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脫歐時代的歐洲金融版圖

倫敦在金融發展水平、專業人才、監管政策、基礎設施、經商環境等各面向,歐陸諸國只能望其項背。圖/美聯社
倫敦在金融發展水平、專業人才、監管政策、基礎設施、經商環境等各面向,歐陸諸國只能望其項背。圖/美聯社

文/王嘉緯 台灣金融研訓院首席研究員

倫敦畢竟是牌子老、信用好的金融中心,在金融發展水平、專業人才、監管政策、基礎設施、經商環境等各面向,歐陸諸國只能望其項背。更關鍵的是倫敦依舊匯集了全球金融客戶,所有需要籌措資金、理財服務、金融顧問的企業或個人,都能在倫敦找到相對應的服務提供者,此項優勢更非歐盟各城市所能比擬。

陷於歹戲拖棚的脫歐劇碼,如今又面臨變種新冠病毒夾擊,情勢愈發詭譎難料。值此前景混沌未明之際,可確定的是此波疫情勢必再度重挫已經疲軟不堪的英國投資消費,若再加上無協議脫歐拖累英歐雙邊經貿,其慘狀恐非雪上加霜足以形容。特別是倫敦長期扮演全球金融中心的角色,各方關心是否會因為脫歐而被歐盟其他城市所取代?擔當英國經濟成長主力的金融服務業,是否自此一蹶不振?

對此,其實英歐迄今的談判主軸未把金融服務納入,金融業者關注的牌照通行權可確定暫時無法延續。換言之,在英國領有執照的金融機構,往後經營歐洲單一市場必須另行申請許可,無疑將增添營運成本。再者,目前諸多在倫敦交易的金融商品,可能面臨結算交割系統移轉到歐盟卻無法銜接的風險,對於以歐元計價的交易結算業務將產生影響。是以可預期,脫歐將若干程度削弱英國金融業影響力,以及倫敦在全球金融市場之地位。

然而,倫敦畢竟是牌子老、信用好的金融中心,在金融發展水平、專業人才、監管政策、基礎設施、經商環境等各面向,歐陸諸國只能望其項背。更關鍵的是倫敦依舊匯集了全球金融客戶,所有需要籌措資金、理財服務、金融顧問的企業或個人,都能在倫敦找到相對應的服務提供者,此項優勢更非歐盟各城市所能比擬。尤其疫情蔓延導致各國需錢孔急,倫敦恰能提供必要協助,因此其金融中心地位短期內不會有重大改變。

從實際數據來看,倫敦不僅長期穩坐全球金融中心指數 (GFCI) 的歐洲首位,在各金融商品交易市占比也具備絕對優勢,歐盟各國即刻迎頭趕上的機會恐怕不高。例如依據國際清算銀行 (BIS) 的統計,英國外匯交易量全球占比高達43%,遠高於美國的16.5%,遑論法國僅占1.64%,德國甚至1%不到;又如利率衍生性金融商品,英國佔有全球過半的交易規模,甚至以歐元計價者,更有超過85%以倫敦為交易中心。

儘管英歐金融實力尚存差距,但歐盟各主要經濟體對於爭取金融中心的目標,並未就此兩手一攤直接放棄。隨著以美國投資銀行為首的幾家跨國大型金融集團,因應脫歐潛在衝擊防範未然,將部分資產、人員搬移到歐盟,以強化歐洲市場的經營。異動幅度雖未大到足以撼動倫敦地位,但對於遷入國家金融競爭力的提升已有助益,朝向歐陸境內小區域金融中心邁進。事實上,早從2016年脫歐公投通過後,諸如法國、德國、盧森堡等國,一方面積極對外招商,另一方面調整國內勞動、租稅法規,營造吸引外資金融機構進駐的有利環境,期盼能從歐洲金融中心的競逐中脫穎而出。

當中,巴黎算是最積極的城市,連法國總統馬克宏都親自出馬招攬外資機構,只不過巴黎優越的文化氣質,似乎跟金融特質有點扞格不入。德國人的務實特質則反映在金融中心的競爭上,加上鄰近歐洲央行的地利之便,使法蘭克福的GFCI排名始終位居前茅。盧森堡一度因2014年的洩密醜聞重創金融業對它的信心,但歷經多年力圖振作已重獲市場青睞,最近一期的GFCI更躍升歐盟之冠,也讓它自詡為歐盟最佳金融中心所在。至於歐陸物流中心的阿姆斯特丹、與英國緊鄰的都柏林,也各有其支持者,惟當地金融市場仍欠規模,金融基礎建設亦略嫌未臻成熟。

至於脫歐對台灣的影響?鑒於台資銀行在歐洲據點少,曝險部位也未特別突出,平心而論脫歐直接衝擊不大,但仍需密切關注談判與疫情動態,必要時採取避險措施以免受池魚之殃。至於是否效法歐美大型機構,赴歐陸增設據點,考量歐盟監管嚴格、法令遵循成本偏高,建議確認歐洲市場發展策略方向,營利與成本兩相權衡後再決定方為上策。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