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中、美角力夯 看見全球新曙光

正當川普總統以雷霆之姿,不假思索的宣布對大陸徵收關稅的貿易額度,再追加一千億美元;然而此一報復性主張,不論開徵的法律依據與相關事證,各界皆了無所悉。直接跳過必要的行政流程也罷,川普此一舉措直接推翻了於幕後戮力穿梭,以謀求能有突破的財政部長姆努勤(S. Mnuchin);以及甫於前一天,才對媒體宣稱301調查的結果未必要實施的貿易總署談判大使賴錫哲(R. Lighthizer)。

財長姆努勤在於面對媒體時,一再強調其與中國大陸不斷進行聯繫當中,希望會有讓各方都滿意的結果出現;而他個人並不懷疑川普擴大打擊面的執行意志。賴錫哲大使則旋即改口說:川普總統的處置適當,貿易總署將全力配合進行調查,並提交出擴大的應稅品項名單。

川普總統指控智價財損失達到3,000億美元,以及因此而讓美國工廠關閉、讓勞工的失業等情事,固然是其主持實境秀的習性使然,總要能語不驚人死不休,才做得到效果。然而,從2008年8月發生金融危機以迄的10年間,美國製造業的就業人數和勞動佔比,均有微幅增加;此際美國最新的貿易統計顯示,現在的逆差總金額和2006年8月到金融危機發生之前的兩年間,以兩兩實質的月平均相比較,已經比當時的逆差金額減少約1成!

在最近10年間,美國總人口和經濟規模均有快速增長,在實質需求明顯增加的情況之下,逆差之所以能夠減少1成,主要是拜美國對全球出口的優異表現,出口增長遠遠高於進口,尤其是對中國大陸的出口貿易。遑論新增加的這1,000億美元應稅品項,勢將擴展到資通訊產品;然而ICT產業的關聯定位與上下游生產鏈的交互影響,勢將對全球經貿體系產生難以估算的巨大衝擊。

眼前,日本、韓國和德國等的ICT產業,有做品牌延伸的自主能力在,應該是沒在怕;而歐、美國家,主要投資在腦力開發、銷售渠道與品牌資產,再不濟總還有授權金與無形資產的獲利可收取,比較有本事吸收關稅負擔的轉嫁,因此在消費市場要發生大規模的漲價現象,倒還不至於。中國大陸則有廣大的內需市場做支撐,又有東南亞、西亞與東歐可以長期做經營,其產能轉向與獲利維持,也都還好做盤整。

至於遲遲難以打進到消費市場內做好現地經營,又沒啥本事能走入高端研發的國家或是地區,則明顯處於不利地位。此外,長期仰賴原物料出口的國家,像是澳洲與中東油產國家等,對於石油、煤礦產與鐵砂的需求可能走弱,自然點滴在心頭。

此刻有中國大陸挺身在前做抗衡,曾經信誓旦旦不惜一切都要保有對等與尊嚴的加拿大總理和墨西哥總統,據傳雙雙在北美自貿協議(NAFTA)的第三輪談判上,取得重大突破。果如期然,關於生態、自然環境與勞動人權的維護,都將在未來被納入為共同責任與承諾義務內。北美洲三大國的高品質自貿新約,指日可待。

同時,於公投脫歐之初,英國即想要趁機達成英、美與英、日自貿協議;不過日本與歐盟的自貿協定,卻先馳得點,短期內英國也只能徒呼負負。川普總統對於英國首相梅伊的幾番請求,一貫是冷淡以對;此一看似對英國不利的情勢發展,卻非常有助於促成英國與歐盟的談判折衝。

此際的歐盟與日本,正盤算如何能拉出運作縱身,好在世貿組織(WTO)的平台上,挾著美、中歧異所必須透過的仲裁和斡旋,進一步達成抗衡美、中和俄國的托大。而川普更是反過身來,低調遊說即將到訪的德國總理梅克爾與日本首相安倍,希望他們支持其在鋼鐵的生產限量與貿易利益共管的戰略構想。

至於韓國輕易選擇棄守談判底線,早在中、美正式開戰之前,即已承諾要減少3成的鋼鐵輸美,以及接受卡車零關稅的措施延後20年生效等的退讓,來換取韓國得以被排除在鋼、鋁關稅的名單之外。是福?抑是禍?如今倒成了未定之天。

無論如何,已開發國家(OECD)的利益維護,依然穩健一致;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則必須再一次選擇繞路迂迴。未來的經貿世界,仍將更緊密的彼此做出擁抱。

文以載道,以辛勤筆耕,來召喚出人間公義。讓主題與論旨在經濟模型指引下,和各類數據做到交相詰難的探索;於文字爬梳當中,則務必要言有所本。

盧信昌

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