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輝瑞疫苗「完全授權」之後的美國政經情勢影響

圖/Unsplash

當蔡英文總統在823向全體國人示範,施打高端疫苗的時候,輝瑞/BNT疫苗也剛好得到美國聯邦政府的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的「完全授權」,這意味著輝瑞/BNT疫苗將可以在市場上直接銷售,意義重大。

首先,這是一個具有「綜合效力」的政策。在經濟上,代表美國生技產業的獨步全球;在社會上,代表公私立的機構,可能以此做為強制員工接種疫苗之依據;而在政治上,則代表拜登總統希望用抗疫成功,做為最大政績的決心。其對於國際政經、社會的影響效應,當可望在12月底聖誕節前,就看得出來。

其次,這是一個足以轉移美國人民矚目焦點的政策。美國總統拜登從1月20日上任以來,8月中旬,面對國內政治的勝利、國際政治的挫敗,憂喜參半。最重要的挑戰則還有,新冠病毒變異株的捲土重來,侵襲全美各地。不但影響中小學的陸續開學,到底校園和課堂上,要不要戴口罩,也再次引發種種的亂象與爭端。

最後,8月10日,1兆2,000億美元的基礎建設預算案,在共和黨占據半壁江山的參議院,以69票對30票的跨黨派共識,高票通過。雖然仍有待眾議院的最後通過定案,但好消息則是,該案並未涉及「先課稅,再做事」,也沒有形同社會救濟與福利「大放送」的所謂「社會基礎建設」,從而降低共和黨國會議員的反對力道。

但在國內政治上的勝利,卻很快就因為突如其來的國際政治變局,讓美國政府灰頭土臉,拜登總統有苦難言。8月15日,阿富汗的塔利班,兵不血刃,進駐首都喀布爾,導致歐美各國的僑民坐困機場,等待空運脫離險境之大變局,使得歐洲盟國側目,拜登總統成為國內外歐美媒體批評的眾矢之的。

拜登總統要在今年911事件20周年之前撤兵,其實是體察民意,「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從中東撤兵,受到美國人民的支持 ,只是沒有做到「知情決策」(informed decision-making),倉皇撤退的逃難景象,隨著媒體鋪天蓋地的散播出去。20年前的正義之師,沒有辦法帶著「優雅」意象而離開,也正好成為共和黨抨擊的重點。

回到國內,當前的美國社會的景況是,一方面,因為疫情發放的救濟金,「報復性」的消費力道,將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減弱;另一方面,新冠病毒delta變異株的全境擴散,嚴重影響陸續開學的各級學校,並考驗著學生、家長、學校、乃至於各級政府的賡續性防疫作為。

美國政府已經在8月18日宣布,9月20日起,將開始追加施打、與第二劑接種間隔八個月的第三劑疫苗。此舉無異釋放出兩個重大的訊息:其一,確認兩劑疫苗對於病毒變異株的抵抗力不足,有能力的國家,將因為美國的科學認證,群起而效尤;其二,全球各地、施打過或還沒有施打疫苗的國家與地區,也將更缺乏可以施打的疫苗。

由於疫情防治的成敗,直接關係到民生經濟社會運作,因此,不同族群在疫苗接種率上的差異,也成為值得觀察的重點之一。共和黨籍的德州州長在8月17日染疫確診,同一天,共和黨長期執政的德州,還有12,000人確診;對照去年大力支持拜登總統的少數族裔,在民主黨執政、紐約市的疫苗接種狀況,不甚理想。政治態度與投票傾向,似乎並沒有很大差異;所得/工作、城鄉/階級,反而有解釋的空間。根據CNN的專題報導,紐約市布魯克林區的某個社區,四分之三是非洲裔,四分之一是拉丁裔,接種疫苗的比例只有四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今年以來,世界各地在接種疫苗後的死亡率和重症住院率的下降,成為鼓舞各國政府再接再厲,追打第三劑的疫苗。但對於其與第二劑必須間隔多久,則是眾說紛紜。美國政府宣布的是要間隔八個月,但是,接種輝瑞疫苗的以色列,則是要至少間隔五個月。此外,施打的年齡,也各有不同,特別是對於12歲到18歲的學生。

展望秋冬來臨前的未來,各國政府面對的問題,不盡相同。除了成人的第一劑覆蓋率,都尚未打到50%以上,還有更嚴重的疫苗不足、「患寡,也患不均」的問題。輝瑞/BNT疫苗的「市場化」,固然可能因為廠商提高產能,而獲得部分的解決。然而,一旦由聯邦政府認證,群起效尤、「強制施打」效應發酵,其對於美國社會的衝擊,絕對不容小覷。對於拜登總統來說,今年上半年最成功的疫苗政績,會不會因此而陷入另一波的政經和社會爭議,還有待後續的觀察。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