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2019年股市,熊來了嗎?

從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全球股市陸續復甦,直到2018年上半年甚至第三季,都一直維持牛市氛圍,尤其美國四大股價指數迭創新高,直到10月開始風雲變色,11月有回升,到了12月再度逆轉,全年的漲幅全部吐回。

這個現象不是只出現在美國,幾乎全球各主要股市投資人都在做白工,忙了一整年還倒貼錢。

2018年全球主要市場,巴西、印度和紐西蘭全年逆勢收紅,分別以15.03%、5.91%和4.92%等累積漲幅,奪下2018年全球強勢股市的冠、亞、季軍寶座。雖然阿根廷股市全年也微幅收漲0.75%,但阿根廷貨幣重貶,資本利得不足以彌補匯價損失。

比較所謂「金磚四國」股市,巴西與印度在2018年仍是牛市,甚至分別以漲幅15.03%、5.91%分居2018年股市漲幅的冠、亞軍。中國股市則反其道而行,股市跌幅居全球之冠,其中深圳股市跌幅達34.42%,居2018年全球股市跌幅之冠;上證股市跌幅24.59%,全年跌幅名列全球第二。至於俄羅斯股市跌幅7.42%,損失較輕。大致說來,金磚四國股市表現,除了中國陷入重災區、俄羅斯小跌7.42%之外,巴西與印度的表現可說亮麗。

歐美2018年股市也是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表現最差的一年。倫敦FTSE 100指數收在6,728.13點,全年下挫12.48%;巴黎CAC 40指數以4,730.69點作收,全年跌幅10.95%;法蘭克福DAX30指數收在10,558.96點,全年跌幅18.26%;歐洲市場可說是哀鴻遍野。美股在2018年主要指數年線收黑,道瓊工業指數和上年年底相較收跌5.63%,標準普爾500指數12月累跌逾9%,為1931年經濟大蕭條以來最糟的12月表現,全年跌幅6.24%,指數由年中的歷史新高打回原形。

再來看亞洲股市,2018年全年,香港恆生指數下跌了13.61%;日本日經225股價指數下跌12.08%;韓國綜合股價指數下跌17.28%。至於台股加權指數,從2009年以來除了2011年與2015年以外,各年都是收漲的牛市,尤其2017年上漲15.01%,僅次於2009年谷底反彈的78.34%,在2018年則收跌8.10%。

看完2018年全球股市從2017年的榮景大幅滑落,我們對2019年更不敢抱以樂觀。2019年不能樂觀看待,不是只有技術面上的分析,更要由基本面觀察。2018年開始的美中貿易戰,衝擊的不只是兩國的產業;在全球化分工的產業結構下,各項產品供應鏈的相關國家都難免池魚之殃。在川普總統「美國優先」的大纛之下,貿易戰只是中美國家競爭力、霸權影響力的前哨戰。

當一個商人變身為國家領導人,我們不能再以傳統國際政治規則或傳統政客性格,來預測他的策略;商人將本求利的多變性格,讓兩隻大熊的角力變得不可捉摸,可憐的是周邊的小白兔,一不小心就會被踩死,設廠在中國大陸的台商正因此而不知何所適從。

漸漸地,我們看清,川普要的不是只有貿易逆差的改善、中國市場的開放,而是更高層次「中國製造2025」的圍堵。在川普不按牌理出牌的策略下,中國政府已經改口「中國製造2025」不是政策,僅只是規劃。中國政府也不是省油的燈,嘴巴說的和手上做得未必要一致。改口只因中國經濟成長放緩,裡子比面子重要。

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在現況上有所不同:中國經濟在持續高速成長後有放緩趨勢,「央媽」(人民銀行)採寬鬆貨幣政策,1月4日宣布全面降準,釋放資金以維持經濟穩定成長。美國的情況則是連年成長,非農就業人數持續擴張,失業率已經達到充分就業的失業率水準;從而美國央行(聯邦準備理事會)在去年已經連續4次升息,貨幣政策逐漸趨緊,利率水準上升,帶動資金回流美國。除了美國聯準會,歐洲中央銀行(ECB)也在12月決定讓量化寬鬆計畫退場。中、美、歐盟各主要國家不同的貨幣政策走勢,會加劇全球股市的震盪。全球主要金融市場在2019年若升息走勢確立,則全球股市由牛轉熊的態勢也告確定。

比較值得寬慰的是,全球的地區性緊張情勢,在中東因ISIS勢力預料將被徹底剷除,中東情勢可望緩和;在朝鮮半島因「川金二會」預期在短期內舉行,東北亞緊張情勢也可望紓解;台海兩岸政府雖然僵持不下,互動情況若能維持「君子動口不動手」也就還好。換言之,全球股市因地區情勢緊張而震盪的機會可望減低。

綜言之,享受多年牛市資產增值的股市投資人,可能要調整一下投資步調了,2019年熊市機會提高,減股加債,甚至現金為王,都是值得考慮的因應之道。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