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人民幣、日圓、油價同步漲升的訊號

2019年開年,媒體與華爾街分析師看空聲浪高漲,中美貿易戰造成經濟衰退的統計數字陸續公布,令人驚恐

元月初在台北舉行的多場經濟論壇,演講者的標題充滿了「金融危機」、「經濟衰退」等驚悚的字眼,但是,金融市場的訊息卻與上述悲觀的觀察背道而馳,其一是人民幣匯率創下14年以來最大的單周升值幅度,其二是國際油價寫下9年來最長的連續漲升紀錄,再加上日圓匯率突然升值,顯示極端的悲觀氣氛正在扭轉,而美元匯率走軟,可能是2019年最值得密切觀察的重要指標。

2019年開年後人民幣匯率的快速升值,一直被看衰,認為必然貶值破7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新年開市之後展現逆勢升值的強勁走勢,元月7日至11日的新春第二周交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6.8663一路強升至6.7596,單周升值幅度高達1.58%,創下2005年以來最大的單周升值幅度。

其次是國際原油價格的快速反彈,指標性的西德州中級原油在去年走了整整一年的空頭,從2017年10月的高價每桶76.8美元一路走低,到了去年底最低出現42美元的價位,觸及到兩年以來的新低點。但是2019年開年之後迅速反彈,在短短兩周的交易拉高至50美元之上,距離低點已經大漲逾20%,原油期貨市場從12月底的交易起算,西德州原油期貨交易連續9個交易日收漲,創下自2010年元月以來最長的連續漲勢,而北海布蘭特原油更創下11年以來最長的單日連續上漲紀錄。

領先於人民幣匯率與原油之前,日圓兌美元匯率在去年12月中旬之後,就出現連續升值的強勁走勢,日圓從去年7月到年底,長達半年的時間在110日圓至114日圓兌換1美元的區間盤整,12月17日開始升值,不到三個星期的交易,就從113日圓暴升至105日圓,最近則拉回到108日圓的價位整理,以105日圓為基準,這波匯率最多升值7.6%,而以108日圓為基準,日圓今年也已經升值了近5%,

人民幣、油價與日圓的上漲,同步指向對應的美元匯率有走軟的跡象,美國聯準會去年12月的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會議紀錄顯示,有多位聯準會委員主張應該審慎評估進一步升息的妥適性,美國貨幣市場對於聯準會在2019年升息次數的預估,也從最高的四次降低至兩次;聯準會主席鮑爾在去年底的公開演講中表示,基於外界對於全球經濟趨緩的不安心理在最近幾周重創金融市場,他重申FED將對升息「保持耐心」。鮑爾在該場對華盛頓經濟俱樂部演講中,使用「耐心」字眼就高達五次,在此之前的亞特蘭大演講,鮑爾同樣釋出鴿派、減緩升息腳步的訊息。

不只是鮑爾,聖路易聯準會總裁布拉德 (James Bullard)甚至公開表示,聯準會過去兩年升息政策已到盡頭,在預期今年經濟成長將趨緩情況下,應該停止升息。

去年11、12月,美國總統川普用史無前例的手法呼籲聯準會停止升息政策,川普毫不掩飾的立場引發總統干預聯準會獨立行使貨幣政策的憲法爭議,甚至出現川普將要撤換鮑爾的傳言,雖然聯準會在12月依舊遵循既定的腳步升息1碼,但是顯然川普的壓力,加上12月底美國股市的重挫,顯然已經對聯準會的公開市場操作委員們帶來相當的影響。

如果聯準會在2019年暫緩升息,那麼過去兩年全球資金從新興市場撤出的壓力將會大為減緩,最具指標性的阿根廷兌美元匯率,已經在36阿幣兌1美元附近持穩了將近半年,而土耳其去年從3.8里拉兌1美元,狂貶到7.2里拉,也在9月之後出現資金回流,匯率升值到5.5里拉兌1美元。

同樣面臨強大貶值壓力的人民幣,因為人民銀行成功的匯率管理,以及黨中央強悍的匯率護盤決心,沒有出現阿根廷與土耳其的貶值,斷絕強烈的貶值炒作心態,成功將人民幣匯率守穩在7元大關之前,如果新興市場貨幣的賣壓減緩,2019年不但不會出現空頭大師所說的金融危機,甚至會是新興市場反轉走強的契機。

北京當局對於經濟維穩的決心強大,如果在美元匯率走軟、聯準會升息腳步放緩的大環境下,大陸從10月開始陸續推出的各種救市措施,成效將值得我們期待。除了人民銀行在元月15日與25日的二階段調降存款準備金率,釋出高達8千億元人民幣的強力貨幣之外;財政部推出降稅政策,也讓將近10億人口在年初繳交個人綜合所得稅帶來明確的降稅效應;今年3月上海科創板即將正式上路,新一波的上市潮將給大陸資本市場帶來新的熱潮;加上中美貿易談判明顯朝向和解的方向進行,去年的陰霾逐漸散去,至少不會繼續探底,甚至不排除出現逆轉勝的驚奇。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