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世濟民,葉倫創造歷史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正積極籌組內閣,並提名葉倫出任財長。圖/美聯社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正積極籌組內閣,並提名葉倫出任財長。圖/美聯社

美國第46任總統當選人拜登正積極籌組內閣,並提名葉倫(Janet Yellen)出任財長。這動作顯示拜登未來首要應對的問題並非中美貿易戰,而是挽救美國經濟困境,以及化解逐漸顯現的金融風險。在經濟金融政策上將安內重於攘外。

葉倫於1967年以優等生成績(Summa Cum Laude)獲得布朗大學經濟學士學位;1971年獲耶魯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葉倫的博士論文指導老師托賓(James Tobin)是凱因斯學派的著名學者,而她本人的早期學術研究也明顯偏向凱因斯學派,尤其側重於失業和薪資問題。

葉倫在拿到博士後,先在哈佛大學經濟學系擔任助理教授,但她並未獲得終身教職 (tenure)。1977年,她來到華盛頓擔任聯準會經濟學家,並認識同仁阿克洛夫 (George Arthur Akerlof),後結為連理。葉倫與阿克洛夫合作完成了很多論文,後還曾一起在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任教多年。阿克洛夫深入研究「資訊不對稱」對市場的影響,並因此獲得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葉倫在1994年接受柯林頓總統提名開始擔任聯準會委員,1997年改任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後歐巴馬時代任聯準會副主席及主席(副主席任期2010年10月4日到2013年10月4日,主席任期2014年2月3日到2018年2月3日)。葉倫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女性的聯準會主席。不過,2014年與她一起競選這一職位的熱門人選還有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最終,葉倫在美國參議院以56票贊成和26票反對的選票獲得通過,卻是聯準會主席通過者的最低支持票。

葉倫最為人熟悉的是在2010年至2018年先後擔任聯準會副主席及主席的八年全程參與聯準會挽救金融海嘯後的美國金融和經濟危機,以及紓解量化寬鬆政策的後遺症。她從2015年年底開始做了五次加息,將利率從零的水準上調,並逐步縮減量化寬鬆政策下的購債規模,讓聯準會資產負債表從三次量化寬鬆的到4.5兆到2018年底縮表後的3.8兆。但主席任期那四年美國的失業率從6.7%降至4.1%,不僅接近實現了充分就業,且股市也一路上漲,美國經濟持續復甦。這些經驗正是在疫情過後的美國所要面對的金融處置。最近葉倫表示,美國正面臨新冠疫情及其經濟後果帶來的歷史性危機,這是美國的悲劇,必須採取緊急行動,否則將會導致自我強化式的衰退,並引發更大的經濟破壞。

然而,民主黨在上月大選中未能重奪參議院的控制權,在眾議院領先優勢又收窄,共和黨內激進派已提出財政赤字嚴重的議題,以此阻撓拜登大政府的救經濟助基層的計畫。葉倫用錢必須用得其所,精準地振興經濟和紓解民困,才有望減少共和黨的政治攻擊,說服國會通過救助計畫。

但要應付美國財赤大增、債務急升的問題方面,共和黨以財赤太大為由,阻撓拜登大政府計畫,並非毫無道理。因為美國2020年度的財赤將達3兆1300億美元,超逾2009年的1兆4000億美元,並創紀錄,下年度預計財赤亦達1兆8100億美元,這還未計算拜登可能推出的逾2兆元的救經濟計畫。美國政府債務總額已逾27兆美元,相等於GDP的130%,遠超政府債務占GDP六成的警戒線,難以再大幅增加。

拜登為此擬提高企業所得稅和增加富人稅,但共和黨對任何加稅政策都持反對態度,有關加稅亦損害華爾街和大企業利益。因此葉倫如何克服重重阻力,落實加稅,又如何紓解外界對美國債務暴漲的憂慮,都是相當大的挑戰。

與中美貿易戰相比,上述美國國內的金融財政問題才是拜登任內最棘手的難題,任何一項處理不好,將重創美國經濟或引爆金融危機,並會殃及全球。

葉倫任新職後將成為擔任過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美聯準會副主席、主席、及美國財長的第一人。真正做到知行合一,經世濟民,可以說前無古人,後不知有沒有來者。我們祝福她的新職,順利成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