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論中美貿易戰的「主場優勢」之爭

佛州海湖莊園已在2017年舉行過一次習川會。圖:新華社

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已半年多,其戰況表現,除檯面上的相互關稅制裁、科技主導權攻防之外,檯面下另有「主場優勢」之爭,也就是搶奪「坐莊發牌」主動權。美方川普總統顯然卯盡全力掌握這項優勢,如日前雙方貿易談判尚未完結,川普就片面放話,說將推遲原定於3月1日實施上調中國輸美商品加稅的時間,又表示,「習川會」可能於3月在美國佛州海湖莊園舉行,似乎率先替中方領導人習近平「設了局」。中方對此實宜審慎接招,以免失去主場優勢;不妨相對爭取在下月博鰲論壇舉行習川會,力邀川普到中國大陸來談。

中美新一輪高層貿易談判,自2月21日起在美國華府登場,會期從原定兩天延長為4天,然第2天川普就主動宣揚說,此次談判取得重大進展,因而習川會可能於3月某個時間點舉行,以討論美中貿易最後議題,舉行地點可能在美國佛州海湖莊園;這是川普私有物業。

川普這樣的表現,真是把「東道主」架勢擺到極致,亦像是美中貿易戰形勢演變主導者。相較之下,中方聲勢較弱,也不免讓外界由此推想,中方在這場貿易戰裡是處於守勢,相當被動。

事實上,中方並不忌憚習川會,而且早有準備。譬如,去年11月中旬,APEC(亞太經合會)領導人峰會在巴紐舉行,會前中方已準備藉此安排習川會,俾及早解決美中貿易戰問題;惟川普缺席了該峰會,由副總統彭斯代表參加。

當時外界有不少行家由此解讀出,川普該次缺席,有迴避中方主場優勢意味。因中方近年高舉自由貿易大旗,及大力倡議亞太區域經濟交流合作共享商機,因而在APEC組織中「人氣」越來越高,且已有領頭者聲望;難怪川普會選擇缺席,以免當場被中方比了下去。

換言之,川普顯然非常執著「掌握主場優勢」重要性,若無法如此掌握的場合就避開;這是「老大心態」所使然。不過,習川會雖未能在APEC峰會上實現,但也沒被擱置太久;10幾天後,即於去年12月1日在G20(二十國集團)阿根廷峰會場合舉行。

川普似乎算準了,G20的氛圍,較能助他掌握主場優勢。果然,該次阿根廷習川會上,川普盡顯「居高臨下」姿態,只答應給中方90天的貿易戰休兵期限,並以硬性口吻,要求中方在期限內,拿出能讓美方滿意的平衡貿差、取消強迫技轉等改善方案,否則美方將自今年3月起,把懲罰中方2千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加徵幅度,從10%提高至25%。

儘管如此,中方並不排斥於休兵期限內,再度舉行習川會,俾儘早把雙方貿易戰問題徹底談清楚。就此,近期中方曾有「搭川金二會便車」構想,即中方相關官員透露,川普於2月末在越南再度會見北韓金正恩之前後,可到大陸海南省來和習近平會談。然川普未將此排進其本次越南行程表內,且於日前另放話,表示有意於3月在美國佛州海湖莊園舉行習川會,如上所述;這實掩不住川普掌握主場優勢的考量。

佛州該莊園已在2017年舉行過一次習川會,當前習近平有無必要再去那裡會川普?若去則是否挨川普主場優勢的暗槓?這些問題,中方都必須審慎思量。至少,中方應提出相對方案,不必輕易順著川普的安排走。譬如,預定3月26日在海南登場的博鰲亞洲論壇,即是中方可用籌碼;中方可力邀川普參加該論壇,同時舉行習川會。這個由中方掌握主場優勢的論壇,川普有無「膽識」前往出席,全世界都會睜大眼睛加以檢視。

但嚴格說來,在中美貿易戰局面上,最重要的主場優勢,不在於習川會的場面安排,而是蘊藏在「市場」之中。具體地說,中美雙方誰的市場規模大,誰就能在彼此貿易戰裡佔上風。這道理從長遠看,實是貿易戰勝負關鍵。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全球最大市場,惟近期中國大陸顯現了追趕、超車能耐。如去年大陸進口商品金額,首度突破兩兆美元,已有實力挑戰美國的全球最大進口國地位。此外,有家市調機構Emarketer最近發布報告說,2019年中國大陸內需零售市場規模將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

在這種形勢下,將有越來越多美資企業,為了保有大陸市場商機,而不願再隨川普制中政策起舞,終會使中美貿易戰難以為繼。過程中大陸只要保住經濟持續發展動能,即可望是最後贏家。而其根本,在於大陸市場規模不斷擴張並超過美國。市場優勢為首要的主場優勢,洵非虛言。

議論天下時事,探討寰宇財經。

社論

工商時報主筆群