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總統面對的三個迫切危機:疫情、課稅、政治

總統當選人拜登無法和川普政府開展交接程序,因而面對三個「迫切危機」。圖/美聯社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2020年因為新冠疫情及其紓困措施,債台高築的美國財政,將很難再有舉債的空間。在全美各州陸續進入冬季流感的雙重侵襲之下,總統當選人拜登無法和川普政府開展交接程序,因而面對三個「迫切危機」:疫情控制與疫苗調配、新的經濟振興方案、以及參眾兩院的對峙形勢,因為兩黨都只能維持脆弱的過半數席次,政治的衝突,一觸即發。

首先,在新冠疫情與流感的夾擊之下,蠟燭兩頭燒。全美各州的醫療照護需求,又再度超過負載能量,新疫苗的陸續問世,有助於舒緩民眾的恐懼不安情緒,卻無助於近期激增確診人數的降溫。

有鑒於此,一旦無法有效控制疫情的持續擴散,則對於目前仍處於大選後動盪期的政治局勢,無異增加經濟復甦的不確定性。由於兩者都不利於現況的突破,無論是醫療支出的增加,經濟活動的限制,都降低了拜登就任總統後的政策施展彈性。

其次,「無法節流,很難開源」,是拜登就任總統後面對的最大困境。拜登在7月底前就提出總金額3.4兆美元的三大計畫,包括:希望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十年為期的減緩氣候變遷計畫(2兆元);強調病患保護和貧窮人士也付得起,所謂的歐巴馬健保(The 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還有照顧今年因為疫情受害族群、7,750億元的照護經濟計畫;以及重要競選口號 「重建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的7,000億元。扣除掉未來長期的2兆元減緩氣候變遷計畫之外,另外1.4兆美元的支出,也有「錢從哪裡來」之感嘆。

對於要課徵什麼稅,民主黨黨內初選時,被桑德斯與華倫兩位參議員屢次提出的「超級富豪稅」,被川普總統形容為「社會主義國家」之具體表徵,一旦被採行,更會彰顯民主黨激進左派的地位,所以應該不會被新任總統拜登採納。就其他的課稅對象和稅率而言,從高科技產業的數位稅,到企業將工作移回的懲罰性稅賦,乃至於提高年收入40萬美元以上者的稅率,選舉的政見在選後的落實,有其政治上的限制。

加稅,又要不負支持自己的群眾之所望,最好的方式,莫過於針對敵對政黨選民開徵新稅,或是提高稅率。此次總統大選之前,頁岩油氣儲藏層運用「水力裂解法」(hydraulic fracturing)的煉油技術,不但在全美多個州創造出眾多的就業機會,使得美國不再需要中東的石油,甚至還能出口頁岩油氣。民主黨要發展再生能源的既定政策主張,無異會重創煤礦業、石化與天然氣產業、尤其是過去十年方興未艾的頁岩油產業,這些業者及其所創造出來的工作,將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新任的拜登政府有必要提出更為可行的階段性能源政策措施,一方面,要能解決現有產業的困境與轉型,另一方面,最重大的挑戰莫過於,再生能源,緩不濟急,要如何在2022年11月的期中選舉,做出政績,拜登政府還需要各州政府和能源業者的配合。

最後,兩黨在參眾兩院所維持脆弱過半數席次的政治形勢,已經在總統當選人拜登就任前,埋下一顆深層的重磅炸彈。對於明年1月20日就任的拜登來說,民主黨內的同志和共和黨人,迄今都不認為他會在4年後競選連任。如果這個前提沒有疑義,則2022年的期中選舉不論成敗,都將造成他在施政上的跛腳。

「令不出白宮」的形勢未必會發生,因為他可以用行政命令治國,更何況還能稍微仰仗眾議院脆弱的過半數席次。但民主黨在眾議院的脆弱多數,不但將影響到他在今時今日,晉用民主黨籍的現任眾議員入閣,進行施政上的「無縫接軌」,也會因為高齡80歲的裴洛西希望續任眾議院議長,黨內世代交替呼聲的同時,也可能伴隨著「資本主義是問題,社會主義是解藥」,向左走的意識型態趨勢。而一旦不能在明年上半年內,拿出一張有分量的成續單,這些屆時都可能引爆「黨內互打」,以及接班梯隊的大亂鬥。

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參選人拜登在投票日結束後,逆轉勝的結果,所造成的政治爭議,如今雖然大局底定,但後續的政治效應仍在持續發酵當中。考量到美國聯邦政府寅支卯糧,拜登就任後勢必就現況調整施政的優先順序。值得期待的是,國際政壇上的關稅戰火可能稍減,但可以預見的則是,再生能源和傳統能源產業有你無我的「零和」殊死戰,無可避免會影響新任總統施政方針在政策層面上的落實,以及形塑未來兩年的政黨競爭態勢,這一切仍有待明年1月20日新總統就任後,才能更加明朗化。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