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的全球在地化

台積電超凡卓越的經營管理,不斷拋開競爭對手、在晶圓代工市場造成寡佔中的幾近獨佔局面。圖/本報資料照片

大摩於6月中以先進製程需大規模資本投資,導致毛利率下滑,加上中國 5G 智慧型手機市場銷售成長停滯、將影響零組件的發展等理由,調降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的投資評等,目標價由原本每股 655 元下修至每股 580 元,一片譁然中,贊成與反對陣營的各種分析與推估紛紛出爐。

台積電之所以受矚目,源自於30年來全球半導體產業分工的結構效益,加上台積電超凡卓越的經營管理,不斷拋開競爭對手、造成寡佔中的幾近獨佔局面。台灣在下游封裝測試的助攻亦功不可沒,加上今年產值可能達台幣11,133億元的IC設計業,夢寐以求的一條龍產業結構沛然莫之能禦。

2020年全世界半導體市場規模達4,400億美元,在資訊社會2.0的時代,從ICT到IOT推升了半導體的應用與需求。根據世界貨幣基金(IMF)的報告,2020年全球GDP衰退3.3%,但半導體產業卻逆勢上揚;台灣半導體優於全球,在2021年還是一路走高,根據工研院發布的台灣製造業產值追蹤研究成果,估計全年產值可達台幣3.8兆元,年成長率達18.1%。半導體下游業者在疫情肆虐期間,數據流量大增,電腦、伺服器需求大幅增加,加上5G商轉、汽車產業大舉敲進電動車以回應碳中和目標,遍地開花的產業應用在在都帶動新的半導體需求,需求大增帶動一路暢旺就不意外了。

但天下事合久必分,集中的分散未來結合智慧製造的技術發展,將成為不可迴避的課題。

其一,中國大陸的佈局舉步維艱。中國在2020年進口3,500億美元的半導體(佔全球產值八成),不止高於石油進口金額,甚至飆高至其一倍之多了,自然也是5G新時代的物聯網需求帶動所致。若細就其組成,扣除「封測加工之後再出口」部位,中國大陸廠商沒有使用那麼多半導體,根據電子時報黃欽勇社長的分析,中國市場佔全球市場約60%,但中國業者佔全球36%,24%是外商貢獻。進一步分析其附加價值率,中國在高科技領域被「掐脖子」的態勢明顯,如何建構具備社會主義特色的半導體市場經濟,還有很大的缺口。筆者曾於裝機時期造訪台積電南京廠,今年遭到中國網民出征的台積電,能不能享受中國市場的紅利,仍在未定之天。此外,受限資安挑戰,台灣半導體產業與中國半導體產業基本上涇渭分明,防火牆建得比絕緣體還嚴密,雖然都掛著台積電的招牌,跨區域的智慧製造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更別說享有全球在地化的綜效優勢。

其二,非中市場的佈局受到政治經濟的牽動甚為明顯。不僅過去一年在一中架構限制下,非政府之間的互動浮上檯面,且引發各國媒體爭相報導。「我驕傲」的聲浪一時甚囂塵上,殊不知背後當事人的決策壓力並不包括長期抑鬱、被打壓後喊爽這一個層面。美國、日本、歐盟絡繹不絕於途的邀約,牽動經營高層的績效考量,全球因物聯網成長而大幅帶動的半導體需求固然提供了一個難得一見的際遇,但在與當地供應鏈銜接的各個環節需要經過縝密構思設計,才能對個別業者或在地經濟產生持續推升的動能,而個別產業的全球佈局往往又與在地社會與政治有扞格之處,全球佈局的糾結千絲萬縷啊!

除了超過21億未發行股數可以為台積電充實彈藥庫,作為開疆闢土的資源補給外,各國為爭取前往設廠而祭出的投資獎勵,一定包括租稅優惠與市場准入的條款,都可成為台積電的談判籌碼。目前台積電在亞利桑那州的建廠已經帶動我國設備業者的國際化佈局,但「母雞帶小雞」的效益不只供給端,在創新效益上,台積電可以槓桿美、德兩大汽車的造車工藝,帶動台灣車載資通訊廠商一步到位串接起如火如荼發展中的電動車供應鏈,其中以台灣在地觀點能有所期待的IC設計產業就絕對不止30%的增長,而軟體與系統整合業者也在數據驅動與半導體生態系協作下,締造全面翻轉的產業變革並非癡人說夢。此外,智慧醫療在新冠疫情的催逼下,早有業者佈局跨產業的服務系統,算力、算法、醫療專業、金融系統的串接,希望能克服人類層出不窮的公衛挑戰。其他由半導體所帶動的創新與產業發展就不在話下了。

台積電一檔股票曾佔台灣股市交易金額三成,對台灣資本市場而言並非健康的現象,所以大摩調降目標值,受損的不僅是股民的預期報酬,也是台灣產業的資本形成。基於分散風險的原則,持股近八成台積電的外資法人股東,也不大可能在各國缺晶片的短期窘境與中期結構中,不出手影響以台灣人為首的經營決策。當台積電的全球在地化不在僅限獨樹一幟的半導體產業,進而外溢帶動台灣產業全球在地化,將在全球市場與產業典範轉移之際,以智慧製造技術深化與在地經濟的鏈結,成為由台灣視角所開創新一輪的競爭優勢。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