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美中貿易大戰:國家根本利益的貿易戰

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是美國著名的期刊,在期刊中,它以各種角度來討論如何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而就此次的美中貿易大戰來說,川普總統也是高舉美國利益(美國第一)的大旗,誇稱要一舉把中共打回數十年前貧窮落後的窘境。

中共務實且深刻地體認到,在面對川普一手挑起的仇中民粹下,其勢不可小覷,應做最不利的打算,因此,在對應的策略上,已有該讓就讓的準備,但其核心利益:「中國製造2025」則是寸步不讓。而就美國而言,其核心利益的範圍很廣,包括農業州的黃豆、豬肉、牛肉 、德州的頁岩油氣、乃至高科技產品、服務業准入等,都是他的利益 。因此,美國在川普的鼓動下,各利益團體的需求及期待既大且廣,不論是對內的交待及對外的策略都須兼顧。

在此一情勢下,美國為早日逼中共就範,自今年7月初起又提出,再對中國2千億產品加徵10%,甚至25%的懲罰性關稅,但此一政策也引起美國工商業界的質疑,外電報導,美國的商會(US Chambero f Commerce)主席杜諾惠(Thomas Donohue)表示,川普政府要求中國大陸負起責任是正確的,但貿易戰會傷害美國經濟。商會並將美國愛荷華州、伊利諾州、俄亥俄州、路易斯安那州等列為在美中貿易戰下,屬「極度嚴重受損」的州。而若2千億高關稅的課徵下,它會進 一步地影響美國中間財的供給,也會讓全美企業受影響的範圍再擴大 ,然此舉是否能進一步地帶動美國(及他國)的企業轉回(至)美國投資生產,則仍須再做觀察。簡言之,這對中國是直接的衝擊與傷害自不待言,而對美國而言,是否能一舉拿下中國則是關鍵一役,雙方都有不能輸的面子與裡子問題,故可稱其為兩大國間的「國家根本利 益的貿易戰」。

就表面而言,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大,國家的政經實力更雄厚,故在這場貿易戰中,是發起者,也占了上風,然美國的問題是在於貿易戰下,它是否能一舉拿下中共?是否能在黃豆倉庫(及冷凍廠裡)再也放不下黃豆(及豬肉、牛肉)時、在物價受到波及時、在美國貿易赤字仍是居高不下時,仍能保持高民意的支持,是個重要的觀察點 。

當然,就中共而言,是否不讓此一波來勢洶洶的美國貿易戰攻勢元氣大傷當然是它應對的核心問題,因此,是要「堅壁清野以老其師」 ,以「八年抗戰」、「敵進我退」的方式對應之?抑或是「以快打快 」、「速戰速決」的方式,提早知難而退,而鳴金收兵呢?這也是個重要的觀察點。

上述問題的答案是在中共,也在美國,就中共而言,如何控制其損害,不致於造成經濟上如前蘇聯及日本(在廣場協議日圓升值後)在 制度上的崩解,是關鍵之所在,若能舉國度過小月,再從美國以外的市場得到喘息,這也是可能的因應之道,畢竟,美國「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國製造2025)」,這可是會把「中國夢」給一腳踩碎。

另就美國而言,她的關鍵在於川普的人氣政策,是否能讓美國人信服,這有傷美國消費者荷包的政策,它能否在短中期間奏效?若能,自然是加分,是值得支持,若不能,則務實的美國消費者是否仍會買單支持,就會是關鍵。美、中兩大國間,雙方都有國內的民粹撐腰, 但美國有民主選舉,而中共沒有民主選舉,而此,當然是貿易戰外的 一個不可忽視的政經因素。

台灣在這波可能不是短期內能落幕的美中貿易戰下,是否會牽動台 商的布局,殊值觀察,前進美國(或轉進東南亞)當然也是個考量, 但以前進美國為例,恐不是三言兩語那麼容易,不論是英文或是南亞 不同語文,都會是很大考驗,因此,按兵不動,共度小月,或許是審時度勢下的最佳策略。

用真誠且精準的經濟眼光,分享並解析當前經濟現象與問題,是自我期許,更是要求。

單驥

國立中央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