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金融霸權的模式

1945年IMF把美元與黃金掛鉤,各國貨幣再與美元之間訂定固定兌換比率,奠定美國金融霸權地位。圖/美聯社

美國為世界金融霸權,已是多年不爭事實。從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貨幣基金(IMF)把美元視為黃金的唯一替代品之後,美國便擁有了世界金融霸權的冠冕,無論國際局勢如何動盪,任憑美國捅出什麼金融亂子,其金融霸主地位至今屹立不搖。雖然國際上尚有其他國家來勢洶洶地挑戰,但在可預見的短期內,世界金融皇位恐仍在美國掌握之中,難以易主。

美國的金融霸權,早在1945年各國組成的國際貨幣基金(IMF)成立之協議下,把世界軍事第一強國的美國之貨幣與黃金掛鉤,各國貨幣再與美元之間訂定固定兌換比率。這一協定,奠定了美國金融霸權地位,各國皆以美元作為交易支付工具以及外匯存底。雖然後來此情勢有了變遷,目前歐元、日圓、英鎊,甚至人民幣,都成為各國外匯存底之選項,但與美元相較都難以望其項背。以2021年3月台灣央行理事會簡報所搜集之近期資料來看,全球外匯存底組成之美元占比60.5%,全球外匯支付組成之美元占比40.1%,國際外匯交易之美元占比44.2%,其餘國家貨幣之占比相去甚多。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統計,全球外匯市場交易平均每天可達5、6兆美元之譜,如此龐大的資金無遠弗屆地穿流,美元跨洲跨國地交易,其影響力之大自是毋庸贅言。

匯率顯然是美國用來影響他國經貿之利器,1950年代以後各國固定匯率之機制運作數年,發現該制對各國貿易有利有弊,對經濟發展有關鍵性影響。亞洲不少國家乃是在幣值低估的匯率制度下維持對美國大量順差,中南美洲若干國家則在幣值高估下始終大量逆差。1980年代,美國為了解決其長期貿易逆差問題,張起強國威力大旗,對亞洲國家施壓,要求改採浮動匯率。

台幣在美國壓力下緩慢升值,造成資金大量擁入台灣而股市狂飆,導致1989年股市泡沫崩盤。至於日本,更在美國施壓下日圓大幅升值,終致股市破滅泡沫,陷入經濟低迷多年。當時日本乃是世界經濟第二大國、亞洲第一大國,於該次泡沫中金融體系失去調節力道,自此從閃亮巨星的寶座跌落,適逢中國崛起,2010年日本把世界亞軍地位拱手讓給中國。年復一年,美國繼續偵測各國是否干預匯率,每年以301條款伺候,介入各國央行決策。

以華爾街為首的金融中心,一動一靜皆牽動著全球資本市場,拉扯各國股市漲跌。回想1930年經濟蕭條、2007年次貸風暴、2008年金融海嘯,各金融風暴皆從華爾街爆發,席捲全球,造成偌大影響,各國金融市場崩盤錯亂,經濟跌落低谷。美國引起這樣大型的金融風暴,待風暴過後,煙消雲散,各國投資者仍以美國馬首是瞻,把美國公債視為安全性投資標的選項。

其他國家有意角逐金融霸權者,磨刀霍霍,總難如願。歐元於2001年7月整合完畢開始上路,意圖聯合歐洲各國來對抗美元。然而,儘管歐元區內貨幣已經統一,只要離開歐元區,則須賴美元交易,無法與區外活躍的美元較勁。國際上,欲成為金融霸權,須具備若干條件,包括貨幣地位受到全球認同、對他國匯率制度具有干預力、資金交易規模雄厚、資本市場波動足可撼動全球等等。這些條件的基礎,在於國際化的貨幣、自由化的金融市場,以及全球化的資本市場。目前與美國對峙的中國,其人民幣交易與金融體制,採行逐步逐時的開放與試點步驟,距離完全自由化與國際化,尚有一大段路要走。

要邁向金融強權,需先有強勁的經濟實力、產業活躍力、科技領航力。美國的金融與其經濟強權緊密相聯,想上擂台挑戰的其他國家,若短期無法實現足以抗衡的金融實力,便需加速致力於經濟、產業、科技方面之奠基、扎根、拓展、躍進。吾人可以看到,不少強國明爭暗鬥,正朝此方向奮力前進。拜登作為美國新領袖,如何揮灑強國大旗,繼續長期保有其金融與經濟大國的地位,世人正睜眼凝視。不可諱言地,美國在數次金融風暴中失控,以及川普對國際組織的輕蔑之後,多少使得其他國家開始思考未來全球領導國家誰屬的問題。強國之爭,剛克柔克,乃世紀之戰,永無停歇。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