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聯邦政府大停擺,美國公務員度小月

川普下令關閉聯邦政府,從去年耶誕節前至今,領不到薪水的公務員只能各憑本事,努力做好身家的安頓。圖為美公務員要求恢復工作。圖:路透

川普總統信誓旦旦要擴建美、墨邊境圍牆,希望能以現代萬里長城來畢其功於一役,試圖阻擋住川流不息的外來移民。自川普於2017年就任以後,先是拒絕來自有敵意國家的政治難民,庇護與否立即點燃難民收容的司法大戰。即使在聯邦法院和大法官會議上先後被裁定違憲,也還是持續爭取突圍。

其後行政機關更改已行之有年的做法,不再遷就移民配額必須貼近現狀,因而取消來自中南美洲、西歐和中國大陸、南亞等地的配額核定。在當下川普的意圖並不難揣測,就是衝撞完司法機關的見解後,回防手邊的行政裁量權當武器。

有趣的是,部分國家不再有移民配額的新制才剛開始實施,就有媒體擔憂沒了管制上限之後的解讀,竟然是會助長來自印度等國家的移民人數!誠然,美國自詡是民族大熔爐,收容移民不只彰顯出對傳統信念的堅持,更是人權守護與自由理念的標高。於21世紀的今天,接受難民與否,業已成為文明國家的道德彰顯。

不過,國會議員與川普總統不論就移民身分的認定、收容程序的適法性,乃至圍牆建置的形象衝擊,在意涵理解與成本效益的觀點,歧異之大,可謂是天差地遠了。在新一年度的預算審議上,府、會首腦不惜全面開戰;為了爭取造價在50億美元以上的圍牆,川普更不惜以全面的焦土策略做對應,下定決心關閉聯邦政府。

因而導致各部門的無米之炊;就連新年假期間,到訪國家公園的遊客,也只能自求多福。從去年聖誕節前至今,領不到薪水的公務員則只能各憑本事,家家戶戶度小月。像是聯邦人事總處即指導官員,要懂得跟房東爭取服勞役,用以物易物(BARTERING)的方式來換到暫時棲身。

正當80萬餘名聯邦各級僱員,其中的一半還得要無薪上工;另一些人,則努力做好身家的安頓。先是有白宮新任幕僚長Mick Mulvaney,說出此刻正有38萬名員工享受到有薪給的長假。而川普於聖誕節到元旦期間,則一同在白宮內做留守,既沒錢領、也沒假休;聖誕夜時,還在推特上大嘆,一人獨處的長夜寂寞,真正的難耐。

川普於新年假期演出的苦肉計,迎來美國府會高層於年初二的白宮會議。不過,川普即席當著攝影機鏡頭痛罵國會議長和黨鞭;約定要做的當面協商,瞬間化為烏有。如今,5個星期倏忽已過。

因為飢寒交迫,公務員各類求生存的突發異想,也逐次上了媒體報導。有上千名官員在眾募網站上開設帳戶,透過網頁說明來募取捐助;但總共只募到約10萬美元。也有偏鄉的海巡人員和運輸安全官,被迫在上班期間接受食物銀行的救濟,集體在停車場上吃、喝慈善配給。

商務部長羅斯在受訪時,宣稱其甚為不解。他認為官員如果去借款過活,一定會受到金融機構歡迎的。究其實,美國的薪資支票借款,即使有法律明文保障的退伍軍人,利率都可能相當高;更何況多數人還會有學貸、信用卡債和房貸要定期繳息、繳款。

果真能以公務員身分,換取以低利率借錢做消費,又有誰願意動用到循環貸款呢?有誰不想要借低,或是早日繳清貸款呢?

出身金融業,據稱身價在數十億美元的商務部長,竟有如此發言;再搭配上白宮幕僚長所宣揚的放長假說,度小月的美國大小官員,唯一可確定的是,心在淌血。

文以載道,以辛勤筆耕,來召喚出人間公義。讓主題與論旨在經濟模型指引下,和各類數據做到交相詰難的探索;於文字爬梳當中,則務必要言有所本。

盧信昌

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