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注目吧!扭轉全球經貿結構的世紀大戰

中美貿易戰,不是單純的兩國貿易相互較勁,而是一場將影響全球各國貿易結構、經濟結構、產業結構,以及金融結構之持久世紀大戰。中美之間持續出招,彼此角力,一方是美國力圖衛冕第一大國寶座,另一方是中國踢館挑戰王座,這場高調的激烈戰事,將持續對壘,不會立即落幕,各國的產業、經濟、金融之結構調整,也將有相當變局。近日相關報導天天見報,各界分析自有見地,對於何方將獲益或受害,並無定論。這場世紀大戰,必然影響深遠。

全球貿易結構的改變,在川普2017年1月一上任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貿易協議(TPP)後,其他國家已於2018年3月另簽定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另作貿易協議。美國於2017年12月推出30年最大稅改後,2018年3月對進口鋼鋁課徵高關稅,矛頭已指向中國。9月24日起針對中國開出制裁清單,對價值約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課徵關稅,稅率自10%起跳,並擬自2019年1月1日起調升為25%。中國隨即宣告反制,將對約60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課徵5%~10%關稅。

美中之貿易量大幅降低下,全球之貿易量恐將委縮,保護主義是否確定抬頭而降低國際分工生產的經濟效益,世所隱憂。

產業結構勢必隨之調整,且不止於短期效應。在中國的加工產業將減少,全球企業之行銷與生產策略進行調整。我經濟部對於美國最近這份清單進行評估,把產業分成三類:在大陸佈局且最終產品輸美者為受衝擊產業,如網通廠、中低階自行車及零組件、石化產品、工具機及手提包等;未被納入制裁清單者為不受影響產業,如手機、筆電、電視機等;另為原本在台生產未外移的產業可能有轉單效應,如手工具、螺絲等。目前已有部分臺商已考慮回臺重新佈局,可能為臺灣的投資市場帶來一些新象,進而推高工業與商業用地之買氣。若考慮勞工成本,則可能往東南亞佈局。各產業另行覓機,將有不同於已往之態勢。在技術結構方面,美國的策略重點在於防堵中國的技術爆發力,抨擊中國不尊重智慧財產權,想降低中國技術輸入機會。影響所及,未來國際間技術流動也可能減少。

總體經濟面的國際結構,可觀察各國長程競跑之各階段名次。以經濟規模而言,美國與中國為世界第一與第二名。各界對中美雙方之此役勝負評估尚無定論,OECD已於9月20日宣布:由於全球貿易不確定性增加,進出口成長走疲,不利企業投資,今明兩年成長率皆下修至3.7%。未來貿易戰後美國或許就業率增加,而其物價可能提高。

在這戰雲中,各國的經濟受到貿易風向的扭轉,勢必相應調整產業與經濟結構,提出各自因應政策,經濟結構全盤洗牌。

金融面常是短期的迅速反應,波動更大。根據9月26日報載,J.P.Morgan資料統計顯示全球基金市場資金流向,今年以來流入新興市場141.2億美元,亞洲(不含日本)11.45億美元,其他地區則皆為淨流出。而9月13日至19日之間,唯有美國淨流入144.84億美元。可見資金大規模地隨著重大訊息在各國間流動,短期迅速進出。資金走向影響股市、匯市,未來將維持股市紅盤多久?是否中國將採大力貶值之匯率戰以提高出口?金融海嘯10年以來的低利率情勢已久,美國聯準會9月26日升息1碼,今年來升息3次,我央行9月27日決定9季不升息,顯然各對經濟情勢的關注層面不同。國內外若干學者與機構憂心忡忡,提醒慎防金融危機之來襲。

政治角力往往是決定性的因素。中國從2013年宣告一帶一路計畫,展現其力圖掌握歐亞貿易之雄心,2015年提出中國製造2025計畫,擬把原即世界製造大國升級成製造強國。念茲在茲美國優先的川普,不容中國聲勢浩大,採取了種種強力抵制措施。近來歐盟提出新戰略,與美國同一戰線,擬與亞洲合作抗衡一帶一路。至於貿易戰能否遏止中國製造2025計劃與一帶一路的高調拓展?中美各自將獲利或受創?待繼續觀察。列強拉鋸拔河,各國政治體制不同,政策執行力有別,將有多少招數陸續出籠,看得全球經濟金融市場心驚膽跳。

世紀性的大戰已經鳴槍起跑,不但是短期性的資金移動,長期性的貿易、產業與經濟結構都將產生相當變化。強國的霸權競爭,扯動了各國的神經甚至血脈。敏感的市場睜大眼睛注視此一變局,能愈早正確看清方向者,愈早在危機中找到轉機。

著重在金融、經濟、文創、藝文等領域,關注國內外相關政策與脈動,以平實的論述、邏輯的分析,闡釋理論觀念與實務現象,並提出建言。

楊雅惠

考試院考試委員、臺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