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執政與越南關係的可能發展

圖為2015年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右)設宴,招待訪美的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圖/美聯社
圖為2015年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右)設宴,招待訪美的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圖/美聯社

文/謝璧蓮 黑龍管理顧問公司(BDMC)董事長

美國總統川普一上任就同時在貿易及外交策略上聯合印度及亞太地區國家對抗中國,於是中國大陸產品出口美國也因成本提升而導致競爭力下滑,許多應變快的跨國企業為避免供應鏈過度依賴中國,紛紛把工廠轉移到越南,接著2020年新冠疫情影響全球,更加速企業尋求供應鏈重新布局撤離中國。

目前Google和微軟(Microsoft)已在越南設立生產線,蘋果(Apple)也在當地組裝無線耳機AirPods Pro,而越南更是富士康在東南亞最大的生產中心。蘋果及富士康全球科技供應鏈選擇進駐越南北部北江省,北江省今年出口額可望達到110億美元,比六年前成長10倍。在南越方面廠商進駐以胡志明市附近的省份最為熱門,其中隆安省因連接九龍江平原和胡志明市的主要門戶地理位置優越,又當地一般勞工和具有專業技術的勞工較多更不會有搶工,目前交通和基礎設施完善且重大建設持續進行中,因而隆安省受到來自不同產業的國內外企業所注目,今年截至9月隆安省仍持續吸引外國直接投資(FDI)計6.2億美元,位居九龍江平原地區第一位深具開發潛力。

根據越南投資暨計畫部報告,越南今年累計前9個月FDI金額為137.6億美元。依越南海關統計資料,越南出口金額今年累計前10個月近2,300億美元年增5%。國際貨幣基金(IMF)日前也發布報告預測,越南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可望成長1.6%達到3,406億美元是今年少數GDP正成長的國家。

有關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於2010年提案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在2013年啟動談判,而2017年1月川普宣布退出TPP,之後TPP轉由日本主導重組為CPTPP(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於2018年1月簽署12月30日正式生效,CPTPP含有5億人口且占全球GDP總量的13.5%。儘管美國在目前保護主義下要開放市場必然會相當謹慎,但越南經濟學家阮智孝(Nguyen Tri Hieu)仍認為拜登(Joe Biden)上任後很可能美國會重新加入TPP,據此越南對美出口將享有關稅優惠帶動出口加速成長。

另一方面,由中國大陸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雖然印度在2019年已經退出,但今年11月15日就是在越南舉行視訊峰會完成簽署,RCEP人口23億、GDP產值占全球30%以上,為全球人口最多、產值最大的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Area, FTA),涵蓋東協10國加中國及日韓紐澳等5國,關稅廢除率達91%。

再者,RCEP簽署後中國大陸對加入CPTPP態度積極,希望在美國重返CPTPP談判前,藉由這個多邊機制重新建構中美貿易關係,儘管其國企要達到協議的標準在透明度及智財權方面需有大幅改革,但中國國務院參事王輝耀日前表示,中國加速開放並逐步完善各項法規均有利達成CPTPP之標準。

未來拜登新政府也應該會持續加強印太戰略布局,促使強化美國連結越南等亞洲關鍵國家推動供應鏈合作以抗衡中國。事實上美國大選前,在美國的越裔美籍年青一代普遍支持民主黨參選人拜登,美國大選後越南第一天股市就開紅盤上漲13.7點指數來到951.99點,很明顯的越南外交和貿易政策的主軸基本上將趨向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台灣與RCEP的15個簽署國的貿易額有70%原本就是零關稅,但未來台灣的傳統產業包含貿易、服務業及製造業之關稅優惠措施無法適用下,中國大陸對台灣的進口就可能轉單至RCEP成員國,台灣產品外銷到RCEP成員國或開拓RCEP市場必定面臨更大挑戰。

台灣應善用與越南長久建立的友好關係創造優勢,台商可尋求專業協助模式積極部署越南有效切入供應鏈聯盟體系,快速重整國際產業分工開創新局面。所以政府不是要擔心台灣企業將加速外移投資設廠,反而更要積極鼓勵支援企業到以越南為主的東南亞國家進行海外布局,台商最終的經營實績也將回歸台灣貢獻經濟成長。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