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忽視列匯率操縱國的風險

近年來,匯率已經成為美國對外的重要工具,藉由指控他國為匯率操縱國,逼迫他國進行談判。圖/本報資料照片
近年來,匯率已經成為美國對外的重要工具,藉由指控他國為匯率操縱國,逼迫他國進行談判。圖/本報資料照片

我國為了突破貿易邊緣化危機,主動開放美國含「萊克多巴胺」豬肉進口,稱是解除台美貿易障礙的「關鍵的一步」,目的就在於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然匯率操縱國則可能成為台美BTA的新障礙。

去年12月台灣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匯率操縱觀察名單,3月10日中央銀行楊金龍總裁赴立法院財委會進行業務報告時,總裁坦言有可能遭美國進一步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也強調不至於有立即影響,不必太過擔心。央行恐過於輕忽此問題,若被列入衝擊不容小覷。

列匯率操縱國機率大增

美國財政部每半年發布一次匯率報告,通常在4月與10月向國會提供報告。去年我國已被列入觀察名單,這是1988與2017年後,第三次列入。其法源為2015年《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提出三項量化指標包含:一、順差逾二百億美金;二、經常帳順差超過GDP 2%;三、持續性對外匯市場進行單方面干預,超過GDP 2%。

楊金龍總裁坦承,我國三項標準都已符合。但認為是因為COVID-19疫情與美中貿易戰的影響,造成我ICT產品的需求暴增,以及各國央行祭出量化寬鬆政策,導致資金到處流竄,美方不能適用過去的標準來判斷。總裁道出台美順差擴大原因,似乎避重就輕,沒有提到美方最重視的第三個標準-匯率干預的狀況。根據央行提供的報告顯示,去年央行淨買匯金額達391億美元,占我GDP的5.84%,幾乎是標準2%的三倍。

匯率成為美國貿易武器

從我國立場來看,央行為了匯率穩定,進行必要的調節,以免危及我國的金融穩定與產業競爭力;惟從美方的觀點,卻是我國刻意壓低匯率,偏離本國經濟正常的水準,藉以提高出口競爭力,導致台美的順差擴大。

近年來,匯率已經成為美國對外的重要工具,藉由指控他國為匯率操縱國,逼迫他國進行談判。最著名的案例,就是2019年川普政府將中國大陸列為匯率操縱國,不過若仔細分析相關數據,其實當時大陸僅符合第一項標準,財政部原本勉強地將其納入較輕的匯率操縱觀察名單,後在川普的壓力下,才提高至匯率操縱國。

我國應謹慎因應

現行法似乎並沒有明定被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效果,根據過去的經驗,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與美國進行談判,這也是楊金龍總裁會說,倘被列入央行第一時間會與美國磋商,應不至於有立即性影響。不過美方將會要求我國進行改善,並停止干預匯市,若仍未改善,美國就可能祭出報復措施,包含作為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的重要依據。

在此壓力下,央行未來在外匯市場的動作需更為小心,避免再被美方貼上干預匯市的標籤。在疫苗施打進度超前,美國經濟開始復甦,資金回流美國,美元轉趨強勢之際,理論上台幣應朝轉向貶值,卻蒙受美方升值壓力,徒增央行操作的難度。

另外,儘管台美關係大幅邁進,美國未必會輕輕放過,仍可能藉此檢討二國的經貿關係,對我輸美產品啟動雙反(反傾銷與反補貼)調查,要求我開放更多的市場,及半導體等關鍵產業供應鏈赴美設廠等。

第三,拜登即將推出擴大基礎建設,落實「重建美好」(Build Back Better Plan)計畫,包含節能減碳等台灣擅長的相關產業,若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就有可能拒絕我國參與美國政府採購標案,台灣將無法參與美國此一龐大商機。

最後,我國為了突破貿易邊緣化危機,主動開放美國含「萊克多巴胺」豬肉進口,稱是解除台美貿易障礙的「關鍵的一步」,目的就在於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然匯率操縱國則可能成為台美BTA的新障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