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正在發生中的全球最大政治風險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原屬例行公事的美國總統選舉最後一道認證程序,也就是由兼任參議院議長的副總統所主持的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針對各州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進行確認後,才算是正式認證新總統的合法性。然而,由於在總得票數與選舉人團得票數均輸給對手拜登的現任總統川普不肯服輸,因而在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召開前,即動員各州「川粉」,前往華府國會山莊集結抗議,進而導致聯席會議在抗爭民眾的暴力衝擊下,一度被迫停會,成為美國民主政治無法抹除的歷史污點。也預告拜登在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後,將難以化解美國內部兩極分化乃至對立的趨勢,這不只是他能否順利推動國政的最大挑戰,同時更將成為2021年全球所面臨的最大風險。

回顧2020年,由於受到新冠疫情的衝擊,讓世界各國飽嘗疫情風險失控之苦;從而世人也就更加重視對風險趨勢的認知,以及讓如何做好風險管理,一時之間成為一門顯學。

而全球最大的政治風險顧問公司「歐亞集團」,於4日所發布的「2021年全球十大風險報告」,將「美國第46任總統的挑戰」列為全球風險排行榜的榜首,1月6日發生的「國會山莊之亂」,形同印證了新總統上任後不只將承受來自「分裂的美國」所帶來的壓力與挑戰,同時其他國家也不免會擔心美國未來是否有能力重整疫情後的國際秩序,還是陷入更加分化對立的風險迴圈中?

排名居次的風險議題,則是新冠大流行究竟何時可以控制,抑或將進一步惡化為全球抗戰的風險。在過去這一年,許多國家已經因為缺乏風險意識,而受到極大的傷害,並付出沉重的代價。但即使世人已經不再輕忽,只要疫情猶存,其所衍生的焦慮也將是難以承受之重!

類似新冠疫情所可能帶來的風險傷害,固然可能擴及不同領域。但因為大家聚焦於防疫、抗疫,反而對其他的潛在風險變得疏忽,其實也就蘊含著另一層次的風險。因此,「歐亞集團」的年度報告,特別把有關氣候變遷議題,列為2021年全球第三大風險議題,正是提醒世人莫因前兩大風險議題,而疏忽或放緩了面對全球氣候變遷應有的減碳和落實永續目標的策略規畫與執行推動。

至於從2018年由川普所掀起的中美貿易戰風險議題,2021風險報告仍將其列為第四大風險議題,並推測新的一年美中的角力戰場將更為擴大。其中既包括拜登擺明上任後仍將致力結合歐亞盟邦,形成後冷戰時期的新圍堵樣態。而中國自然不可能坐以待圍,RCEP的成形,中歐協定的突破,恰足為例證。而這種雙方互不相讓,而又競相合縱連橫的「無硝煙」對抗,其實就隱藏了誤判、失控的不測風險。

此外,年度報告將「全球資訊戰」與「網路衝突」分列為第五與第六大風險。其中蘊含全球各國可能將更注重資訊控管,但會否因而引爆個人資安的進一步遭控管或竊取,以及透過網路進行國與國之間的霸凌、操控以及對抗,其實以過去這幾年的偶發案例來看,在新的一年激化成更尖銳的對立乃至衝突,似乎並非杞人憂天!

十大風險的後面四項,包括第七土耳其金融風險,第八低油價反噬中東,第九歐洲進入後梅克爾時代,及第十拉丁美洲的政治、社會困情,相較於前六大風險議題,無疑是屬於偏地區性的風險議題。但即使如此,在當前全球唇齒相依的結構下,即使是區域性的風險議題,一旦失控引爆,也有可能對其他區域產生殃及池魚的輻射效應,自然還是不容漠視輕忽。

檢視新年度排名前十的全球風險議題,站在台灣的角度,對不同議題所可能產生的風險係數,自然會和其他不同的國家會有不同的差異。其中,美中角力戰場擴大議題,對台灣而言應屬風險係數最大。畢竟美中之間的角力與合縱連橫,台灣夾處其中,一方面無法置身事外,另方面卻又難有合適的角色扮演空間。上策自然是雙方角力對抗中,選擇左右逢源的有利位置,但卻同時可能存有兩面不討好的風險,甚至被逼到只能選邊站的兩難處境。因此,如何拿捏、掌控,無疑是對當國者最嚴峻的考驗。

除此之外,在抗疫作戰中,台灣於2020年繳出令人稱羡的成績。但是疫情是否更全面化及更多變化,本身就是一個難測的風險,台灣自然也沒有因而鬆懈的理由。

至於包括氣侯變遷的挑戰、全球資訊戰的引爆及網路衝突的激化這三大議題,目前雖然仍屬風險預警,但其共性就是「無國界」。也就是一旦風險引爆、惡化,我們根本無所逃於天地之間。因此,增加對這些議題的風險意識自屬必要;而如果能在超前部署的同時,研發出具可操作性的風控機制,則台灣也將因而找出真正的生機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