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全球併購潮下的企業股權結構與轉型挑戰

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於2018年12月30日生效。占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13%、擁有逾5億人口的新經濟圈將撤銷區域內農產品及工業品逾95%品項的關稅,一上任就簽署退出TPP文件的川普總統並未攔阻其他國家對於自由貿易的信念。除了缺了一角的TPP之外,另一缺角的區域貿易與經濟發展是今年中華民國青年節,英國可能在無任何協議的狀態下硬脫歐,環顧當前各多邊經貿組織,運作的較為順暢的大概僅剩東南亞國協。

美中之間從貿易戰、匯率戰、科技戰或冷戰持續延燒,不管這戲碼是否屬實,引發的骨牌效應已然擴散。揮別多變的2018年,根據各種預測,2019年的變化可能更加激烈,而盤根錯節的國際政經形勢,對於未來更是難以預測。在美中互相加徵關稅等全球保護主義擴大的當下,主要經濟體並未停下改變的腳步,被動地或觀望地因應美中摩擦。而個別廠商的動作頻頻,積極爭取美、中兩大陣營的對決所擠壓出來的新板塊與新商機,以及變動的供應鏈結構中的新商機。

在中國大陸經略多年的台商,正面臨1980年代末期以來最大規模的遷徙抉擇,無論主動或被動,RO(撤出,Retreat Operation)規模在2018年逐漸擴大中,但套一句北京清華大學歷史系秦暉教授評論中國40年前改革開放所說的「中國當時知道要從哪個體制離開,但不知道要進入什麼體制。」危邦勿入,但何處是安邦?動態的世局需要的是見識加上膽識的決策與執行力。返台的所在多有,但台灣當前的投資環境與貿易協定均不利經略國際市場的佈局。深化的國際佈局早已在川普啟動貿易制裁之前就已展開,到現在還沒動靜的廠商恐怕要加把勁了。台商目前除了需要應付緊張的外部情勢外,還得積極處理內部的治理挑戰。

這幾周在美中衝突中,除了川普和習近平之外,最受到矚目的人物應該是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任正非與華為帝國的舉手投足都引來高度的關注!任正非的女兒在過境時遭加拿大當局逮捕,目前雖交保但遭境管的孟晚舟再也不能低調了。網路上各類評論的文章充斥,將任正非的個人與家人都起底,這是公眾人物另一種形式的困擾。當華為在全球5G設備市場的市佔率高達20%(僅次於Ericsson的30%,而第三名的Samsung僅有4.4%),華為的一舉一動都如任正非家族般地動見觀瞻。

網路評論給予任正非的無私高度評價,論及他將98.6%股權分給了華為員工,以振奮華為鐵血大軍的士氣。因此,對於華為的各種傳言都僅止於傳言,為何不上市?是否具有軍方背景?華為全球銷售金額在2017年達到6,036億人民幣,若比對通訊業公開發行的同業,估值在1,000~1,500億美元之間,若比對互聯網公司,更在這個規模之上。問題在這個數位匯流時代裡,如何定位華為是個難題!而任正非、孟晚舟與華為的傳承糾葛,堪稱樹大招風的中國民營企業遭遇國際反制的代表作。在5G結合物聯網的美中新經濟競爭中,華為除了家族治理外,公司治理中的股權結構正是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台灣產業航行在巨浪頻繁的航道上,所不得不關注的轉型議題。

在2018年4月才落幕的日月光收購矽品大戲的背景,正是經營團隊持股過低(遠遠超過任總裁的持股比例,當然,無人有能力以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邏輯去評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規律)。日月光於2015年8月24日宣布以45元收購矽品25%股權,引發矽品林文伯董事長的全力反擊,期間引進了白衣騎士鴻海、結盟了敏感的中國大陸清華紫光集團,令人頭暈目眩的大戲還需經過中華民國公平交易交易委員會、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的核准。這齣戲是悲劇?抑或喜劇?端視從誰的觀點看,總體而言,對台灣封裝測試產業而言,算是喜劇收場!值得欲從策略投資觀點入手的家族企業在面對轉型抉擇時參考的經典案例。

美中爭端對雙方的衝擊不小,但從美中之外的其他經濟體觀之,還有許多從中獲利的鋪陳空間。台灣未公開發行的家族企業或許對於籌碼的掌握要比公開發行的同業更加嚴密,但當全球併購潮節節上升的趨勢方興未艾,也可能因此錯過策略性投資的佈局契機,如何結合專業服務機構的協助,在變動中爭取到下一波的成長契機。

秉持著一路以來關懷與陪伴產業的初衷,期許自己藉由書寫拉近產學研之間的距離,提升台灣產業與社會競爭力,經濟好,台灣才會好!邁向可持續共榮的現代化社會。

佘日新

逢甲大學講座教授、逢甲大學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