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國家建立新冠疫苗供應鏈漸顯成效

泰國目前進行三款疫苗研發,宣稱其中Chula-Cov 19疫苗有望成為第一個東南亞自行研發生產的mRNA疫苗。圖/美聯社
泰國目前進行三款疫苗研發,宣稱其中Chula-Cov 19疫苗有望成為第一個東南亞自行研發生產的mRNA疫苗。圖/美聯社

文/徐遵慈 中華經濟研究院臺灣東協研究中心主任

東協國家自去年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著眼區域內6.7億龐大人口可能陷於醫療資源不足的困境,陸續與周圍國家及美、歐國家展開防疫合作,同時著手改善區域內防疫物品與藥品的跨國流通,並以建立在地化醫藥品供應鏈為目標。雖然一部分東協國家自今年4月陸續出現新一波的嚴峻疫情,但因歐、美、中、俄等國研發的多款新冠疫苗已陸續在東協建立在地臨床實驗、技術移轉、灌裝、生產等合作,未來東協除可逐漸供應一部分本地需要的疫苗外,也可望在疫情後轉型成為全球最新崛起的新冠疫苗生產與供應中心。

東協國家自2020年2月起陸續爆發疫情後,除採取邊境管理、封鎖或移動限制等措施以防止疫情擴散外,亦透過東協與「東協加三」機制,加強會員國間及與中、日、韓間防疫合作。更重要者,由於東協國家經濟潛力龐大,且早已是重要的亞洲工廠,再加上東協位居歐美國家對抗中國大陸的前沿地理位置,具有重要地緣政治地位,因此美國、歐盟國家在2020年已紛紛加碼提出多項對東協援贈、合作倡議,以對抗中國、俄羅斯對東協實施「口罩外交」、「疫苗外交」等影響力。

東協在2020年4月召開東協特別峰會,會後發表《東協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特別會議宣言》,宣示東協將加強公衛合作、維持藥品和食品等重要物資的貿易暢通、強化疫苗與藥物研發、強化區域供應鏈的彈性和永續性、及成立冠狀病毒東協應變基金(COVID-19 ASEAN Response Fund)等。

時隔一年,東協領袖的指示已陸續展現成果。以新冠疫苗生產為例,雖然當前一部分東協國家再次爆發嚴重疫情,凸顯疫苗短缺的重大危機,但也喚起歐美國家警覺到必須加快疫苗供應鏈多元化的腳步,使得東協成為歐美國家對抗中俄「疫苗外交」的重要戰場。截至目前,東協國家陸續與中俄陣營及西方陣營建立疫苗供應鏈合作。其中,印尼、馬來西亞與中國科興疫苗進行臨床實驗、研發與生產合作;越南與俄羅斯衛星五號(Sputnik V)疫苗合作,獲得技術移讓,在越南生產疫苗;菲律賓亦與俄羅斯合作發展疫苗。另一方面,新加坡4月宣布法國藥廠賽諾菲(Sanofi)將在新加坡設立疫苗生產中心,5月宣布德國BioNTech將在新加坡建立新亞洲總部,生產mRNA疫苗;泰國則與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合作,成立東南亞唯一生產中心。除此之外,日、韓亦鎖定東協為未來疫苗實驗或合作夥伴。

在國產疫苗研發方面,泰國目前進行三款疫苗研發,宣稱其中之Chula-Cov 19疫苗將有望成為第一個由東南亞自行研發與生產的mRNA疫苗。越南則透過企業與軍方合作研發國產疫苗Nanocovax,已在6月中旬開啟第三期臨床試驗,預計越南政府將在年底前緊急批准使用。

除戮力爭取建立疫苗供應鏈外,東協國家深感維持貿易與投資暢通對振興疫情後經濟與建立防疫產品供應鏈的重要,因此自2020年推動多項合作機制,包括在2020年11月於東協經濟部長會議期間,簽署「執行必需品非關稅貿易障礙措施之諒解備忘錄」,將取消涵蓋食品、藥品、醫療及其他必需品共計約152類產品在東協國家間流通的貿易障礙,另外也在2020年11月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預計如於2022年初順利生效實施,將根據談判承諾,優先調降如疫苗、防護衣、藥品原物料等抗疫產品關稅至零關稅。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