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降準維穩,再來呢?

圖/Unsplash

大陸人行於本周一(2/29)晚間宣布普遍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至17%。人行稱此舉意在「保持金融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平穩適度成長,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估計此次降準大約可釋放人民幣6,000~6,500億元的流動性。

 人行此次降準並不令人意外。大陸2015年經濟成長增速放緩至25年來最慢之6.9%,但除了支持經濟成長外,最重要的應是為了「兩會之維穩」,亦即在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兩會」召開前希望金融市場能夠維持穩定。

 兩會將於3月3日和3月5日在北京召開,今年是「十三五」開局之年,兩會將端出《十三五規劃綱要》。麻煩的是,29日,人行降準前,上證綜指大跌2.86%,創業板大跌6.69%;人民幣中間價29日重貶114個基點至6.5452元兌1美元,為連續第5日貶值,且為7周以來最大單日降幅。

 人行為了維穩而降準,降準消息發布後,在香港交易、反映陸股走勢的恆生國企股指數期貨,果其不然地走揚;在岸及離岸人民幣雖應聲走貶,不過,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1日來到6.5385元兌1美元,較前一交易日升值67基點。

 降準後,大陸未來之各項政策究竟會如何運作呢?

 大陸總理李克強2月29日會見美國總統特別代表、財政部長Jacob Lew時再度重申,人民幣不具備長期貶值的基礎,且中國無意打貨幣戰,因透過貶值刺激出口,實是損人不利己。但他強調,中國大陸正處在經濟轉型和新舊動能轉換的過程中,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還有較大空間,且會更加有力。有些外資金融機構甚且預期,大陸2016年之財政赤字很可能會超過其GDP之3%。

 筆者認為,雖說人行行長周小川曾強調,貨幣政策仍有著許多工具可資運用,但若其在支持經濟成長外,不想打到人民幣匯率,未來大陸支持經濟增長之政策重點應會放在財政政策,原因在於,若即將出爐之《十三五規劃綱要》仍強調「結構調整、創新驅動、轉型升級」之供給側改革,則其應不會允許不利進口之人民幣做更多貶值。

 之前,為對抗游資不斷唱空離岸人民幣,人行在香港持續買入人民幣,導致流動性大緊,而令香港隔夜離岸人民幣同拆利率於2016年1月11日由13.4%飆升至66.8%,創有紀錄以來最高水準。當時,大陸中央高層智囊機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的辦公室副主任韓俊即曾強調,有關人民幣大貶值的預期荒謬可笑;不過他亦警告投資者,謂大陸經濟增速尚未觸底,要對長期的L型復甦做好心理準備。

 換言之,大陸經濟下行之嚴峻形勢仍在,但在新常態下,因不能再依靠低成本出口的發展模式,為了支撐轉型升級,勢必要引入更多優質進口原料及投入,故人民幣較強會有利於其進口及相關投資之進行。

 因此,為避免打到人民幣匯率,未來大陸支持經濟增長之政策應會偏向持續開放、及減稅與增加政府支出之財政政策上。但在中央柴火有限及大陸國債仍有上升空間之情況下,勢須依賴可資發債之資本市場,投資人應可拭目以待。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