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荒唐貨幣史:直追辛巴威的委內瑞拉

位於南美洲的委內瑞拉是近日國際媒體爭相報導國家,不斷丟出震撼訊息,令人瞠目結舌。惡性通貨膨脹正在蹂躪委內瑞拉,正如非洲的辛巴威曾經多年身陷通膨烈火焚身一般,近兩年辛巴威惡夢甦醒,勉力改革,好不容易平穩經濟金融情勢。委內瑞拉竟然未能學習教訓,金融風暴變本加厲,政府胡亂玩弄貨幣政策,實驗性的措施隨意推出,步步令人驚訝。

至今年7月,通膨已達82,700%,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推測,今年其通貨膨脹率將達百分之一百萬。自8月20日起,最低工資調漲了30倍以上,而此工資不到新台幣1,000元;貨幣貶值96%,外債已飆破1,500億美元,壓力沉重。

進行幣制改革,將通用貨幣改版改制,是所有惡性通膨國家必然舉措。辛巴威惡性通膨期間,不斷發行高面額鈔票,甚至發行了100兆面額貨幣,徒然助燃物價漲勢,無法消除通膨預期心理,最後唯有廢幣,停用所有辛巴威貨幣,允許美元與其他外幣在國內流通,另外發行低面額的2元、5元新幣,逐漸脫離通膨惡夢。

目前的委內瑞拉,也在貨幣改革努力之中,然步調零亂,未能止血。其前任總統查維茲於2008年下令發行面額少3個零的強幣玻利瓦,未能奏效。今年8月現任總統馬杜羅宣布發行少5個零的主權玻利瓦,通膨依然如洪水淹沒民眾的每日柴米油鹽。

頗具創意的,乃是總統馬杜羅於2017年12月3日宣布誕生、2018年2月發行的石油幣(Petro),這是種加密貨幣,以該國石油和礦產儲備為後盾。一石油幣等於3,600主權玻利瓦,目前約60美元。政府聲稱3月底截止預購時已賣得50億美元,然外界仍不明如何運作,民眾更一團霧水。

把虛擬貨幣作為國家認定的法幣,視為惡性通膨的救命仙丹,前所未見,對此有正反兩面意見。

持正面意見者認為:在惡性通膨下,央行信用已經破產,印製的信用貨幣形同廢紙,改用另一種發行數量有限的交易工具,有助於在通膨大浪中定錨,甚至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新貨幣時代的來臨。持反面意見者認為:透過科技高手開發出來的貨幣,未獲各國央行認證,價值上下波動甚鉅,常是投機者追逐高額暴利的匯集標的,不宜作為國家通行貨幣。看來,在石油幣能否奏效尚待觀察期間,即使短期內暫時吸睛,也不保長期能穩住局面。

慌亂之中,委內瑞拉不斷出招。金本位思維也被引到檯面,9月擬開始發行可兌換1.5克與2.5克黃金的票據,但其黃金存量能否支應市場需求早就遭受質疑。看來,最新的虛擬貨幣與最古早的金本位制度,都在這盤經濟崩盤大戰中被端出,市場已無法靠虛弱的信用貨幣撐局。

檢視委內瑞拉經濟產業結構,嚴重失衡而集中於單一產業,仰賴天然資源,競爭力停滯。石油是委內瑞拉之命脈,石油收入占總出口收入80%。仰賴天然資源作為經濟養分,而非以生產力的提高作為經濟動能,總有一天坐吃山空。隨著國際石油供需調整,油價波動,委國之石油收入也不穩,經濟動能卡住。

政治局勢必然影響經濟金融。辛巴威與委內瑞拉皆在強人獨裁政治之下,種下毒害的禍根。2013年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因病逝世,馬杜羅大選勝出。連年經濟衰退,輿論要求原訂2018年12月舉辦的總統大選提早,5月選舉結果仍是馬杜羅當選。此選舉公正性與真實性受到質疑,連美加、歐盟、13個中南美國家亦不承認接受,美國亦實施制裁,可見其政壇與國際關係問題甚多。另觀辛巴威,其總統穆加比獨裁統治37年,至93高齡方被逼迫下台,政局動盪。兩國皆在強勢作為的領導人下,迷亂權力,掌握國家資源,卻把政策措施玩弄股掌,猶如遊戲。

辛巴威的辛幣崩潰時,國內容許美元及外幣流通,交易得以進行。至於委國,與美國交惡,未容美元流通,只是病急亂投醫地創造新交易工具。除非挽回市場信心,否則換湯不換藥,都如同病入膏肓癌末化療一般,飲鴆解渴,只能延緩大限,無法藥到病除。究竟如何挽回國家信心,是委內瑞拉當務之急的燙手山芋。

200萬痛苦民眾爭相逃出委國,又因不甘作為奴隸陷入思鄉,不少難民無奈步回殘破家園,無語問蒼天。歐盟已決定伸出援手,人道援助3,500萬歐元。

雖然外援聲助,不能決定國家是否脫難,仍賴該國有效政策措施。一國政策錯誤,政局紛亂,經濟失衡,欠缺生產力,坐大了金融風暴的漩渦。辛巴威在歷經多年苦痛後終漸穩定通膨,委內瑞拉呢?一場未完待續的戲碼,正在上演。

著重在金融、經濟、文創、藝文等領域,關注國內外相關政策與脈動,以平實的論述、邏輯的分析,闡釋理論觀念與實務現象,並提出建言。

楊雅惠

考試院考試委員、臺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