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還是賭場?

市場還是賭場?
市場還是賭場?

文/于國欽

全球經濟漸露曙光,但美國無限量化寬鬆(QE)所創造的巨量熱錢也蠢蠢欲動,繁榮與泡沫參差其間,所有國際初級原料已開始大漲。

近期榖物、金屬及原油等初級原料的國際行情大幅上揚,人們都說這是全球經濟復甦,需求升高,在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調節下,價格自然逐月走高,然而這恐非事實。

歷來初級原料大漲,總有些似是而非的說法,十多年前當鎳、鋅、銅、鉛一路狂漲,人們說這與中國大陸的崛起有關,2007年榖物價格上漲逾倍,則說這是全球發展生質能所致,晚近鎳、銅行情走高原因又是什麼?專家說這是拜電動車的發展所賜。事實上,這些說法只是國際資金炒作行情的藉口罷了。

炒作偽裝成市場機制

最好笑的是原油,十多年來原油飆漲的理由無奇不有,非僅俄羅斯總統普丁震怒、北韓試射飛彈、委內瑞拉罷工、阿拉斯加油管破裂可以讓油價大漲特漲,就連墨西哥灣的熱帶低壓(還未形成颶風),也足以讓原油的行情連日狂飆。這哪是油價上漲的理由?說到底,這根本是投機客炒作的藉口。

我們觀察2000年以來各類初級原料價格變化,非常驚人,鎳於2007年一度狂漲至每噸近5萬美元,金融海嘯後不到1萬美元,今年初又直逼2萬美元,跌宕起浮之大,若非熱錢炒作,何以致此?再以原油而言,美伊戰爭前不到30美元,隨後連年狂飆,2008年升破130美元,去年初受疫情影響跌破20美元,今年以來又三級跳,如此大起大落,自然是國際資金追高殺低的傑作。

至於榖物也是如此,黃小玉(黃豆、小麥、玉米)的行情雖不像原油及金屬變化如此猛烈,但漲跌也經常跌破專家眼鏡,糖價、棉花亦復如此,2003年國際糖價大跌,次年又大漲,引來不小民怨,台糖公司當年發布新聞稿如此敘述:「由於國際糖價上半年不正常的下跌,致使目前國內糖價每公斤僅10.5元,半年來由於國際糖價已呈回升趨勢,估計明年元月一日將調漲50%。」

輸入性通膨箭在弦上

國際油、糖、棉花、榖物、金屬等大宗物資的行情如此大起大落,也許有人會說,這是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調節使然,事實不然,這麼波瀾壯闊的變化,這根本是國際投機客炒作所致,這是賭場而非市場,投機客以自由化之名行投機之實,以避險之名行恣意炒作,炒匯、炒股、炒銅、炒糖、炒棉花、炒原油,市場為之翻雲覆雨,經濟為之風聲鶴唳,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網路泡沫、2008年金融海嘯皆是國際投機客貪婪炒作所釀成的悲劇。

如今全球經濟漸露曙光,但是美國無限量化寬鬆(QE)所創造的巨量熱錢也蠢蠢欲動,繁榮與泡沫參差其間,所有國際初級原料已開始大漲,在巨量熱錢追逐下,這些農工原料未來的走勢會否像昔日這麼瘋狂,殊難逆料,而隨著原料價格大漲,生產成本增加,新一波的輸入性通膨已箭在弦上,不容須臾大意。

亞當斯密談的那隻看不見的手是市場,但如今國際投機客伸出的那隻手所創造的是賭場,兩者形似而神異,不可不明辨。

▎ 美國因應金融海嘯,自2008年底~2014年底實施三輪的量化寬鬆(QE),分別是2008年12月QE1、2010年11月QE2、2012年9月QE3,釋出2.5兆美元,2020年3月因應疫情實施無限量QE,迄2021年2月已為市場注入3.7兆美元。

▎ 亞當斯密說,在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下,人們追求各自利益的同時也有效促進了社會利益。凱因斯則警告:「投機者若只是企業穩定發展水流上的泡沫,那未必會釀出禍害,然而一旦企業成為投機漩流上的泡沫時,那就嚴重了。當一國的資本市場變成賭場的副產品,那就不妙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