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普丁4.0時代 俄羅斯的經濟走向

3月18日俄羅斯總統大選,現任總統普丁獲得76.6%的選票,順利連任,進入第四個總統任期。

之前普丁向聯邦議會發表國情咨文,提出2018年人均GDP要實現1.5倍成長,以及未來6年內GDP要從目前全球排名第12躋身到前5強的目標。這次普丁競選連任成功,他的第四任總統任期將持續到2024年,而在「普丁4.0」時代,外界高度關注的是在被歐美國家制裁之下,俄羅斯經濟發展能否跳脫困局而邁入復甦和成長階段?

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全球經濟衰退、市場需求低迷,俄羅斯盧布貶值,加上經濟結構的單一性,油氣和礦產出口約占其總出口的三分之二,相關收入占聯邦財政歲入約四成,因此隨著2014年國際油價開始斷崖式下跌,俄羅斯經濟更一蹶不振。特別是同年克里米亞半島公投併入俄羅斯,以及烏克蘭東部俄裔地區爆發「脫烏」軍事衝突,引發歐美國家對俄祭出經濟制裁,包括停止投資其能源礦產領域,禁止對其企業進行新的融資,更制約了相關產業成長,2015年和2016年俄經濟甚至出現負成長。

然而,在普丁的「維穩」和「成長」政經戰略下,自2016年第2季以後,俄羅斯經濟連續7個季度穩步復甦和成長。首先是面對歐美的經濟制裁,除採取「反制裁」措施,禁止從歐美國家進口農產品,同時也採取「進口替代」政策,進一步扶植本國相關產業發展,並帶動食品、原料、化學製品的產量大增。接著2017年國際油價開始回升,俄羅斯趁勢推動大規模基礎建設投資,包括興建克里米亞半島跨海大橋和島上各項開發、全方位投資建設西伯利亞遠東地區,以及籌辦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等,都有助提高總固定資本形成。

而在民間部門,因為金融情勢日趨緩和,內需恢復了,更助長企業向銀行貸款進行投資,並帶動機械、設備、運輸機器的進口大增。至於個人貸款也更加容易,活絡了民間消費,直接促使2017年俄羅斯經濟成長率由負轉正。稍早普丁在這次的國情咨文宣稱,「2017年俄羅斯的GDP成長率為1.4%,通膨率上升2.5%,創歷年最低,今年還可望持續下降。」客觀而言,GDP成長1.4%雖不是個大數字,卻說明俄羅斯經濟已走出衰退而進入成長期。聯合國發布的「2018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報告也指稱,俄羅斯已走出經濟衰退,預計2018年至2019年的GDP將成長1.9%。

另外,今年1月國際評等機構穆迪將俄羅斯主權評等展望從「穩定」上調為「正面」,主要考量其宏觀經濟管理部門能夠有效應對國際油價下跌和歐美經濟制裁之衝擊,以及其經濟和稅收部門的活力在增強中,使得國家能更堅強地面對地緣政治緊張和國際油價反覆下跌可能帶來的外部衝擊。今年2月標準普爾也跟進,把俄羅斯主權信用評等展望定為「正面」。上述兩項評等,相當有助於俄羅斯吸引外資,以及加快經濟成長。

總之,迎向「普丁4.0」時代,因為政經戰略的延續性,應有利於俄羅斯經濟邁入復甦期並衍生新機遇。目前韓國企業已積極向俄羅斯市場叩關,日本企業更看好當地市場的成長性而搶先布局。反觀台灣,儘管政府經貿部門根據大數據運算得出俄羅斯也是台灣拓展市場的目標國之一,但因全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似乎遺忘了北方這個廣大市場。看看韓日企業紛紛前進俄羅斯,我們是否也應研提「北進」政策,提供台商一個接軌俄羅斯市場的機會?

「欲窮大地三千界,須上高峰八百盤」,這是我在撰寫國際經貿情勢和新興市場等相關文章的理念。只有從實際出發,盤盤繞繞,才能登上白雲絕頂,視野也更為開闊。

吳福成

台灣經濟研究院戰略中心副主任、全國工業總會國際經貿事務委員會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