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馬克宏連任的四大挑戰

法國總統馬克宏。圖/美聯社

今年1月,是法國總統馬克宏能否連任的關鍵時刻! 這個月起,成為歐盟今年上半年的輪值主席國,就引發凱旋門應不應該懸掛歐盟「國旗」的爭議。全國確診人數超過1,000萬人,單日確診30多萬人,乃至於歐盟執行委員會宣布,在特定條件下,「核電」可以被列為「綠色能源」,引發會員國之間的齟齬。馬克宏坎坷的連任之路,最晚將在5月的第一個週末確定。

盤點法國當前的政經社會形勢,混沌不明,連任與否,尚有懸念。確定的事情有三個。第一,今年上半年的六個月,法國是歐洲聯盟的輪值主席國,馬克宏有借力使力的政治空間。第二,4月8日到23日期間要舉行的總統選舉,如果沒有過半,兩週後的5月第一個週末,則是第二輪選舉。第三,面對疫情再次的侵襲,如果不能扭轉防治不力的情勢,則勢必難以連任。

對於任期做到5月13日的馬克宏總統來說,能否連任成功,成為本世紀第一位連任成功的總統,必須克服四個挑戰。

首先,從去年底的「健康通行證」,到本月底希望付諸施行的「疫苗通行證」,顯示疫情吃緊,公共場所與大眾運輸系統的限制,國民議會就算通過,也是爭議極大。事實上,法國政府去年12月中旬,就頒布新規定:65歲以上的民眾,如果不施打加強劑,則「健康通行證」就會失效。然而,超過1,000萬確診數的臨界點,對於6,500萬人口(不算200萬海外公民與領地公民)的法國來說,醫療體系的無力負荷,會是不可承受之重。開春之前,如果繼續惡化,則政府被迫更進一步加強防疫管制的措施,又會引發更大的民怨。兩難的抗疫形勢,短期內並沒有解決之道,影響4月的總統選舉,在所難免。

其次,大選在即,有志大位的挑戰者眾多,要在第一輪投票過半的困難度極高,居於守勢的競選策略,將是寄希望於第二輪的選舉。12位已經宣佈參選的候選人,就政治的光譜觀之,琳瑯滿目。從左派的共產黨,到右派的共和黨;有社會黨的巴黎市長,也有本身是政治記者和電視評論名嘴的獨立參選人,還有不缺席的極右派國民聯盟主席勒龐。從進入政壇是社會黨黨員,馬克宏2017年獲勝的政治基礎之一是,以無黨籍的身分,成為社會黨前總統歐蘭德的財經內閣首長,而且歐蘭德早就宣佈不爭取連任。但如今則被左右夾擊:其一,社會黨的巴黎市長Anne Hidalgo,曾任超過十年的副市長,2014年當選、2020年連任巴黎市長;其二,往右的政治光譜,既有前總統薩科奇整合成立的共和黨,擁有高知名度、激烈言論的政論名嘴,以及極右派的勒龐。

再者,馬克宏總統就任以來,深受「左手打左手,右手打左手」,重大政策相互扞格之苦。一方面,為了落實綠色意識型態、實踐2015巴黎氣候協定,想要減少碳排放而開徵燃油稅,引爆住在法國各大都會城市郊區,中低階層民眾的抗爭,蔚為「黃背心運動」的社會風潮,歷久不衰。另一方面,為了提振經濟,把經濟的餅做大,將勞動法規予以彈性化,賦予企業更大的勞資協議權力,則讓自己陷入工會的串連和全國性的罷工。而這些再遇到2020年以來的新冠疫情,都使得貧富懸殊更加嚴重,社會底層的民眾,損害難以回復。

最後,做為歐洲大國,相對於剛上路的德國聯合政府,馬克宏的國際聲望,將可以藉著上半年歐盟輪值主席國的優勢,而更上一層樓,並有利於第二輪的投票。長期以來,馬克宏希望邁向「歐洲共和國」,主張建立「歐盟部隊」(European Union Force),面對左派選票的流失,以及整個歐洲年輕世代的綠色革命意識,1月一上任,歐盟執委會提出「核電,也算是綠電」的提案,無異是對於世界核電大國-法國的正面回應。由於德國和其他要全面廢除核電的歐洲國家,深感從俄羅斯運送來的天然氣,已經因為對立的政治氛圍,今年的寒冬,無以為繼,恐有斷炊之虞。有條件式的「核能-綠電」的支應,確實是2050年達成「碳中和」目標的轉型過渡的短期與中期、兼顧經濟發展和節能減碳,降低能源價格、能源供應穩定的重要發展策略。

大選在即,歐盟當前因為烏克蘭問題,與俄羅斯的關係緊張,軍事對峙引來的美國與俄羅斯之大國博弈,歐盟有苦難言。過去16年居於領導的德國,因為聯合政府的磨合,間接將法國推上歐盟的領頭羊之地位。然而,要實現自己「歐洲共和國」與「歐盟部隊」的理想,就必須先處理好陡然而至的新一波疫情。「疫苗通行證」是一刀兩刃,如果有效防治疫情的迅速擴散,則順利連任成功,指日可待。否則,疫情一旦失控,則任內施政毀譽參半的政策,所進行的政治總體檢,是否在兩輪制的法國總統選舉後產生新的總統,仍有待日後的驗證。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