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鴿轉鷹」的口頭宣示與實質行動

聯準會主席鮑爾已鬆口,聯準會官方已經開始討論逐漸縮減量化寬鬆操作。圖/美聯社
聯準會主席鮑爾已鬆口,聯準會官方已經開始討論逐漸縮減量化寬鬆操作。圖/美聯社

上周五美國道瓊工業指數大跌逾533點或1.6%,全周重挫3.5%,寫下2020年10月以來最大跌幅,標普500指數周線也下跌1.9%,創下今年2月以來最大跌幅,觸發重挫的是聖路易斯聯準會總裁布拉德(James Bullard)接受CNBC的訪談。布拉德是聯準會決策官員中指標性的「鴿派」,過往每次在市場出現震盪時,往往由布拉德出面安撫,但是他這次「由鴿轉鷹」,認為通貨膨脹比原本預期要高,原本訂在2024年3月的升息目標日,可能必須提前一年多,甚至在2022年底就會開始首度升息。

聯準會從上周三起,連續發表令市場驚訝的提前升息訊息,上周三聯準會主席鮑爾首度鬆口,證實聯準會官方「已經開始討論」逐漸縮減量化寬鬆操作(tapering),探討無限制量化寬鬆的購債操作何時開始退場,不到兩天,布拉德緊接著在CNBC透露美國央行關注通貨膨脹力道高過預期,可能提早啟動退出量化寬鬆、並且提前升息等,觸發股市出現沉重的賣壓。

不過,聯準會目前只是口頭宣示,實質操作仍然繼續大量放水。鮑爾所領導的聯準會一向被認為「沒有鷹派存在的環境」,參與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利率決策會議的聯準會官員們,只有溫和的鴿派與極端鴿派,不會在經濟剛剛復甦的初期就祭出讓市場驚訝的緊縮政策,只是透過早期預防性的討論,釋放訊息避免市場炒作氣氛過熱,並且澆熄蠢蠢欲動的通貨膨脹預期。

因此上周五雖然道瓊指數大跌,但是債券市場十年期政府公債收益率下跌至1.438%,是今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準,而短期國庫券的利率繼續維持在趨近於0的水平,而負責市場操作的紐約準備銀行則以0.05%的利率,較日前的零利率略為拉高5個基本點的水準,進行隔天期市場逆回購操作來釋放資金,用以完成7,560億美元的鉅額債券標售。總體來說,市場資金極為豐沛,聯準會沒有任何轉向的跡象。

事實上Fed的資產負債表在上周三的6月16日,剛剛突破8兆美元大關,達到8兆640億美元,單周繼續增加了1,120億美元。與2019年9月相較,Fed的資產負債表膨脹超過一倍,前後僅用了21個月就狂印4兆美元,其中有3.75兆美元都是為了因應COVID疫情造成的經濟封鎖增加的。

如果再仔細探究單周新增1,120億美元的內容,可以看到其中有240億美元是增持了美國國債,另外高達840億美元則買進不動產抵押證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MBS),在聯準會8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上,政府公債存量高達5.15兆美元,處於穩定增加的趨勢,而MBS的存量2.33兆美元,Fed的操作是有買有賣,雖然一周增加了840億美元,但是相較於一個月前則只增加500億美元。

另外,Fed資產負債表增加主要來自財政部的紓困與經濟振興需求,從COVID爆發之後,美國財政部增發了3兆美元的政府公債,幾乎全數被聯準會買回,也就是貨幣化了,而財政部增發國債取得的資金,則以「國庫支用帳戶」(Treasury General Account, TGA)存放在紐約聯邦準備銀行。

TGA帳戶餘額是非常重要的觀察點,去年7月這個帳戶餘額一度高達1.8兆美元,顯示在川普政府的後期,紓困計畫所取得的大量資金並沒有被財政部支用,而是閒置在TGA帳戶中,葉倫上任後加速將紓困金依照計畫撥放,並且宣示將在今年6月底,將TGA帳戶餘額降至5,000億美元。

財政部在短短幾個月內將超過1兆美元的資金,從聯準會的TGA帳戶發出,流入私人經濟部門,是過去三個月造成大宗物資炒作熱潮的因素之一,不過到上周五TGA帳戶餘額剩下7,650億美元,財政部造成的資金狂潮已經進入尾聲,我們也看到在中國政府全力打壓之下,大宗物資的炒作熱潮顯著回跌,關於通貨膨脹議題的炒作也將告一段落。

根據本報報導,本周將會有大量的Fed官員發表公開談話,包括周二鮑爾將出席國會發表對疫情與經濟的看法,另外紐約準備銀行總裁威廉斯(John Williams)、舊金山聯準銀行總裁戴莉(Mary Daly)、克里夫蘭聯準銀行總裁梅斯特(Loretta Mester)、聖路易聯準銀行總裁布拉德(James Bullard),與亞特蘭大聯準銀行總裁波斯提克(Raphael Bostic)都有公開演說的行程,加上周五核心通貨膨脹(PCE)的公布,可以預期金融市場整周都將籠罩在聯準會政策轉彎、由鴿轉鷹的不確定氣氛中。

核心物價指數PCE的上漲是聯準會決策的關鍵,目前3.1%的年增率是1992年以來最高點,而過去兩個月的增速則是1980年代以來從未見過的動能,這也是鮑爾釋出討論減緩購債操作、以及布拉德明確表達可能提前升息的主要考量。目前聯準會的寬鬆政策並未有實質的變動,但是PCE的增幅如果長期高過聯準會原本的預期,那麼聯準會的鴿轉鷹,將可能由口頭宣示轉為實質行動,機率雖然不高,卻是金融市場最擔心的發展。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