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看英國「自由日」的解封社會實驗

解封日當天早晨尖峰時段,倫敦市區地鐵站的通勤族,當局建議佩戴口罩但不強制。圖/美聯社
解封日當天早晨尖峰時段,倫敦市區地鐵站的通勤族,當局建議佩戴口罩但不強制。圖/美聯社

7月19日,英國的英格蘭地區解封,被稱為「自由日」(The Freedom Day)。不幸的是,在解封前,已經完成注射兩劑疫苗、新任的衛生大臣確診染疫,在被媒體揭露之後,兩位密切接觸者、連帶被社會輿論要求居家隔離的首相強生與財政大臣,成為解封之前的重大防疫事件。

有鑒於不認同解封的媒體,用斗大的標題,將「自由日」戲稱為「驚嚇日」(The Freedumb Day)、或「焦慮日」(The Anxiety Day);前者是指,每天確診超過5萬人,竟然還解封?!後者則是指,占人口5%的健康最弱勢族群,就算注射過兩劑疫苗,孱弱的體質,仍然可能再被delta病毒感染,進而撒手人寰。

新冠病毒變異株delta最近兩個月席捲全球,各國的確診人數暴增。讓國際社會引以為憂的則是,連88%的民眾施打過第一劑疫苗,68%的民眾已經注射兩劑疫苗的英國,最近幾個星期,確診染疫的人數不斷加速的飆高。而即便是在醫療專家學者的聯名反對、以及輿情的高度質疑之下,強生首相還是斷然做出決策,宣布並堅持如期在7月19日解封。

做為國家領導人,也是權力最大的人,對於防疫的最後成敗,強生勢必要負起最大的責任。

他敢於解封,其底氣之所在,毫無疑問的是因為,疫苗的施打,幾乎做到「打好,打滿」的程度。但其實這又何嘗不是因為,「封了再解,解了再封」,普羅大眾和社會經濟的承受能力,已然達到最後的臨界點。

在電視專訪內,被前政治幕僚說他去年認為:「不能為了80歲以上的老人,而犧牲國家經濟和其他族群的正常生活。」不論這個說法是否為事實,這兩年英國確實面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政治、經濟、社會危機。嘗試階段性的逐步振興凋敝經濟之同時,伴隨著今年1月脫離歐洲的全面性衝擊,以及迄今揮之不去、新冠病毒的夢魘。就連強生首相本人,在去年染疫確診,到鬼門關走了一回,才放棄所謂的「佛系防疫」。

也因此,僅限於英格蘭的解封「自由日」,與其說,強生首相是對英國疫苗覆蓋率的群體免疫,有著無比的信心;還不如說,解封是兩害相權,取其輕,不得不然的政治舉措。

不同於法國總統馬克宏所提出「健康通行證」的防疫措施,英國的疫苗接種普及率,著眼於三點政策思維:第一,「打不贏,就加入你」,不得已的這種「與病毒共存」,需要的是第二,讓民眾「自主衡量狀況」,做好個人的防疫,以回歸生活常態。第三,疫苗的普遍施打,得以有效降低染疫後的重症住院率、以及降低確診後的死亡率。

這三項政策思維,是基於現有的疫苗接種覆蓋率,在理論上,已經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然而,最重大的變數在於,當前肆虐全球的delta病毒變異株,會不會在秋季來臨前,就出現專家所擔心,每天10萬人、甚至20萬人確診的慘況。

英國首相強生所言,是真心話,卻也是一個大冒險!「取消法律限制,讓民眾自行決定應該如何防疫」,以及「要對自己誠實,隨著夏天和暑假的到來,如果不能解封,什麼時候才能夠恢復正常的生活?」

這需要的還是,解封後的英國人仍然要戴口罩,做好個人的防疫;但因為要求盡可能維持社交距離,有其現實生活上的難度,也使得解封後的疫情防治,將取決於人民的主觀意願。

世界首例的英格蘭解封「自由日」,意味著:第一,理論上的群體免疫,在現實世界,能不能夠通過新變異病毒株的考驗,在疫苗研究與防疫治理,都有極其重大的社會實驗意義。第二,幾乎只施打30歲以上的成年人,英國政府針對18歲以下年輕學子,不進行大規模施打疫苗的作法,在這種基礎上的群體免疫,如果失敗,將是現有已經問世的各種疫苗之惡耗。第三,後續、甚至目前進行中的「加強劑」(booster shot),是原有疫苗再多打一劑,或是同品牌、新研發疫苗多打一劑,乃至於針對新的變異病毒株製造出來的疫苗,現階段各國政府仍然莫衷一是。第四,有別於以色列政府開始施打第三劑,英國政府決定解封後的後續發展,對於完整接種兩劑、乃至於年輕學子和健康弱勢的族群之影響,具有莫大的政策評估意義。第五,解封後的的另一個觀察面向,英國的全民健康服務(National Health Services, NHS)之醫療能量,會不會因為夏天的旅遊旺季,全民趴趴走,反而造成另一次的災難,在在都是吾人應該保持關注的重點。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