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十四五商務發展規劃》看陸發展策略

大陸將重視更優質的消費市場、更高附加價值的外貿產業及更具價值的企業投資。圖/中新社

自去年10月中共召開十九屆五中全會後,即強調大陸未來施政的重點在反壟斷及資本無序擴張。因此,近期中共一方面透過監管升級,針對包括滴滴、教育培訓、外賣平台、遊戲產業,甚至醫療美容等產業進行整改;另一方面,則強調要透過三次分配以達到共同富裕。這些舉措,引發各界紛紛關注,並且質疑大陸是否已轉向分配重於發展的偏「左」道路?

仍強調推動發展與分配平衡

針對這樣的質疑,大陸當局一再提出釋疑。例如反壟斷是為了促進市場公平競爭、反資本無序擴張是為了保護中小企業發展和消費者權益;而共同富裕是先富帶後富、幫後富,而非殺富濟貧。也就是說,近期的監管升級,主要是為了整頓近年來資本野蠻生長後的社會經濟亂象,讓產業發展回到正軌,以避免中國大陸走向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失敗的發展模式。

事實上,大陸在監管升級的同時,也發布了《十四五商務發展規劃》。由其內容來看,大陸未來經濟產業的政策重點,仍著重在國內市場培育、優化外貿結構及增長外貿動能,以及持續引入外資等。因此,近來諸多監管措施,一方面是針對發展內涵進行結構性的調整;另一方面,則是推動發展與分配的平衡。

發展重點鎖定擴內需、優結構、引投資

大陸「十四五」強調國內國際雙循環,而商務工作是國內大循環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推動商務高品質發展及成為大陸「十四五」的重點工作。今年7月大陸商務部發布的《十四五商務發展規劃》,即指出未來大陸商務發展的重要方向。歸納來看,重點在擴內需、優結構、引投資三部分:

首先,在擴內需方面:鑑於國際需求的衰退,大陸當局意識到不能再依賴出口作為經濟增長的支點;因而,如何在4億中等收入群體消費的基礎上,釋放更具潛力、體量更為龐大的下沉市場消費,讓生產消費和生活消費並進,成為未來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

也就是說,在「擴內需」已上升為「十四五」時期大陸發展戰略基點的前提下,未來大陸商務工作的首要任務即是要「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只是和過去不同的是,未來重點將是透過高品質產品、服務的提供,提升大陸消費水準,以此激發大陸超大市場規模潛力。

其次,在優結構方面:為了改善長期以來「中國製造」位於全球產業鏈低端、附加價值低的情況,大陸將致力於「中國品牌」、「中國服務」的打造,並透過各類貿易平台及數位化方式,一方面推動製造業進出口的高端化、精細化;另一方面,優化服務業結構,包括擴大研發設計、節能降碳、環境服務等生產性服務,以及醫療等生活性服務的進口;與此同時,推動旅遊、運輸、建築等傳統服務、金融、智慧財產權、法律、會計等知識密集型服務的出口。

最後,在引外資方面:在強調補鏈、強鏈、延鏈的策略下,大陸商務工作將不再只是招商引資,而是更精確的針對重點產業「挑商選資」;並透過產業群聚、政策優惠等方式,引導企業投資例如自貿試驗區、中西部等特定地區。

如何消除企業疑慮考驗大陸治理能力

綜上所述,大陸將重視更為優質的消費市場、更高附加價值的外貿產業,以及更具價值的企業投資。值得注意的是,《十四五商務發展規劃》提出到2025年的具體發展目標,例如: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年均成長5%, 2025年時由現在的人民幣39.2兆增長到50兆;全國網上零售額年均成長7.6%,2025年時由現在的人民幣11.8兆增長到17兆。貨物進出口額年均成長2%,2025年時由現在的4.65兆美元增長到5.1兆美元。實際吸收外資不設年增長率,但預計2025年累計到7千億美元。

由此來看,中共以經濟發展為中心的施政方向依然不會改變。因為,唯有不斷發展,才能有足夠的資源分配,也才能共同富裕。而這關涉到的不只是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建成,亦或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實現與否;而是更為現實的中共統治基礎的穩固與否。因此,大陸的諸多監管舉措,仍是為了建構一個更高品質、更健康、更永續的發展環境。

然而,大陸諸多監管政策方向雖然立意良善,也獲得民眾普遍的支持。但在推動這些政策的同時,不可諱言的造成企業資普遍的不確定感。因此,要如何消除企業對大陸政策的疑慮,讓企業願意持續投注資源,將是未來大陸當局要努力的方向。

而未來五年,大陸內需、外貿、外資是否能如預期的增長?考驗的不只是大陸當局的治理能力,更將反映全世界對未來中國大陸發展的信心。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