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緊張卻可預測的「拜登新秩序」

觀察「拜登新秩序」,可從與美國關係緊張的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右)近兩個月與白宮的互動見端倪。圖/美聯社
觀察「拜登新秩序」,可從與美國關係緊張的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右)近兩個月與白宮的互動見端倪。圖/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從1月20日宣誓就職即將屆滿半年,他與前任川普總統截然不同的外交戰略與戰術也逐漸展露清晰的面貌。一個比川普時代更可以預測,對戰略對手看似立場強硬、卻能避免誤判,對美國盟友關係更加緊密的「拜登新秩序」已經浮現,這對夾在中美戰略對決之間的台灣,是個值得期待的正面發展。

拜登在最近展開一連串的外交訪問,先是上周五(11日)前往英國參加七大工業國(G7)峰會,這是七大工業國領袖(美、英、德、日、法、加、義,外加歐盟主席)兩年來第一次的實體會面,而且各國領袖活動都不用戴口罩,對於宣示全球疫情解封有高度的意義;拜登接著出席本周一(14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高峰會、以及參加歐盟峰會會見歐洲各國領導人。更引人注目的是,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丁選定在6月16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兩國領袖峰會。

從4月16日,日本首相菅義偉訪問白宮,成為拜登就任後首位接待的外國領導人,5月21日,立場反美的南韓總統文在寅飛至華盛頓與拜登舉行高峰會談,而關係緊張的中美兩國,也從外交與貿易兩條戰線的一級官員展開會談,中國與美國外交層面的對談劍拔弩張,互不相讓,但是由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財政部長葉倫的密集會談,則為雙方奠定理性對話的基礎,重新開啟了停滯一年半的中美貿易對話。

接續拜登6月的歐洲訪問行程,7月15日德國總理梅克爾將飛到美國,成為拜登上任後在白宮會見的第三位國家領導人,拜登親自迎接梅克爾,除了是向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致敬,更是重新接回美國與德國盟友關係的重要訊號。我們從拜登一連串脈絡清晰的國是訪問安排,以及與俄羅斯、土耳其等國領袖展開會談所畫下的紅線,看出拜登總統試圖在日益極端對立的國際舞台上,強化盟友關係,建立相對清晰、可以預測、能夠藉著談判避免意外的新秩序。

觀察推動「拜登新秩序」,從與美國關係緊張的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過去兩個月與白宮的互動,可以見到端倪。拜登上任三個月後,直到4月23日才首度與艾爾段通上電話,但是這第一通電話拜登就宣示美國認定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至今已經106年的亞美尼亞大屠殺為「種族滅絕」。

艾爾段當然知道拜登踩著一百年前的「種族絕滅」是在為展開雙方談判畫下底線,但是他仍然對媒體說:「除了擁護亞美尼亞之外,你們都沒有其他問題要處理了嗎?」藉此強化他的談判籌碼,5月中旬美國批准出售7.35億美元的軍火給以色列,艾爾段再用「雙手沾滿鮮血」批評拜登在加薩走廊激烈衝突中支持以色列。但是艾爾段在劇烈言詞的同時,檯面下積極努力改善對華府的緊張關係,並且與其他西方盟國積極接觸,最終在即將舉行的NATO領袖峰會中完成與拜登總統首次會面,成為全球極少數與拜登舉行一對一峰會的國家領導人。

拜登與普丁在6月16日舉行的日內瓦峰會,更具有高度的戰略意義,在美國與中國爭霸的情勢下,普丁擁有極為微妙的籌碼,而俄羅斯介入美國總統大選事件,又成為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最難以處理的矛盾。因此拜登與普丁能夠舉行一對一的領袖會談,對雙方無疑都是一個同時充滿風險與機會的政治賭局。

普丁在日內瓦峰會之前,特別接受美國媒體的專訪,他傳達的訊息是,川普是極為特別、才華洋溢、色彩豐富的領袖,相對之下,拜登是一生都在傳統政治圈內的職業政治家(A Career man),不會像川普那樣經常因為衝動而做出意外的決策。普丁對美國記者說,他期待與拜登「從低點展開雙方的對話」。普丁的態度,與一周前克林姆林宮發言人所說,美俄兩國關係惡劣,因此「領袖峰會成為防止兩國關係降級的唯一方法」一致。

中美大國角力下,全球地緣政治戰略正面臨劇烈的挑戰,我們從拜登密集的外交布局可以看到,一個承認彼此差異,紅線清楚,卻又避免意外衝突的新秩序正在快速重建,這是過去半年拜登總統與布林肯國務卿等美國外交團隊全力打造的新局,逐漸清理川普所留下混亂的戰場,在彼此對立的衝突中尋找低盪、但是可以緩和焦躁的鏈接點,這對夾在中美兩國之間、擔心意外衝突的台灣,應該是極為正面的發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