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華為前進非洲現況

華為在非洲54國皆有據點,佈局既深且廣。圖:新華社

就在美中貿易戰雲密佈、華為遭到歐美多國圍剿之際,華為早已在廣漠的非洲大陸開疆闢土、建寨紮營。

農曆年前從香港往約翰尼斯堡的飛機上,與隔鄰乘客攀談,知悉其為華為派駐在約堡的工程師,帶著家人赴約堡渡假一個月。聽他說,華為早在二十年前即前進非洲,以南非約堡為軸心,環境優美、佔地廣大宛如西雅圖微軟園區的華為約堡園區,就有來自中國大陸工程師達2,000位之多,非洲54國皆有據點,佈局既深且廣。

派重兵紮營

華為在非洲的佈局採多元策略。據鄰座這位工程師的說明,華為最早、也最大的業務項目,是替取得非洲各個國家地區通訊執照的營運商建立基地台。華為自中國七大研發中心派遣工程師、自中國深圳總部運來所有的器械設備,以turn key方式進行。以南非的金融商業重鎮的約堡為例,華為同時在當地擁有有線與無線WiFi佈建網路業務。據當地台商用戶反映,華為的網路一般而言不論價格與品質,均較當地自營商架設網路的穩定許多;若使用南非在地運營商架設的有線網路,都會再行購買華為的無線WiFi做為備胎。

用國家力量做生意

早年為中共軍方工程師的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就一再告示華為17萬員工,華為不只是中國的華為,而是要走到國際、做世界的華為。目前華為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都有據點,華為千億美元營收中,有半數是來自中國以外市場。相較於國際行動通信大廠以先進國家為市場重鎮,華為則將開發中國家、如有11億人口的非洲大陸市場,即是華為的策略目標。非洲經濟之首的南非,一直以來即是華為前進非洲的橋頭堡。背後有國家力量支撐的華為,大都先與當地國家簽訂通訊合作協議,由華為以培訓當地通訊人才、提升技術為導,從基地台營運建立開始、次第推動相關連業務與產品。

去年7月華為在約翰尼斯堡分別成立非洲發貨倉庫及非洲首家資訊與通信技術(ICT)創新體驗中心,前者可將終端產品發貨由三週降至三天。後者為利用雲計算技術,將5G、虛擬實境、物聯網、智慧家庭、平安城市等的資訊通信技術及應用業務帶入非洲。據稱該中心並與約翰尼斯堡當地中小企業提供技術孵化平臺,並與包括約翰尼斯堡大學、茨瓦內理工大學、德班理工大學、瓦爾理工大學等南非多所大學合作開放實驗室。華為南非創新中心占地約500平方米,總投資近500萬美金。華為和南非電信與郵政部簽署ICT戰略合作協定,並與上述四所南非高校簽訂ICT合作協定。宣稱在未來五年將為南非培訓1000位ICT人才。

問鄰座這位南非華為工程師「為什麼西方社會圍剿華為?」他自信的回覆,「當然是因為華為的技術能力已經造成威脅。例如華為集團的海思HI-SILICON的芯片已經凌駕競爭對手高通。」

我問他,華為技術崛起的關鍵?

他回答:砸錢。2013年前後,華為大量投入在研發上。對內在大陸北京、上海、杭州、成都、西安等七大設有電子通信科技高校的城市建立研發中心。對外,直接在海外資通訊國際大廠所在地設立海外子公司研發單位,就近搜情;以及高薪網羅當地學術相關研究機構工作過的前沿人才。每年用於研發費用佔營收比重達20%。在內部管理上,則是研發與業務一體化。研發與產品銷售部門內部輪調,產品銷售的工程師,往往就是銷售自己開發的產品,自然駕輕就熟。薪資獎勵以工作表現決定,工作以任務導向。儘管工作壓力與工時都很大,由於公司在給薪上非常大方,極具激勵作用。以他一個中階工程師為例,十年間薪資就調升超過四倍,還不包括年終獎金。派駐南非除了有海外加給,家人可以一年來南非兩趟,他自己也可以回去省親一趟。

在飛機著陸抵達目的地時,這位工程師輕聲的教導稚齡的兒子如何在座椅前的電視上看目的地相關的資訊、以及窗外的風景。接著換上南非當地的手機晶片卡,用英文與接機的司機通話。通過這位年輕的工程師,除了一窺華為壯大緣由,也看到中國崛起後展現的國際化。

出自論語泰伯篇的「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是當年大學聯考的作文題目;深植胸臆。多年的專業撰述生涯,這句話為個人的寫作圭臬,一貫秉持的理念。

刁曼蓬

東海大學東亞經濟社會研究中心研究員、天下雜誌資深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