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貿易還是公平貿易?從張忠謀一席話談起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代表總統蔡英文,出席紐西蘭APEC線上領袖峰會。圖/總統府提供
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代表總統蔡英文,出席紐西蘭APEC線上領袖峰會。圖/總統府提供

日前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於亞太經合會(APEC)線上領袖峰會,表達了他對當前全球半導體供應鏈發展的憂心。他指出,近年各國基於國家安全,希望晶片能自給自足,然而即使投資數千億美元,所能得到的也只是成本昂貴的供應鏈,這樣做只會讓技術進步的腳步放緩。他直言:「追求自給自足的半導體供應鏈,結果相當可怕,只有基於自由貿易體系的供應鏈才是最佳的作法。」

張忠謀所談的自由貿易,言淺易懂,與亞當斯密在國富論裡所言無異,亞當斯密認為政府引導企業在國內投資,生產那些能從國外廉價輸入的產品,這類政策是有害的。他又說,那些可以更便宜購買的東西,由自己生產,是不智的行為,因為哪一類產業值得投資,企業家所做的判斷會比政府來得更明智。

亞當斯密的名言:「他們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所引導,去促進了他們毫不意圖的目的,他們雖然各自追求自己的利益,但往往比那些真想促進社會利益者,更有效的促進了社會的利益。」這段話是闡述自由貿易體系下,該生產什麼產品,該投資什麼產業,應交由市場那一隻看不見的手來決定,這樣的決定非僅有利於個別企業,也有助於國家經濟利益。

由亞當斯密這一段自由貿易的論述,我們大概就可以明白何以張忠謀會認為半導體產業的發展,供應鏈的形成必須基於自由貿易體系,因為哪些製程適合在哪些地區,最好還是交由那一隻看不見的手來引導,人為的干預,只會讓成本提升,並使得技術進展放緩,對於企業或對於國家經濟都是有害的。

今天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如此迅速,技術進步如此之快,可以說是拜自由貿易之賜,因此也形成了如今的供應鏈,未來如果各國都想把那一隻看不見的手運作了二、三十年的供應鏈搬回本國,非僅成本非常昂貴,也會使得技術進展放緩,如亞當斯密所言,這是有害的,而這也正是張忠謀認為相當可怕的原因。

自由貿易的思想雖源於18世紀,卻直到20世紀二戰結束後才得以實現,而倡議最力的莫過於美國,1947年在美國號召下展開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第一回合談判,大幅調降四萬多項產品的關稅,直到1990年代總計展開了八個回合的多邊貿易談判,隨後更成立了世界貿易組織(WTO),回顧自二戰後的半個世紀,美國推動自由貿易可謂不遺餘力,也正是如此,全球平均關稅稅率由戰後的40%降至3%,隨著全球貿易擴張,全球經濟成長逐年攀高,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萊恩曾估計,全球貿易成長速度大約是全球經濟成長的1.5倍,貿易帶動經濟,於此可知。

隨後的發展如同克萊恩的估計,貿易量的成長數倍於經濟成長,1990~2000年為2.4倍,2001~2011年1.4倍,惟隨著美國貿易赤字擴大,近年美國開始以公平貿易取代自由貿易,無所不用其極的採取反傾銷、反補貼、防衛措施來維護美商的利益,川普任內烽煙遍起,貿易戰舖天蓋地而來,保護主義幽靈又現,2016~2020年全球貿易成長率平均降至1.4%,為二戰後成長最緩的時期,比全球經濟成長率2.0%還低,更別談什麼1.5倍這件事了。

由前述統計可知,自二戰後人類經濟能日趨繁榮,半導體等產業能快速發展,全是拜自由貿易之賜,在市場那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下,投資、生產、貿易依據要素價格自然形成生產供應鏈,消費供應鏈,在產業關聯的帶動下降低了生產成本,提高了企業利潤,創造了就業機會,讓各國所得、社會福祉得以提升。可以這麼說,二戰後人類文明,經濟繁榮得以達到顛峰,自由貿易居功厥偉。

然而,隨著美國走向保護主義,處處以國家安全為名,破壞自由貿易體系的運行,全球經濟為之動盪,川普還數次揚言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他試圖重組供應鏈、改變自由貿易法則,更恣意以所謂公平貿易懲罰他國,全球已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可笑的是,美國念茲在茲的貿易逆差反而由2016年的7,500億美元飆升至2020年的9,100億美元,四年來風風火火倡議公平貿易,可謂損人不利己。

這些年,我國執政當局總認為美國重組供應鏈將主導未來全球生產體系,總以為現行以中國大陸為主的全球供應鏈即將式微,總以為供應鏈可以拉回台灣,惟這樣的認知非僅過於樂觀,而且有嚴重偏差。歷史告訴我們,在自由貿易體系下,想以人為干預來改變市場法則是不會成功的,非僅歐巴馬辦不到,川普辦不到,拜登也一樣辦不到。

張忠謀一席話讓我們重溫了亞當斯密所倡議的自由貿易,在二戰後的七十多年裡,人類文明因自由貿易而繁榮,晚近也因公平貿易而紛亂,若我們相信自由貿易仍將主導未來,執政當局自應依循自由貿易的思維來做政策判斷,否則,終將淪為美國公平貿易的祭品,那就太悲哀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