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的衣著模式加入CPTPP盛宴就有機會

台灣尋求加入CPTPP,必須積極進行內部改革,並與CPTPP會員國展開接觸、談判、法規接軌,等一切就緒自然水到渠成。圖為2019年在東京舉行的CPTPP開幕會議畫面。圖/ 美聯社
台灣尋求加入CPTPP,必須積極進行內部改革,並與CPTPP會員國展開接觸、談判、法規接軌,等一切就緒自然水到渠成。圖為2019年在東京舉行的CPTPP開幕會議畫面。圖/ 美聯社

半年前,前WTO大使顏慶章在演講會〈WTO與TPP〉中,及TPP攸關台灣國力的再造,由過來人的角度認為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不是等國際氣氛好轉,台灣才有機會,而是攸關國力再造,必須劍及履及,並及早進行。

2020年底洽簽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台灣又被排除在門外,引發台灣在國際經濟整合中遭邊緣化的疑慮。BTA(台美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卡在美國不願踩到中國大陸的紅線,又是極其遙遠的目標。

而在中國大陸表態選擇積極加入CPTPP,台灣在退無可退的壓力下,也遞出申請表,申請加入。如同顏大使的建議,台灣必須以加入CPTPP為目標,積極進行內部改革,尋求和CPTPP會員國的接觸、談判、法規接軌,等一切就緒自然水到渠成。也就是有了好的衣著模式(dress code)加入宴會(party)就有機會。否則,進行會員國談判卻沒有充分準備反而會喪失先機。

這一、二十年來,除了兩岸的經濟架構協議(ECFA)之外,台灣沒有國際舞台,缺乏相關自由貿易協定(FTA)談判的歷練,不但缺乏談判人才的養成,國內的法規、制度也缺乏國際接軌的機會。雖然我們的租稅法規、勞動權益、環保制度等表面上國際接軌,但沒有了國際的壓力,內部自訂很多的內規、細則,常為國外廠商詬病。

沒有好的衣著模式就進不了宴會會場,至於哪些是加入CPTPP談判必備的衣著模式呢?

第一,農產品自由化的時間表:CPTPP是高品質的FTA,農業的鬆綁、自由化是加入CPTPP的必要條件。光是日本福島食品的開放,國內就面臨很大的爭議。政府應積極透過農產品的標示,解決國人的疑慮。甚至善用區塊鏈,從進口到經銷商、分銷到加工食品,透過透明化、詳實記載,來消除國人的疑慮。並透過農產品的標示、差異化,來迎接國外農產品的挑戰。同時,透過前金後濟的模式,由政府編列基金,1/3用於補助農民升級轉型,其他則用於一旦開放受損,農民可以尋求補助救濟之用。

其次,司法體系的裁制應融入FTA的談判:CPTPP有關「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我國司法體系的民事或刑事裁制權,毫無迴避空間,應加以正視,並透過跨部會的協調,使司法院補強人民財產權的保護,並融合於FTA制度。

第三,國營企業的比重及採購規定必須符合國際規範:CPTPP強調市場機制的發揮,國營企業雖可設立及存續,但不得享受政府的優惠、補貼或其他協助。因此,若干「官股企業」的不公平競爭,應儘早調整。

第四,服務業的自由化:國內的電信、金融、財務管理、文化等領域,由於國內市場太小,國際競爭力不足,一旦開放衝擊不小,應該提早準備。

其他還有不少領域的降稅、開放必須提早準備,因此,行政院應由副院長領軍,才有能力推動跨部會的協調整合,同時及早組成談判團隊、建立標準作業程序(SOP),並著手加入CPTPP談判的申請。

雖然務實而言,日本主導CPTPP,台灣和中國大陸一起加入的機會並非太低,尤其是開放倒逼改革,等我們準備好了,加入其他自由貿易協定或BTA,也就不是難事了!

在加入BTA的可行性上,以現行台灣和拜登的關係,以及拜登的務實政策上,台灣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在中長期才可能有機會。

在代價上,台灣應該透過對美的擴大投資,透過口罩、酒精、衛生衣等防護醫材,協助美國降低疫情,以及選定一、兩個產業(如汽車零組件、半導體製造、石化或工具機等)協助美國再工業化,創造高階就業機會等。此外,在AI、5G、AIoT上,台灣需要美國的技術、人才、商業模式,而美國也需要台灣的製造能力及半導體的支援。因此,透過投資美國的上述領域,或經由創投、投資、併購美國上述領域公司,建立兩國在AI、5G業嶄新領域的生態鏈,有助於提高台灣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地位。透過上述種種代價與努力贏得美國的信任,再尋求洽簽各種協定的可能性。

總結而言,對各種FTA的洽簽,台灣不能坐而言必需起而力行。即日起應將洽簽FTA列為行政院的重點績效指標(KPI),由行政院領軍,組成跨部會談判團隊。掌握加入CPTPP的時程,儘快檢視國內哪些法規、作法不符合其規範。同時透過區塊鏈或其他做法,檢視開放美豬、美牛、福島食品的標示、流通,取得國人信心再行開放。如此一來,有了良好的衣著模式,就有機會參與自由貿易協定的盛宴。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