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TPP程序的關鍵與台灣挑戰

台灣在9月22日正式遞出加入CPTPP的申請函,踏出正面迎戰CPTPP入會程序的第一步。圖/新華社

文/顏慧欣 中經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

準備多年後,台灣終於在9月22日正式遞出加入CPTPP的申請函。台灣此時提出申請,不論是基於中國先提出而生的壓力、或獲得若干CPTPP國家鼓勵,還是如政府所言挑選了最佳時機,總算踏出了台灣正面迎戰CPTPP入會程序的第一步。

依據CPTPP入會規則,在正式提出申請後至申請案送交CPTPP大會審議的這段期間,台灣應與現有成員盡可能諮商以解決「目前」的關切問題,這個階段的諮商目的,應在爭取認同並使得既有成員在審議是否針對台灣申請案成立工作小組時,可表支持或至少不表示反對。按此程序,與目前CPTPP已生效的8個CPTPP既有成員(智利、汶萊、馬來西亞國內尚未批准)加速雙邊溝通,乃是現階段最重要之事。

接著將由CPTPP輪值國安排新入會國申請案提交大會審議,以今年2月1日提出申請的英國為例,其申請案在6月2日的大會審議通過並成立入會工作小組。由此可知英國與這些既有成員的雙邊關切問題有限,但仍需四個月才排入審議議程,台灣可能需要耗時更久。此外,在同一時期遞出申請的中國,也一樣需進入與既有成員進行溝通爭取支持的階段。

台灣與既有成員的當前雙邊問題可能不似中國那麼多,但除日本福島五縣農產品及食品外,與越南、澳洲過去也有檢驗檢疫的問題,因此台灣越快向這些國家展現解決雙邊問題的「誠意」與提出「解方」,越有助於台灣申請案可正式提交到大會上進行審議,不過按英國申請案的經驗,恐怕最快到2022年才可能審理台灣申請案了。

倘若台灣申請案可順利獲得CPTPP成員共識並成立入會工作小組,按CPTPP入會規則,在工作小組的首次會議上就必須說明為履行CPTPP義務的努力及尚有落差需要修改的國內法規。接著在工作小組首次會議後30日內,就須提出降稅、投資及服務業市場開放、擴大政府採購等進一步開放的第一次承諾清單,且這個承諾是以現有成員承諾作為指標(例如不能低於現有成員原則上99%以上零關稅的水準),CPTPP國家再決定是否根據此承諾展開雙邊談判。

按此程序,一旦工作小組成立後,所有談判流程時間都受到高度壓縮,意味著產業因應調整等準備必須即刻展開。再者,政府主管機關必須以現有各國開放程度為承諾基礎,若第一次開放清單有過多保護措施時,極有可能無法取得現有成員認同,導致需持續修正清單後才能展開雙邊談判,因此這二個階段的關卡將是台灣最為困難的挑戰。

前述幾個關卡,除了有台灣本身需克服的難題外,中國先提出CPTPP申請更為前述挑戰添增了無法控制的變數。首先不確定北京是否會採大幅解決其與既有成員雙邊問題(如完全取消對澳洲龍蝦、紅酒關稅制裁),換取這些國家同意先完成與中國雙邊諮商,再與台灣諮商,甚至拖延與台灣諮商的承諾?又或中國距離滿足CPTPP標準實有困難下,CPTPP成員是否會因為無法通過中國申請案下,也延宕了同時期提出的台灣申請案時程?

然而即便有不少不可預測的因素,走向CPTPP應當仍是台灣義無反顧的唯一途徑,畢竟近年來國際情勢與美中對抗發展瞬息萬變,加上疫情加劇後全球供應鏈的重新洗牌,以及WTO多邊市場開放談判進展牛步,CPTPP是可為台灣業者爭取產品降稅、更好投資條件以與他國業者公平競爭的極少數機會,因此應儘可能把握有利於申請且操之在我的因素,方能為其他不可測變數之困擾留下可因應的空間。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