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和經濟刺激計劃 帶來不小的副作用

新一輪美元洪水即將到來之際,全球金融可能陷入不安。圖/美聯社
新一輪美元洪水即將到來之際,全球金融可能陷入不安。圖/美聯社

美國的問題:服務業困頓、製造業不彰、人民高薪揮霍、長期失業退出勞動市場,…,都不是短期能解。而國際市場在預期美國經濟短暫復甦之後,其實更擔心的是美元濫發所帶來的資產價格暴升、國際金融失序及一般物價膨脹。

繼3月6日,美國參議院以一票之多投票通過了的1.9兆美元的紓困和經濟刺激計劃,3月10日眾議院也過關。總統拜登(Joe Biden)預計於12日簽署,料將為飽受疫情衝擊的經濟和人民增添不少幫助。但新一輪美元洪水即將到來之際,全球金融也可能陷入不安。這一輪拜登的1.9兆美元紓困和經濟刺激計劃的資金規模可謂史無前例。儘管在最後時刻刪除了將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的內容,但是大多數美國人依然將獲得1,400美元的救濟支票,此外還包括為地方政府提供3,500億美元救濟資金,為受困疫情的小企業提供更多資金援助等。

然而,美國真的能夠僅僅依靠這1.9兆美元的紓困資金,就此走出疫情危機?顯然不能,因為美國的問題:服務業困頓、製造業不彰、人民高薪揮霍、長期失業退出勞動市場,…,都不是短期能解。而國際市場在預期美國經濟短暫復甦之後,其實更擔心的是美元濫發所帶來的資產價格暴升、國際金融失序及一般物價膨脹。唯一希望,在這些問題到來之前,拜登政府能拿出系統性的經濟重振計劃、基建投資方案,讓實體經濟有所成長。以此當後盾,上述的問體才能緩解。

的確,10日市場的立即反應就是能源、金融等景氣循環股抬頭,道瓊工業指數全天幾乎一路向上,終場勁揚464.28點,可是之前漲過頭的科技股已經沒什麼表現。這與3月8日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上漲,擔心美元指數回調和資金迴流的股市表現類似。當日亞股及美國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2.41%。前期估值甚高的諸如特斯拉、比亞迪等各類科技股票,以及白酒等概念股票下跌更為明顯。而作為相對於更注重消費、傳統制造業的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德國DAX30指數、法國CAC40指數卻分別上漲了0.97%、3.31%和2.08%。

未來短期股市在美國財政擴張、聯準會持續購債、美元放水的作用下必然會受到再次刺激。儘管有存在「無風險公債殖利率上揚」的顧慮,但是在付出一些避險成本之後,在海量的資金推動下,新一輪的炒作又將開始,並且愈演愈烈。只要估值增長超過通脹預期,整個股市遊戲就可以繼續下去。直至此輪刺激資金的再度枯竭,資本通脹再次向實體通脹擴散。

其實市場已經對2013年美國聯準會準備升息縮表,導致「減債恐慌(taper tantrum)」心有餘悸。當時因為聯準會宣稱準備縮減購債的量化寬鬆規模後,造成資金從新興市場恐慌性撤出,當時新興市場債券殖利率急漲的幅度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新高紀錄,造成了市場極度混亂、恐慌性資金的逃難潮。最近市場對通膨上升的預期,從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升破 1.6%的新高即可見一斑。國際金融協會(IIF)也指出目前全球總負債達281兆美元,較2013年的210兆美元高出70兆美元,因此有人擔心現在的情況可能較2013年時更嚴峻。只要利率上升而令償債壓力增加,所產生的衝擊將相當可怕。

然而,聯準會主席鮑爾2月17日,在聯準會理監事會議上表示繼續維持寬鬆貨幣政策,並且將支持更大的財政刺激計劃規模、維持較低利率水平,繼續購入債務,直至通脹上漲和就業上漲「雙重目標」的實現。3月4日也表示,美聯儲將維持寬鬆貨幣政策,但目前不會採取措施應對長期債券收益率上升。財長葉倫則一再強調只有推出拜登紓困案才能救美國經濟,而且政府有許多政策工具去對付通膨。

準此,可以看見美國政府是自救為主,自掃門前雪,不管國際市場的未來。一般投資人要小心的是目前可以有賺錢的機會,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小心當到最後那隻白老鼠。而且由於市場上的資金氾濫,也有人為的炒作,製造風吹草動,容易看不準,操作難度也因此大大提高。上策是小心為上或交給專業投資人。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