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各國央行升息的冷熱試探

圖為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

當2017邁向2018之際,即一年前,即看出各國已有升息之姿,甚至有些預測者認為各國將會同步搭在升息列車上,局勢太過強勁,造成2018年一大危機。而今從2018跨入2019之際,的確看到不少國家已在升息列車上啟程,只是車速各有不同,另有不少國家尚按兵不動,觀望猶豫。至於原先擔心的危機,並未在2018年發生,但在政經局勢風浪洶湧之下,各界對2019年也不敢大意。

綜觀目前主要國家的利率政策,出現紛歧形勢,對於情勢判斷,並無確定共識,即使升息,腳步亦不致於大力闊步,各央行舉手投足之間,含著試探水溫之意。

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全球多以低利寬鬆貨幣政策作為振興經濟的主要策略,QE政策主導著主要國家的貨幣措施,利率一直沉澱在低谷爬行。十年以來,慢慢擺脫金融海嘯的憂鬱氣氛,不耐者亟思跳離沉淪多年的超低利率。近年來經濟數據開始轉為明亮,市場產生了利率即將回升之預期,各國央行也蠢蠢欲動。到了2018年底,已有逾半數國家之中央銀行採取了升息政策,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印度等國,預計2019年將有更多國家會加入這升息列車,7年未升息的瑞典更搶在跨年前四天迫不及待地調升利率。另亦有未升息之國家,包括日本、中國、歐元區等,台灣亦一連十凍維持原有利息水準,尚未放開腳步跟進。

升息不升息,與各國對於其經濟金融成績表現,關心的角度,未來情勢研判,以及長短期策略有關。根據報導,主要經濟體對於經濟面、貿易面,多未大膽樂觀預測。在經濟成長率方面,預測2019將比2018年為低。在貿易方面,川普高調打起的美中貿易戰如火如荼,全球貿易量蒙上陰影,IMF已在10月把2018與2019年的貿易成長率之預測值分別調降了0.9%及0.7%;聯合國預計2019年的亞太地區出口量成長率會降低約1.7%。各國對於經貿情勢多所保留,迎向新春曙光中帶有隱憂。

金融面的顧慮,尤其是股市由紅轉綠,時而溜滑梯崩跌,加深市場擔憂。股市享受過2017年長紅的歡騰,2018年不復盛況,第四季未能風光告捷。美國三大股票指數在封關前一周出現2008年以來最大跌幅,熊市伸頸招手。日本日經指數全年總結下挫12.08%, 東證指數更下跌17.8%。台灣股市跌落萬點之下,2018年底封關比2017年底約跌了9%,平均股民約賠24.8萬元。

分析不穩局勢的起因,皆把矛頭指向美中貿易戰掀起波濤。或許,川普本人也不諱言他的強勁措施呼風喚雨引起國際喧擾,包括課稅、禁銷、技術管制等等,並攪動國際組織,甚至更動國際武力部署,每步棋皆揭起甚大漣漪。川普為求經濟金融成績美麗,不希望被緊縮的貨幣政策削減光芒,數度要求聯準會停止升息,此乃直接挑戰了聯準會應該獨立之本質。聯準會基於美國近年經濟強勁,失業率降低,實質利率偏低,已具有提昇利率水準的條件,自2015年以來8度升息後,不畏川普的叫囂,復於2018年12月14日宣布升息一碼,維持了聯準會的獨立決策之風格。然而,一般推測新年度的升息措施將會減緩而進入尾聲,甚至認為此刻的升息是為未來的降息留下運作空間。

多國在經濟漸佳的表現下,亦有走向正常利率水準之準備,但在局勢不穩中步伐放輕。各國的舉措研判與市場反應並不全然相同,一般升息會吸引資金,帶來升值,若干升息國家如菲律賓、印尼、印度等,升息後反而緊隨著貶值。市場氣氛冷熱無常,各國在試探中摸索前進。

如此各國試探水溫的差異態勢,有助於避免過度緊縮或過度寬鬆。市場不宜落於全面過熱或過冷的情境,全面過熱可能引起通膨,全部看壞則可能蕭條。股市無論處在全面漲停板或跌停板中,均使交易停滯,唯在漲跌預測皆存的場面中,交易方能成交。換言之,在有好有壞的不同眼光中,市場不致於暴衝,形成一股拉鋸的暫時平衡力量。

中美兩國元首會晤後,協議自12月1日開始90天的貿易戰休兵期,暫時降低炎炎峰火,而期限一到仍有相當變數。2018年冷熱交織,風雨中大致平穩前行。2019年啟程了,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大旗在揮舞中,先作水溫探試,避免魯莽地全球同步同向大幅度揮動,給予市場各部門的調整時間,待一年後2020年新春曙光,可再檢視,能否維持平穩的態勢。

著重在金融、經濟、文創、藝文等領域,關注國內外相關政策與脈動,以平實的論述、邏輯的分析,闡釋理論觀念與實務現象,並提出建言。

楊雅惠

考試院考試委員、臺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