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軍經武中的中國經濟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左傳.宣公十二年》:「子姑整軍而經武乎!」是為「整軍經武」的成語典故。對照今日美中對抗下的中國經濟政策,亦可以「整軍經武」形容之。

爾今,在美中已陷入「休昔底德陷阱」下的戰役已經開打,惟尚可慶幸的是,迄今它仍是個沒有真正煙硝味的(冷)戰役。

1980年代時,美國雷根總統成功地以「星際大戰」讓當時的蘇聯窮其國力投入沒有任何經濟附加價值的太空軍備研發陷阱中。之後,再趁機以國際天然氣價格的崩盤,一舉讓高度依賴天然氣出口以賺取外匯的蘇聯頓時經濟破產,從而以「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雷霆之勢瓦解蘇聯,而能「把馬克思主義丟到歷史的灰燼堆中去」(雷根語)。

以經濟戰而能打垮蘇聯帝國,的確是高明且天才之作。另外,1985年美、英、法、德四國,以類似現今美、英、印、日四方安全對話 (Quad)的方式,達成「廣場協議」進而讓日圓升值的結果,也讓日本經濟從天堂直墜谷底,日本經濟在被「捧、套、殺」後,迄今失落逾30年。

如今,我們看到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科技戰、新疆棉花戰、香港「反送中」戰、Quad及AUKUS包圍戰、及打台灣牌等等,都是一連串的對策,讓人目不暇給。

從中共目前的出台政策來說,或可以上述「整軍經武」來形容。

整軍的部分就是強化陸、海、空及火箭軍各軍種的硬實力,用以杜絕美國及鄰國可能出現的軍事行動,就中共而言,現階段任何一種熱戰,不論是在何地,都不是她最佳的選擇。

這是因為,它與中國百年復興大業方向是不符合的。中國的百年復興大業,是國力的強化、經濟力的強大、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及國際影響力的提升。

為此,在經濟上,就必須「經武」。在此要特別說明的是,自上述蘇聯及日圓的例子後,「經濟戰」實已成為現今世界裡的新武器,故「經武」一詞已從《左傳》中的軍事及軍備的概念,再進化升級至經濟實力的厚植與各層面經濟戰的攻守。

現今中共在經濟戰上的「經武」戰略,有攻勢也有守勢。

首先,就「守勢」而言,原在2020年1月與美國川普所簽的貿易協定,就是守勢。現美方要求再啟下階段的新貿易協議的簽訂,也是新守勢。

其他守勢如:發展新晶片技術突破美國晶片封鎖、穩住外商及外資撤資離開中國、穩定國內物價與糧食供給、杜絕炒房、達成小康社會與共同富裕、發展內循環經濟穩定人民幣匯率避免人民幣過快或過大幅度的升值、強化外匯管理杜絕外匯炒作等。

當然,也有一些「守帶攻」的策略,如:強化國內製造業體系及物聯網體系的串聯、建立AI體系及萬物互聯體系、扶植電動車及充電站的建立、發展北斗相關產業鏈的建立等。

另外,就經武的「攻勢」策略上,可分兩部分來說。首先就外交經貿政策上如:成功推動RCEP自由貿易協定的簽定、與伊朗簽定25年的戰略協定、(可能的)與阿富汗的重建與經濟合作。

再者,對美國的「經武」反手「攻勢」策略上,如取消出口關稅退稅期能轉嫁通膨給美國、以緩產方式,加重美國消費者負擔、緩購美國波音客機打擊美國重要產業及正式申請加入CPTPP等等。

中共官媒近來常引用毛澤東於1948年所說:「丟掉幻想,準備戰鬥」,來呼應現今時局。未來兩大強權的競爭,是否會如孟晚舟案件般,山窮水盡後復又柳暗花明呢?這種發展的可能性或許是存在的,但畢竟這是要經過雙方實力對撞後才能得知;而若真能撞出兩強間的契約空間(contract zone)時,方可能出現孟晚舟式的「奈許均衡解」來。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