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分為二 英財務脆弱者更窮了

疫情擴大了原本的貧富差距,尤其在去年經濟大幅衰退的英國特別有感。圖/美聯社

文/黃庭瑄 台灣金融研訓院特約研究員

英國疫情延燒超過1年,對金融生活產生長遠的影響,貧者越貧,富者不受影響,甚至增加財富。疫苗可以減緩疫情,但疫情帶來的財務衝擊影響卻更深遠,沒有疫苗能緩解,英國金融行為監理局(FCA)去年所做的金融生活調查發現,疫情後財務脆弱族群大幅增加,未來除了政府作為和經濟復甦,整體社會要做更多的努力來加速復原。

疫情+脫歐 重創經濟

疫情擴大了原本的貧富差距,尤其在去年經濟大幅衰退的英國特別有感。2020年英國GDP下跌9.9%,衰退幅度超越了1929年大蕭條,是1709年大霜凍(Great Frost)後300年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疫情加上脫歐影響,130萬移民工作者對未來經濟環境和就業環境不樂觀而離開英國,勞動力的流失使復甦更加困難,疫情對金融生活造成許多負面影響,加深各方面不平等。

不同族群受到的財務衝擊非常懸殊,低收入族群影響最深。疫情使經濟停擺,而低收入族群大多無法在家工作,使得收入來源消失,且原本大部分的收入就花費在生活開支,待在家的時間變長,也增加了水電費、食物費、孩子的花費。但對高收入族群來說,原本收入中占比最大的開銷是度假旅行、出門交際,這些費用都省了之後,許多人的儲蓄反而增加。

學校停課使獲得的教育資源差距擴大,私校提供更多教育資源和互動教學,高收入爸媽也將花費轉移到私人線上家教,但一般公立學校的資源有限,小孩得到陪伴的時間也相對較少。英國智庫「財政研究所」(IFS)的研究顯示,在家上學上班對家庭造成許多壓力,尤其是在職媽媽,分擔的壓力普遍多於爸爸,使在職婦女的工時大幅減少,更不用說原本就存在的性別薪資差距問題。

COVID-19死亡率在英國貧富差距高於2倍,IFS發現,在收入最低的10%的地區,染病後死亡機率比最高收入的10%地區高出2倍以上。低收入地區的居民原本的健康狀況就已經較差,加上資源差異,使得面對COVID-19時更加脆弱,相同的情形也發生在少數族裔,英國黑人與亞裔的死亡率也遠高於白人。

財務脆弱族群明顯增加

英國在2020年2月執行了金融生活調查(16,000位受訪者),同年10月增加COVID-19疫情調查(22,000位受訪者),透過線上問卷和部分電話訪談,觀察疫情對金融生活影響,結果發現,疫情之前46%的財務脆弱族群,在疫情後增加至53%,20%的金融風險抵抗力低族群,疫情後增加至27%,原本從2017年微幅改善的金融生活,被全面性的衝擊完全反轉,變得更糟。

疫情發生之後,38%財務狀況惡化,15%認為財務惡化很多,16%過度負債,18%收入不穩定或存款很少,整體來看,3成(31%)收入減少,37%減少家庭支出。影響最嚴重的是18至24歲的年輕工作族群和自營者,2月時約有3成收入不穩定,靠存款度日,到了10月比例超過一半。15%債務增加族群,25至44歲租屋及有債務族群,債務增加比例最高;17%需要延遲貸款繳款;3%的成人在這段期間需要理債諮詢,其他影響包括降低日常必需品支出(19%)、取消保單節省保費(6%)、向朋友借錢等,這些受影響的族群來說,在短時間內無法回復正常生活,財務破口難以消弭。

疫情期間,財務最不受疫情影響的是英國退休族群,因年金收入相對穩定,僅有17%認為財務惡化。財務衝擊的不平等帶來更嚴重的平行世界,金融生活調查發現,12%認為財務狀況變得更好,巴克萊銀行指出,去年一整年家計存款增加約2千億英鎊,超過前年的2倍。

疫情帶來的全面性財務衝擊就在身邊,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病毒感染有疫苗能減緩,財務衝擊卻沒有快速的疫苗能解,然而,經過英國經驗所歸結出的財務脆弱族群特徵值得參考,平時就應開始建立全民金融知識和支援系統,經由多方力量努力,期待金融生活有一天能夠更趨公平。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