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檢討新南向政策的推動

兩岸先後提出加入CPTPP,受到不同國家元首表示歡迎。圖/美聯社
兩岸先後提出加入CPTPP,受到不同國家元首表示歡迎。圖/美聯社

從2016年以來,為了落實新南向政策,每年都舉辦的「玉山論壇」,並邀請新南向國家的各界人士來台參訪,今年已經是第五屆。與去年線上論壇不同的是,今年取視訊和實體雙軌並行,主題是「以韌實力重啟共同進步的優先議程」(Resetting Priorities of Progress with Resilience)。在台灣正式遞出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的申請後,澳洲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 AC)於「玉山論壇」發表演說,支持台灣和澳洲簽訂「經濟合作協定」、以及加入CPTPP。

新南向政策在兩岸先後提出加入CPTPP,已經進入另一個階段,值得探討。

首先,行政院「經貿辦」的工作績效,影響新南向政策的成敗。雖然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和「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過去幾年一再強調,新南向政策並不是只有經濟貿易;然而,「人才培育」、「資源共享」、以及「區域鏈結」,相關「以人為本」的宗旨,終究不能繞過「經貿交流」的重大課題。中國大陸主導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在去年底定,預計於2022年1月初生效。今年9月中國大陸提出加入CPTPP的申請,台灣政府隨後宣布申請加入。面對未來的挑戰,加入CPTPP的前景不明,缺乏雙邊和多邊自由貿易協定的對外經貿,高度仰賴與大陸的經貿往來。因此,兩岸關係的好壞,恐怕才是新南向政策成敗的關鍵。

其次,在當前的區域政經情勢下,我們對外經貿的談判,一直沒有獲得實質的進展。行政院「經貿辦」應該致力於與鄰近友我國家,洽簽具有實質意義的經濟合作/或經濟夥伴協定、以及投資協議/或(例如)電子商務協議。而迄今有夥伴協定關係的,只有紐西蘭和新加坡。有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三個在中美洲,一個在非洲。國家處境之艱困,可見一斑。有鑒於美國退出TPP後,目前並不是CPTPP的成員國,政府可以做的,當只有企求美國政府能夠大力協助,發揮對其他成員國家的影響力,在國際經貿組織的場域,與中國大陸競逐加入CPTPP。

再者,自立自強,期許行政院「經貿辦」做好基礎的經貿研究。「經貿辦」不應該只是一個純幕僚機構,除了每季彙整新南向政策的執行情形,還應該是對外經貿的研究平台,扮演比外貿協會更有學術性,比中經院和台經院更有權威性的角色。以今年上半年為例,核准新南向國家來台投資的件數共有255件,投(增)資金額 2.97億美元,年增率57.5%,其中投資額較大者,是泰國、新加坡和澳洲。這樣的投資成績單,在今年10月,澳洲執政黨的前總理艾伯特來台參加「玉山論壇」之後,政府有必要加強與澳洲的經貿關係,清楚分別設定明年與新南向18國,「招商引資」(貿易與投資)的具體目標,特別是:跨國的清真產業商機、來台上市上櫃、來台設置新創園區、以及台灣的工程輸出。

最後,與時俱進、瞬息萬變的區域經貿發展情勢,是新南向政策無法迴避、真正的重大課題。值此艱困的外在環境,政府的有限資源,不應該分散到新南向的18個國家,而應重點發展。南向6國,以印度為首,殆無疑義。東南亞10國當中,人口2.8億的印尼,經濟發展程度最高的新加坡,馬來西亞、以及提供國際移工、人口1億上下的菲律賓和越南,加上中南半島大國的泰國,都應該成為重點耕耘的國家。

此次澳洲前總理到訪,給予國人的啟示是,因應當前國際形勢的演變,在對的時間,邀訪對的人,對於彼此都有好處。展望未來,賡續性的邀訪各國前正副總統/總理、或擔任過各國部會首長的人士,到台進行有聚焦、設定好的政策範疇與討論題綱,進行學術性、半官方/半公開性質的座談會,基於宏觀視野與區域格局,提供更加實際的對策與建言。

從蔡總統就任以來的四年半,最重大的經貿政策,始於新南向政策的正式啟動。值得關注的是,兩岸先後提出加入CPTPP的申請要求,受到不同國家元首的表示歡迎。日本做為CPTPP今年的輪值主席,新任首相岸田文雄雖然表示歡迎台灣的加入,但還需要10月31日眾議院大選的肯認;而且自民黨勝選後,再兩個月就要交棒給明年的輪值主席,已經表達歡迎中國大陸加入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而明年,台灣必須要面對的,則還有RCEP的正式運行。由於區域經貿組織對於台灣外貿而言,至關重要,朝野都要做好應有的準備。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