岸關係,包括對台軍售、簽署自由貿易協議等事項上,可能更加謹慎。但是,台灣在經濟上與美國的鏈結,卻是因拜登重視與各國經濟的相互協調,而較有機會與美國產業之互動往來更加密切。

因此,政府若能針對拜登政府產業政策方向,透過這幾年來推動產業創新與轉型所累積的經驗,加上台商長期以來落實成本控制與技術優化所存在之實力,藉此絕佳機會主動出擊,將有助於台商借力使力掌握商機。

至於在因應策略上,除了建立「台美經濟對話」良好溝通管道之外,建議政府未來需要加強整合國內工商團體資源,積極參加美國每年所舉辦的「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議(SelectUSA Investment Summit)」。雖台灣希望美國廠商能夠擴大來台投資,但相對則是必須同步進行雙向投資,與我們正在積極發展的高新科技產業鏈結,例如投資美國AI(人工智慧)、5G、醫療、資安等;此外,則是透過海外台商和美國之合作,形成最佳策略夥伴,藉此創造美國更多就業機之外,同時加速促進台灣產業升級。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