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衝擊面面觀系列二 妥善因應全球供應鏈重組 突破RCEP困境

RCEP成立後,由於不少會員國和台灣的經貿往來都非常密切,成員國之間關稅大幅下降,服務業的准入,勢必排擠台灣的出口,因此,繼續爭取加入CPTPP,避免被孤立之外,政府也應該更深耕新南向政策、加速國內產業的升級。圖/本報資料照片
RCEP成立後,由於不少會員國和台灣的經貿往來都非常密切,成員國之間關稅大幅下降,服務業的准入,勢必排擠台灣的出口,因此,繼續爭取加入CPTPP,避免被孤立之外,政府也應該更深耕新南向政策、加速國內產業的升級。圖/本報資料照片

RCEP成立後,由於不少會員國和台灣的經貿往來都非常密切,成員國之間關稅大幅下降,服務業的准入,勢必排擠台灣的出口,因此,繼續爭取加入CPTPP,避免被孤立之外,政府也應該一方面更深耕新南向政策,協助廠商海外布局,另一方面加速國內產業的升級、提供回流台商成長動能。

包括中國大陸、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以及東協十國在內的15國成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於11月15日在東南亞國協(ASEAN)峰會上簽署,並預定於2021年生效。RCEP涵蓋了22億人口,經濟規模達26兆美元,占全球GDP約三分之一,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

雖然RCEP歷經十多年的談判,並未大幅改變亞洲經濟現狀,卻象徵了中國對東南亞經濟影響力的增加,也使中國成為區域經濟強權的代表。尤其是RCEP的15個會員國中,有10個是東協國家,也是政府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夥伴,可能會對新南向政策的推動帶來衝擊,值得正視。

至於如何在RCEP的困境中突圍呢?我們認為,可以從蔡總統在國慶文告中的經濟策略予以落實來突破僵局。蔡總統在10月10日國慶文告中提出新冠疫情後的三大經濟戰略,包括:第一,妥善因應全球供應鏈的重組。第二,使台灣成為匯聚國際資本、人才、技術的重鎮。第三,正視疫後經濟、產業資源的合理分配。其中前述兩項策略可以有效化解RCEP邊緣化台灣的局面,分析如下:

針對第一個策略(妥善因應供應鏈重整)的規劃,目前不少台商前往東南亞投資、貿易,但東協國家的文化、宗教、經濟條件不同,中小企業在人才、資金、情報上明顯不足,政府可以考慮協助廠商在目標國家的目標市場(如馬來西亞的吉隆坡、越南的河內等地)建立經貿運籌基地,結合台商、僑商、台灣在東南亞設立銀行的集體力量籌設,提供台商的供應商、通路商連結平台、倉儲轉運、展示中心等,加速協助企業落地,降低海外行銷的障礙,如此可強化台商在東協國家網絡,具體落實新南向政策的成效。

其次,台商在東南亞國家發展缺乏談判籌碼,政府如在背後協助台商籌組台商發展協會,聚集較多的台商如100家,提出可以創造當地國1萬個工作機會的訴求,如此可以有較大的籌碼和當地政府,爭取土地優惠、稅務優惠、綠色通道、單一窗口等,使台商在海外形成群聚,也可以成為未來政府規劃產業政策的重要後盾。

針對蔡總統的第二個策略(匯聚國際人才、資金的移轉,使台灣成為亞太高階製造、研發中心)的落實上,除了吸引台商外商來台投資之外,台灣也應該對美國進行雙向投資,接軌美國數位經濟的源頭,並建構人才、資金、技術、商業模式回流的生態系統,例如投資美國的創投、購併美國企業,取得對技術、商業模式的掌握,再將其帶回台灣。使台灣在數位經濟時代繼續保持對中國、東南亞的競爭優勢,為下一階段的經濟成長奠定基礎。一方面可以在技術上繼續領先東南亞,另一方面也可以擺脫新南向投資,造成要素均等化、薪資停滯的困境。

RCEP成立後,由於不少會員國和台灣的經貿往來都非常密切,成員國之間關稅大幅下降,服務業的准入,勢必排擠台灣的出口(尤其在傳統產業上),因此,繼續爭取加入CPTPP,避免被孤立之外,政府也應該一方面更深耕新南向政策,協助廠商海外布局,降低行銷、落地的障礙,使東協台商成為台灣全球供應鏈的重要環節。另一方面,加速國內產業的升級、使回流台商提供成長的動能,並成為升級轉型的動力。此外,透過誘因、補助協助廠商雙向投資、鏈結美國數位經濟的生態鏈,繼續保持技術、商業模式的領先,台灣才能避開被RCEP或其他經濟整合勢力邊緣化的危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