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經濟振興與策略布局

美國總統拜登。圖/美聯社

今年三月底,拜登總統提出2022年支出計畫,闡述其優先支應科目和以公司稅開源的預算規劃,正式開啟兩黨協商的第一步。一如財政部長葉倫早先的發言,財政擴張必須要一次做足、一次做大的立場宣示,以期在疫苗注射順勢達標之際,同步帶起消費信心、企業經營與公共建設的擴張性支出。

先前已有的緊急支出,新冠疫情1.9兆美元特別預算,主要針對家庭開銷的挹注和地區性的防疫需求。而下一個年度的預算擴張,金額高達3.2兆美元;公共建設的投資支出,更高達2.3兆美元!主要項目有老舊橋樑、公路等級的提升,住宅改善與資通信、電網等的整建計畫。另外,拜登政府重回到全球氣候協議,令人矚目的考量還包括要補貼新能源汽車在內的綠色新政。

拜登總統的年度預算內容、財源主張和在幕後穿梭的兩黨談判甫一提出,立即引來各方側目與熱切評論。像在柯林頓任內的財政部長,Larry Summers,他對1.9兆美元的移轉性支出,曾大力抨擊過;但對於這次有做好財源規劃的財政擴張,則表達了支持和審慎看好

在白宮會議上,拜登並且責成5位內閣閣員,包括勞工部長、能源部長、商業部長、住宅規劃與運輸部長,分頭與國會議員做溝通。頗為戲劇性的發展則是:共和黨團對此一預算案,雖然公開表示反對;並抨擊無異是大政府、高稅賦的政策大收買。

有趣的是,共和黨在應對上則做出彈性調整,傳言將允許拜登政權延續緊急預算程序,得以再次引用預算修正案的表決方式,在兩黨各半的參議院內,以民主黨的51票單獨通過年度預算案。

共和黨團會做成這樣的善意和禮讓,雖然還不是最後的定案,瞬間卻解決各方擔憂與預算案可能被拖延的困擾:

其一、拜登政權本來就能以51票強行通過這個2.3兆美元的公共建設案,但卻要面對往後兩黨對峙,終而無法再能推動新立法的後續困境。

其二、雖然民意與主流媒體普遍支持以修法,來阻止少數黨派做議事杯葛的冗長發言;但眼前的五五波形勢,修法未必能解決少數黨的激烈杯葛,反倒容易招致自家內部的派系內鬨。一旦意見不合又無法妥協,就有即刻的災難。

其三、從彈劾案輕易脫身了的川普總統,以及正逐步加溫的中、美脫鉤,都需要有清晰的訊息給各方做接收,以免覬覦生非。因此,默認預算案的通過,正營造出兩黨的策略性聯合,於必要時也能捐棄成見、一同攜手對外。

相對於2010年,金融大海嘯之後的全球財政擴張,更在拜登團隊多次表述其中國大戰略之後,分析本基建預算案的總體影響,關鍵在能以赤字支出做成全球生產鏈的異地重建。而這樣清晰的訊息和能以15年公司稅收的財源自償,在在展示美國政府得以跨越兩黨鴻溝,得以在跨國之間能有責任帶領與高瞻的行政遠見;於跨國企業的布局與世界經濟的分流走向,都算是一劑強心針。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