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大陸自貿區戰略及對台灣影響

福建自貿區和海南自貿港其未來發展,台灣應審慎面對。圖為海南自貿港。圖/中新社

文/黃健群 工業總會大陸事務組組長

今年1月,吾人在本刊分析了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自貿區)的發展趨勢。時序推移迄今,一方面台灣正籠罩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陰霾下;對岸的中國大陸,在疫情相對得控的景況下,除了經濟進一步復甦,作為展現其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企圖心的自由貿易試驗區(自貿區),也持續推進。本文延續前作,除再論大陸推動自貿區戰略,並探討其對台灣可能的影響。

大陸推動自貿區戰略目的

大陸官方強調,建設自貿區是「推進改革開放的重要戰略舉措」。歸納來看,大陸迄今推動的21個自貿區主要有三大目的:首先,作為對外開放的平台。大陸自貿區採取的是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外商投資管理模式;其透過不斷縮小投資負面清單及減少投資限制,擴大吸引外資。大陸自貿區設立至今,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由190項減至30項,減幅超過八成;限制投資措施由152項減至12項,減幅超過九成;投資禁止措施由38項減至18項,減幅超過五成。根據官方數據,這些開放舉措確實促成更多外資流向自貿區。

其次,作為深化改革的試點。大陸強調自貿區為「改革開放的試驗田」。因此,近年來自貿區推動了包括投資管理、貿易便利化、服務業開放、金融創新、監管方式、人力資源等各方面的制度創新,並將試驗成功的制度推向全國。大陸官方指出,「十三五」期間大陸自貿區就創造了2,800多項的制度創新,而其中被複製推向全國的就有173項。可以說,自貿區是大陸第二次改革開放的據點。

最後,作為產業升級的示範區。大陸遍及各地的自貿區,各有任務及側重產業。舉例來說,最早成立的上海自貿區,主要是為了與國際接軌,因而重點發展金融、航運和商貿等產業;北京自貿區是要成為具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同時成為服務業擴大開放先行區,因此重點發展高科技產業和服務業;而海南自貿港主要是要成為大陸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對外開放門戶,因而旅遊、現代服務、高新技術成為重點發展產業。

大陸規劃以福建、海南對接台灣

 台灣對大陸自貿區應有全面的關注。但戰略上與台灣對接的福建自貿區和海南自貿港,其未來發展,台灣更應審慎面對。

大陸當局強調,福建自貿區主要任務為「深化兩岸經濟合作」,因而應當成為「台資台胞登陸的第一家園」。根據官方資料,在例如「對台職業資格採信」等諸多「惠台」政策推動下,福建自貿區2015年設立迄今已吸引了近三千家台資企業進駐;同時,百餘位台灣專才進入福建事業單位、行政機關工作,更有數百位教師在福建高校任教、超過兩萬人到福建就業創業、實習。而為了進一步推動「閩台融合」,福建今年一月再公布所謂的「225條」,除了台企能就地轉為陸企,更強調台資台胞在福建自貿區能夠享有更多的國民待遇。

至於海南自貿港,被大陸當局賦予要加強與台灣在教育、醫療、現代農業、海洋資源保護與開發等領域合作的任務。去年六月海南由自貿區升級為自貿港後,包括稅務、投資、人才、運輸、金融、產業等方面的政策更加開放;今年六月十日,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再通過〈海南自由貿易港法〉,讓海南不但成為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港,也將進一步成為獨立關稅區。

市場磁吸力不應輕忽

雖然福建、海南,甚至其他自貿區不斷朝向自由化發展,但由於大陸自貿區主要仍由政府而非市場引導,因而存在獨立司法體系缺乏、資本流動不夠自由、貨幣兌換不夠便利、資訊開放不夠完全等問題;再加上績效導向所導致的掣肘,使得大陸自貿區內和區外、甚至各自貿區之間,會為吸引外資而形成競爭關係。這些障礙,都影響了自貿區的成效。

然而,屬於「境內關外」的自貿區,是目前大陸最具政策優惠和規則的制度試驗區;在自貿區內從事加工後出口的產品不但免稅,由境外進口產品到自貿區後內銷,同樣也享有免稅優惠。因此,對台先試先行的福建自貿區,將可能成為台商搶占大陸內需市場的橋頭堡;而作為鏈結東協的海南自貿港,將在RCEP生效後成為台商前進東協的跳板。換言之,雖然大陸自貿區仍存在諸多問題,但其蘊含的市場磁吸力,對台灣甚至兩岸經貿可能造成的結構性影響,絕對不可輕忽。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