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台灣產業的機會 與香港合作的可能

國際金融中心的排名,香港名列第3。圖/中新社
國際金融中心的排名,香港名列第3。圖/中新社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於13日施政報告中,發表設立「一帶一路」專項辦公室,以統籌香港各部門資源,銜結跨境項目,以發揮香港優勢。「一帶一路」沿線36個國家的工商協會,於2015年12月在香港發起成立絲綢之路國際總商會,以香港為商機中轉中心。

 筆者年前耶誕假期與香港金融業及相關專業人士,針對港府如火如荼進行的「一帶一路」何以機轉成商業活動,進行對話討論。從台灣的觀點出發,「如何從一帶一路的框架下,檢視台灣產業的機會以及與香港合作可能」,作成摘要如下:

 台灣不是亞投行的會員國,但是台灣在國際貿易以及產業國際化有長足的經驗與人才。尤其是一帶一路是個龐大的計畫,如果中國要走出去,台灣可以協助的地方很多;特別是人才方面。

 舉例而言,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與某些國家地區關係敏感,例如越南、菲律賓等,台灣(產業)可以第三者的方式出現。亞洲風險金融智庫主席鄔思彥指出,台灣企業在東南亞、中南半島投資甚早、中國企業是循台商足跡到這個區域。很多中國在越南的工廠的經理階層都來自台幹,台灣企業與大陸企業關係緊密,東南亞的中資,沒有台商合作很難生存。

 另外就是金融產業,台資銀行進入東南亞地區遠較中國早;隨著台商自大陸轉進東南亞,近年來金管會推動打亞洲盃政策,台資銀行設立分行尤為積極。一帶一路的主要領頭羊雖為大陸央企主導,但下游及相關產業,台灣產業有極大空間。從原物料如水泥、鋼鐵的供應,生產原物料廠房、工業區的興建,物流產業系統的建立等,即刻需要的貿易融資,台資銀行即可與中國國家銀行聯手合作。如在第三方國家、特別是東南亞、中南半島地區,大陸銀行可以做買方擔保,台資銀行做融資。諸若中國自日本手中搶下與印尼、泰國的高鐵,柬埔寨的高速公路等,其衍生的工程及其相關產業-前者如軌道工程,台灣中鼎公司就有台北捷運、新加坡捷運的統包turn key的豐富經驗。而台資銀行在這些地區也都有分支機構。且與台灣廠商多有深遠的往來關係,在貿易融資上不論外幣、當地貨幣、甚至人民等,均可適時提供所需資金。

 利用香港

 利用香港是台資銀行進入一帶一路的重要聯繫。早年外資進入中國、以及中國走向世界,香港一直是中國對外門戶-大型陸資的上市、人民幣國際化的試點起始等,中國主要銀行在香港都紮有重兵。台資銀行也早在1993年入駐香港,從最早的華南銀行至今多達15家台資銀行在香港設有分行,多年來都是台資銀行最賺錢的海外分行。

 大陸與台資銀行雙方位於香港的分行往來頻繁,再加上2009年簽署MOU、台資銀行登陸對岸後,雙方業務往來接觸更形綿密。雙方可經由在香港的分行統領,例如透過廣大的聯貸案直接對大型案件融資。

 尤其是台資的官股銀行多有參與重大建設的經驗-如早年十大建設、各類型BOT的興建,且多家銀行皆有金控奧援,對於大型計畫融資案件的安排(一般商業銀行融資、證券化、債券發行等各式投融資組合)起步皆較陸銀為先,合作尚可相互輔助。再加上香港採基本法(common law practice),廣為國際接納,對台資銀行而言可使雙方最敏感的政治風險降到最低。

 台資銀行的利基

 鄔思彥分析,大陸銀行開放是學習台灣商業銀行的模式。台資銀行在實際運作實有許多先進的優勢。大陸前銀監會主席劉明康日前來台演說、針對一帶一路對港、台的機會時,即曾表示大陸銀監會制定銀行監理的法令規定時,有許多就是參考台灣的銀行法規及運作。

 其次在亞投行的成員國中,目前除了中國以外,沒有一個華語國家(香港非會員國),新加坡也是以英文為官方語言。姑且不論產業規模,但就產業國際化的程度,台灣遠較中國、新加坡、香港為先。以越南為例,台商就在當地扮演主導的角色。

 鄔思彥說,香港自我界定在一帶一路扮演貿易仲裁中心、物流、專業人才培訓(會計、法律等)。相對於台灣在製造業以及鑲嵌連帶的金融產業,台灣在一帶一路東南亞區域的範疇中,實際運作的聯繫與整合上,有廣大的空間、發揮積極的功能。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