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是全球追求「碳中和」的「化外之民」?

歐、美甚至大陸都已提出實現「碳中和」的時程,台灣卻仍沒有可供各行各業依循的具體目標與時程!圖/美聯社
歐、美甚至大陸都已提出實現「碳中和」的時程,台灣卻仍沒有可供各行各業依循的具體目標與時程!圖/美聯社

自期成為全球對抗氣候變遷領頭羊的歐盟,於14日公布「綠色經濟方案」,首開全球先例,未來將依據產品生產時的排碳量,分別對進口商品加徵進口關稅,以及修改「碳排放交易體系」(ETS),鎖定能源、工業、運輸與家庭等高碳排放量的領域,要求相關業者購買碳排放許可。

解讀此方案之所以優先鎖定此四大領域,除了期望在能源領域,能夠讓歐洲的電力業進一步朝綠能發電轉型之外;在工業生產領域,歐盟也有意透過提高二氧化碳排放標準以達到2030年全面禁售汽油、柴油車的目標。而除了燃油車之外,再加上飛機及船舶等運輸業,合計約占歐盟整體碳排放量的四分之一,因而也將分別對飛機燃料課稅,以及要求高污染的航運業者必須購買碳排放許可,為自己製造的污染付出代價。至於家庭之所以也納入規範對象,則因歐盟一般家庭的碳排量占比達三分之一,主因就在於許多民眾慣於使用石化燃料供熱。因而彙總起來,即在新方案中把要求企業與家庭採用潔淨能源技術列為重中之重。

儘管歐盟執委會依循到2030年時減碳55%的設定目標,公布了此一綠色經濟方案,但除了行政程序上仍需經歐盟各加盟國政府與歐洲議會的討論通過才能生效外,在方案所設定的減碳目標,以及規範適用對象方面,也分別存在不小的爭議。

例如歐盟矢言要在2030年前將溫室氣體排放量達到減少55%的目標,就被部分歐洲環保團體質疑,認為仍不足以達成巴黎氣候協定抑制全球暖化的目標,以及扭轉氣候變遷造成的全球乾旱和海平面上升等問題,因而主張歐盟應該將2030年的減碳目標提高至65%。

相較於環保團體對於減碳目標偏低的質疑,首度被納入ETS機制的航運業,則也在第一時間引發歐洲航運業的高度關切,批評這不僅是變相加稅,且已引發航運業者的緊張。除了擔心無法在短期間內做出調整,且因為航運業者必須購買碳排放許可,反倒令業者無法將資金用於船隻減碳措施。

歐盟減碳新方案,除了要面對環保團體求好心切的質疑,以及因限制各經濟領域對環境污染引發的反彈之外,在歐盟本身則也要面對德、法等富國,與波蘭等較貧窮的東歐國家之間的分歧。而新方案打算對所有進口商品課徵碳關稅至每公噸60歐元,預計在今年11月召開的全球氣候峰會年會中,勢必也將成為爭議的焦點,並可能導致西方富國與開發中國家之間矛盾的加劇。

歐盟執委會夾處在可能受到課徵碳稅衝擊的產業界與求好心切的環保團體的反彈與批判,以及窮國與富國之間不同的本位利害思考,容或有進退失據、裡外不是的感慨。但是眼看極端氣候所帶來的斧鑿痕跡,不論是美加地區今年出現前所未見逾攝氏40度的爆熱天氣,或是一向多雨的台灣今年卻經歷了一段多年未見的乾旱時節等等異象,在在顯見從工業革命以來所積累的碳排放量超標以及環境破壞,已經使不論是富國或窮國,甚或不論是人類或其他物種,都要被迫承受覆巢之下無完卵的地球共業。準此以觀,從降低碳排放量入手,即使不是萬應靈丹,但不論是各行各業,或是富國窮國,其實已經是無法迴避的課題了!

俗話說的好:「一事兩面看」。的確,歐盟推出的綠色經濟新方案,會讓某些國家、某些產業受到較大的衝擊。但面對可能帶來的衝擊,與其自怨自艾面臨危機,轉念一想不如設法化危機為轉機。舉一個參考的實例,不論是歐盟自我設定的2050達到「碳中和」,或大陸宣稱要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大陸投行巨頭中金公司百席分析師9日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就直白指出,當AI技術進一步應用到碳中和相關議題上,預計將在未來十年,於工業互聯網、智慧城市、智慧駕駛等十大領域,創造出人民幣2兆元的龐大商機。

此一錢景分析,除了意謂著中金以及大陸當局將加大力道投入運用AI來緩解因追求「碳中和」所帶來的衝擊,以及掌握可能帶來的龐大商機。相對來看,台灣的相關業者可曾有這樣的思維與規劃?抑或只是沉浸於這一段時間亮眼進出口數據所帶來的快感!所謂人無遠慮1必有近憂,更何況氣候變遷已成近憂,節能減碳已成無可逃避的課題。各行各業固然應加快產業轉型的腳步,政府當局面對歐、美甚至大陸都已先後提出實現「碳中和」的時程,卻獨不見台灣有一個可供各行各業依循的具體目標與時程!難道台灣竟然已經被邊緣化成「化外之民」而不自知?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