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歐洲分合風雲何時了----Grexit與Brexit

目前膠著的英國脫歐事件,至今尚未協議出理想的脫歐路徑,不但影響歐洲及全球經濟,對英國本身的衝擊更是不可以道里計。圖:新華社

歐洲各國分分合合,時而朝向整合,時而嚷嚷喊離。整合不易,分離亦難,這樣的戲碼,看來在歐洲政經舞台上會一再上演。近年來最大的兩起歐洲風雲事件,是Grexit與Brexit。所謂Grexit,是Greek Exit之縮寫,乃因2010年起歐債風雲期間,希臘債臺高築,市場上普遍談論起希臘是否退出歐元區之可能性。所謂Brexit,是Britain Exit之縮寫,英國於2016年6月23日舉行公投,擬脫離歐盟。這兩起事件的起因、過程大不相同,至於結局方面,Grexit至今暫告消逝,Brexit 則尚在發展之中。

歐洲跨國進行多方整合,已是多年過程。在共同貨幣歐元出現之前,已有歐洲經濟共同體、歐洲共同體、歐洲貨幣聯盟、歐洲經濟暨貨幣聯盟等多項組織,並經過四階段之執行,方於2002年7月1日,所有加入歐元區的國家必須停用本國貨幣,使用共同單一貨幣歐元,這是歐洲貨幣史的超大變革。但是各國之政治、財政、法律等等各層面仍維持各自為政,諸國經濟與產業結構差距甚大,用統一的貨幣無法適合所有國家。希臘的經濟金融體質脆弱,財政拮据,債臺高築,發生嚴重債務危機之後,輿論不斷討論讓希臘退出歐元區之可行性。

八年以來,希臘與歐元區各國展開多次協商與數度紓困,保住了歐元成員之地位,於2018年6月22日獲歐元區財政部長宣佈達成債務減免協議,同意展延希臘債務期限10年,協助希臘在8月22日順利脫離第3輪紓困計畫,即最後一輪紓困,八年來共獲2,737億歐元支助。這也象徵著希臘債務危機將就此告一段落,未退出歐元區。然而,這是否代表歐元區已經高枕無憂,希臘之民生與投資是否已走在順暢路線上,沒有其他國家再鬧歐元風暴?勿言之過早,尚有不少挑戰必須面對。

目前膠著的英國脫歐事件,至今尚未協議出理想的脫歐路徑,不但影響歐洲及全球經濟,對英國本身的衝擊更是不可以道里計。曾擁有日不落國美名的大不列顛帝國,一直懷著已往的輝煌美景,不想與歐盟國家站在相同平台把政策自主權交出。從17世紀,在海外積極擴充殖民據點,打造日不落帝國盛況。至20世紀中,尤其二次世界大戰後,民族主義興起,殖民地紛紛獨立,美國崛起,英國光芒不再亮麗。1973年,英國加入歐盟,現實與理想的掙扎,一直在拉鋸著。

2016年,在抗拒歐盟移民政策及多種規範中,英國以公投的些微差距決定脫歐。接下來,英國政經陷入動盪,首相梅伊與歐盟27國經過1年8個月的談判,結果未能在2019年1月15日獲得英國議會支持。在這不知何去何從的叉路上,知名企業紛紛離開英國而改投抱他國,經濟與金融情勢不穩。目前的英國看不出其日不落國東山再起的跡象,像是踽踽獨行的貴族紳士,腳步艱難地陷在泥淖中,這歷史轉折點將決定其未來命運。

分分合合一再出現,乃因合與分均各有利弊。歐元整合可降低交易成本與匯率風險,但無法反應各國最適之貨幣外匯政策。歐盟會員國享有彼此勞力、商品、資金、服務的自由流通,但有義務服從共同的規範。各國認為利大於弊而加入,在經濟、金融、貿易面高度統合,失去各國自行運作的空間,權利分享與義務承擔的談判難以符合各國最佳利益,磨擦與衝突難免。一旦任一成員國因時空變遷而欲退出,並無平順自然的路徑可循,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危機也在擔憂中更形加劇。

Grexit 事件中,希臘並非自願有意脫離歐元區,在債務風波後得以留在歐元區,乃因德國與其他會員國之協助,避免造成歐元崩盤。歐元剛推出之際,曾有亞洲是否要推出亞元之議,而在歐債風雲之後,亞元論調自動消音。Brexit事件中,英國自願脫離歐盟,但是英國內部意見紛歧,雖然否決了脫歐協議內容,並未明示未來方向,到底接下來是無協議脫歐,抑或重新談判,延後脫歐,或者啟動第二次公投,皆是難題。總而言之,歐洲各國積極跨國整合,團結以求壯大,在其他洲並無如此緊密的相扣。然而各種整合過程中,規定了加入會員的條件,但是並無界定退出程序應如何處理。是非曲直,有待歷史評價。雖然Grexit與Brexit本質不同,只要整合未能解決基本結構問題,則未來歐洲繼續發生類似分分合合爭議,恐怕依然難免。

著重在金融、經濟、文創、藝文等領域,關注國內外相關政策與脈動,以平實的論述、邏輯的分析,闡釋理論觀念與實務現象,並提出建言。

楊雅惠

考試院考試委員、臺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