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回升是後疫情復甦的正面訊號

美債利率急漲觸發股市賣壓,美股三大指數皆重挫。圖/美聯社
美債利率急漲觸發股市賣壓,美股三大指數皆重挫。圖/美聯社

過往每年的2月都是金融市場的「淡季」,但是今年2月一反常態,債券與股票市場都劇烈震盪,美債風暴與美股嚇跌的震波撼動全球,連台灣也出現史上單日最大的外資賣超紀錄。雖然市場驚魂未定,不過這波因為美債利率急漲引發的震動,主要是迎接後疫情時期經濟復甦的調整,應屬正面訊號。

2月的最後一周美債利率驟揚,指標的十年期公債利率一度升至1.614%,從去年第三季的低點0.38%已經翻漲超過四倍、與去年12月底的0.919%相較也勁揚76%,並且看齊去年年初、聯準會無限制量化寬鬆政策施行之前的利率水準。

債券利率的急漲觸發股票市場的賣壓,過去一個星期紐約道瓊指數下挫1.8%、標普500跌2.4%,而引領全球股市榮景的NASDAQ一週更暴跌4.9%,作為AI人工智慧軍火庫的輝達(NVIDIA)在24日發布業績,去年第四季獲利超過50億美元、年增高達61%,但是股價卻從579.96美元反向大跌至532.30美元,單日跌幅8.22%。台灣的護國神山台積電受到拖累,一周之內從660元重挫到606元收盤,單周跌幅也高達8.18%,2月26日當天更創下單日賣超6萬3751張的紀錄。

市場震盪如此劇烈,當然會引發高度的疑慮,特別是元月之後陸續爆發中小型股大漲大跌、網路散戶拉抬遊戲驛站(GameStop)股價等泡沫事件,加上大宗物資價格一路上揚,股市泡沫加上通貨膨脹回溫的憂慮,似乎有瞬間引爆的危機。上周五,拜登總統的1.9兆美元紓困案在眾議院通過,新一波的資金如果再進入市場,可能進一步刺激市場對通貨膨脹的預期心理,這些都是極為罕見的挑戰。

不過,如果仔細爬梳美債利率上揚的核心因素與市場動能,當十年期美債利率在去年年中跌到0.5%的超低水準時,專業投資機構內部的研究報告,大多認為美國聯準會不至於採行負利率,史上最低的利率水準應該是長期債券部位獲利了結的機會,而不論是台灣的壽險公司、或是全球的資產管理公司,在實現債券利益的同時,也開始利用各種金融工具建立對沖部位,因此債券市場的反向ETF(判斷利率回揚的工具)等價格率先上揚,在經過第三、第四季的底部確認,今年1月與2月走出快速上揚的主升段。

另一個訊號是美國消費市場的回升,美國元月份的零售銷售年增率勁揚5.3%,遠遠超過投資機構平均預期的1.2%,顯示雖然染疫人數還在創新高、拜登政府的隔離政策也還未鬆綁,實際上疫情已經接近尾聲。美國消費市場的回升,台灣各行業的代工廠商最為敏感,例如高爾夫球球頭、球具廠商復盛應用、明安、大田、鉅明等上市公司上半年的產能都已滿檔,今年元月美國高爾夫用品的銷售量年增率竟然高達43%;去年受到疫情衝擊甚大的紡織成衣業,在元月與2月也都出現急單補貨,多家廠商的訂單已經排到今年第三季末。

美國逐漸脫離疫情干擾,消費回升的趨勢確認,台灣股市在2月份也出現一個明確的訊號,至今仍然有大量空房的觀光類股、紡織類股、與基本經濟需求相關的鋼鐵、化工類股都在2月出現明顯的漲幅,而台塑、長榮、遠東、統一、華新麗華等老牌集團股的股價全面上漲,這些都是春江水暖鴨先知的領先指標,如果美國接續即將公布的就業數字能夠再接再厲,加上疫苗施打普及率上揚,今年第二季將會迎來以美國為火車頭的全球經濟復甦。

債券零利率原本就不利於金融市場的安定,零利率造成資產價格難以定價,股票本益比失效,市場風險大幅上揚,因此在經濟走出危機之後,利率回升反而有利於金融市場的穩定,美債利率急揚基本上是回復正常的正面訊號,目前主要資產管理機構對於十年期美債利率的預估,大多落在1.5%至2.0%的區間,2月利率急揚後已經來到市場預估的範圍之內,調整基本已經完成。

當然,未來幾個月的關鍵還是在通貨膨脹的趨勢,即使在大宗物資價格暴漲、經濟復甦明確這兩個成本與需求同時拉動的現在,美國的通貨膨脹率仍然維持在低點,2月24日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在國會作證時,也強調聯準會仍將維持目前接近零的基準利率,直到通貨膨脹率回升到2%、經濟達到充分就業的水準,而這兩個目標「目前仍然很遠」。嚴密監視通貨膨脹趨勢的聯準會顯然並不擔憂,並沒有縮表或是調升利率的跡象。

因此我們判斷,2月債市與股市的劇烈震盪,應該是經濟復甦初期市場調整的正面訊息,並不需要過度擔憂。值得進一步思考的是,新台幣在上周急升的壓力似乎也是市場交易動能所致,美債利率回升對於美元匯率必然會帶來支撐作用,美元匯率指數在90的水準已經維持了10周,底部訊號逐漸浮現,台商資金回流的速度也已減緩,如果台灣沒有特別引發持續升值的個別因素,新台幣升值的幅度或許不如外界所擔憂的那麼大,反而可能跟隨國際美元走強的趨勢,逐漸打底回穩。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